与内地商队不同,西域之地上的商队多以骆驼作为主力运输工具。

    原因是西域之地多风沙、少绿洲水源,马匹没有骆驼那么耐风沙、耐干旱,不能和骆驼一样长久坚持,不够经济耐用。

    所以人们在长久的自然选择之中选择了骆驼作为沙漠里的主力运输工具。

    魏帝国除了四大军马场撑起帝国主体的运行之外,也在西域之地大规模饲养骆驼以为运输主力,西域三府的都护都有一个重要使命,那就是饲养足够多的骆驼以备急需之用。

    贵霜安息等国的骆驼显然也不会少,从西往东,从东向西,长长的骆驼商队延绵不绝。

    有些大商队的骆驼之多、车辆之多一眼望不到头,看上去整个队列甚至比郭鹏的随行卫队还要长。

    骆驼们闲庭信步,迈着悠闲的步伐缓缓前进,它们的嘴巴不断的嚼动着,厚厚睫毛所保护着的眼睛眨啊眨啊,似乎没有什么能让它们感到为难,能让它们失去现在的这份从容。

    “好多骆驼。”

    郭承志和郭鹏一起骑在马上,并排而行,看着迎面走来的一支骆驼商队,眼中满是好奇。

    “骆驼更适合在西域行商,西域缺少绿洲、水源,马匹耐力不如骆驼,又不能像军队一样高速行动,也不如我们这般可以得到大量补给,所以选择骆驼更为经济耐用。”

    郭鹏笑了笑:“这也是所谓因地制宜,在合适的地方,用不同的手段来应对不同的变动,这就是做事的方法,承志,这也是大父带你出来走走看看的原因,你要记住这一切。”

    “是,承志记住了。”

    郭承志缓缓点头,好奇的打量着这一切。

    “当年啊,西域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当年,西域风起云涌,征战不休,前汉,匈奴,西域各国? 无数英豪在这片土地上纵横捭阖,时过境迁,到了如今? 才有如此盛世景象。”

    郭鹏叹了口气? 感叹道:“能取回和平? 殊为不易。”

    “大父说的是。”

    郭承志望着商队里那匹领头走在最前面的骆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北庭都护府建立以后,沿用原先西域都护府的首府它乾城作为北庭都护府的首府? 北庭都护诸葛亮和北庭都护府指挥使都常驻在它乾城。

    和过去不同的是? 诸葛亮就任北庭都护府都护之后,沿着西域的山北大驰道,在山北大驰道沿线或新筑城池? 或沿用过去的旧城? 改造了沿线八座城池? 设八个县? 分割北庭都护府的辖区。

    都护府的层级是两千石层级? 和一个郡一样? 诸葛亮的官阶就是郡守级别,下辖八座城池自然也是八个县的县城。

    八个县的县城沿着大驰道和绿洲的位置分布,分别扼守大驰道的各个交通要冲,横在交通路线上,成为往来客商的自然而然的歇脚处和暂停点。

    依靠往来客商的停靠、休息和消费? 这八座县城缓缓发展? 也都有模有样? 周边绿洲的农业也堪堪发展起来? 横竖是不错的。

    能把气候较为荒凉的北庭都护府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诸葛亮居功至伟。

    由于人口不多,整个北庭都护府的人口加在一起也没有中原一个人口大县多? 所以勉强可以达到自给自足的程度,不再需要河西四郡往这边输送粮食来帮助他们度过危局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北庭都护诸葛亮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因为城市互相之间的间隔比较长,所以沿途的每一座城市郭鹏都进入去看了。

    这里的城市相当于是弱化版的凉州城市,打从最开始的布局上就没有特意规划出生活区和商业区的严格界限,而是打破这一界限,把生活区和商业区囊括在一起。

    沿着生活区的周边布置商业区,仿佛商业区距离生活区越近越好。

    很多人家干脆把前门打开做生意,后院留给自家居住,或者搭个二层楼,一层拿来做生意,二层就是自己的家,如此把餐饮酒肆等小商铺给办了起来。

    一家一户也不仅仅只是做生意或者单纯的务农,而是家中一半人务农,耕种分配到的土地,一半人做生意搞经营,赚点外快,两不耽误,日子过得有模有样。

    城中官方设施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少的,除了县府之外,很多官员甚至就在商业区周边常驻,有什么事情就近处理,处理效率非常之高,速度很快。

