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什么?!”江成正坐在一家餐厅里一边往嘴里塞食物一边嚷嚷,“那到底算什么?!”

    事情要从今天早上说起,本来江成今颠高高兴兴起床准备玩自己新买的game,不过在起床时却发现,自己的床头前竟然摆放着一个蕾丝镂空小**,江成好奇的拿了起来,不过这一幕被推门而入的月咏与晴太看到了……

    想到月咏与晴太那如同看人渣一般的眼神,江成不管怎样解释他们两人都是那种眼神,就连走在吉原大街上,江成都感觉路人在用同样的眼神看自己……

    “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啊!”江成站起来喊道,将整个餐厅的人都吓了一跳,随后江成继续坐了下来,对着眼前如小山一般的食物泄愤,江成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桌子上的万事屋三人组与阿妙……

    “那个,那个是怎么回事?”新八唧满脸黑线的看着一旁桌子上的江成问向银时。

    “谁知道呢?”银时仍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芭菲。

    “好多食物啊,我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银桑说江成桑的胃是另一个次元了……”新八唧感慨道,不过随即才重新反应了过来,“喂!今天出来好像不是说这个的吧!是说内衣贼的事情吧!”

    不过阿妙却将新八唧的头按到了桌子上,“碍事啊你!也不知道江成桑喜不喜欢吃煎鸡蛋……”

    “大概不是喜不喜欢的事情……”新八唧小声的吐槽道,“如果是姐姐你的煎鸡蛋的话,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吧。”

    “新酱,你说什么?”阿妙一脸微笑的看着新八唧。

    “什么也没,什么也没,”新八唧连忙回道,“说起来江成桑好像喜欢中餐来着,而且不喜欢腥味的食物。喂!我们好像是来讨论内衣贼的事情吧!完全就是你的事情吧!”

    “不要小看煎鸡蛋啊!煎鸡蛋就不是中餐吗?!就算是中国人也不可能不吃煎鸡蛋吧!”阿妙说着又给了新八唧一个爆栗。

    “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银时举