    与之相对的,是商业贸易的准则和不容触犯的法规被写在纸上张贴在城中的街头巷尾。

    郭鹏等人走着走着就能看到面前竖着一个牌子,上面贴着一张纸,写着【任何斤两争议可通过公平秤称重以决出结果,缺斤少两者、故意闹事者处监禁五日、罚款五百钱】。

    整个城池里还有很多这样的木牌和法规告示,往往张贴的告示内容都不一样,但是都是和具体的交易过程有关的。

    整座城市商业氛围非常浓郁,让人感觉就是一座纯粹的商业城市,连官员们所在意的都是处置商业方面的犯罪问题,而不是其他的问题。

    仿佛这座城市的全部就是商业贸易,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街头巷尾所能看到的都是沿街叫卖的小商小贩,还有抬着轻便的物品箱或者推着小车边走边叫卖的人。

    除了这些本地小商小贩之外,还有很多外来客商。

    外来客商往往携带大量的大宗货物来这里歇脚,休息,吃饭,参观魏国的城池,也有少数客商选择在这里贸易。

    郭鹏让随行通译上去搭话,询问他们是否放心在这些城市里交易,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他们说,北庭都护府的八座城池通行一模一样的法规和公平秤,每座城市里都有很多相关官员严格监督商业贸易的过程,一旦发生争端,可以就地争论、解决。

    这些官员的声望往往在当地市集很高,很受当地人和商人们的信任,所以在八座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要合适,就可以进行贸易,然后就地完税,很安全,速度也很快,不用担心被骗、被抢。”

    郭鹏缓缓点头。

    这些年西域三府里,得到朝廷支援最多的自然是军事任务最重的镇西都护府,但是向朝廷缴纳赋税最多的却是北庭都护府。

    这些赋税主要都是商业税收。

    那么多商业赋税,显然不是北庭都护府什么都不做就能得到的,只是诸葛亮的所作所为让这一切看上去都变得非常的合理。

    诸葛亮并没有对制度和政策做任何改变,他只是在此之上提供了一种官方的服务——完善的交易环境。

    官府和市场无限接近,官府就在市场内,任何争端现场解决,任何矛盾现场化解,用官方的公信力作为依仗,给买卖双方提供便利。

    由于细致的规定和严格的执行,北庭都护府的市场在商人们眼中就算是一等一的好市场,能维护他们的利益,他们非常愿意在这样的市场内交易。

    这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举动。

    郭鹏一路走来,不断打听民情,倒也听说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不如某些地区的市场相关官吏很是不负责任,某些商人因为交易对象的诈术而损失惨重,求助于市场官吏的时候,他们却对此视而不见,根本不在意,也不去帮助他们,坐观他们的损失。

    在这些地区的市场内交易风险就很大,非常混乱。

    虽然不至于杀人越货,但是坑蒙拐骗的事情屡见不鲜,商人们也多有受损失的时候。

    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被本地人蒙骗,吃喝还有居住都遭到本地某些人的讹诈。

    一开始这样做的人不多,但是大家发现这样都能赚大钱,所以跟着一起做,老老实实做生意的人反而受到排挤而活不下去,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

    官府对这样的情况视而不见,表面上是鼓励商业发展,实则完全不在意,只想躺着收钱,商业税收足够高就可以,其他的都不重要。

    这样的事情一开始可能只有一个人受骗,然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受骗得不到帮助,他们就会把这样的愤懑告诉同伴,一传十,十传百,这座城市的名声就臭掉了。

    久而久之,商人们就知道这座城市里交易无法得到保护,吃住容易被讹诈,吃到天价的食物,住天价得旅店,被讹诈了还没人帮忙主持公道。

    受骗上当就一回,商人们宁愿露宿荒野也不愿意来这座城市休息、交易,见了这座城市都绕道走,根本不会进来。

    然后这座城市也就随之凋敝,城中奸商们破产的破产倒闭的倒闭,整座城市因为失去商业活力变得死气沉沉,官府也收不到商业税了。

    这样的城市,在雍凉二州之中,郭鹏见了不止一座,深深明白这种懒政怠政所带来的危害丝毫不比贪污腐败要低。

    某些官员似乎觉得只要不贪污腐败就可以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重要。

    这种奇怪的想法让郭鹏十分恼火。

    但是北庭都护府却不这样。

章节目录

东汉末年枭雄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御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御炎并收藏东汉末年枭雄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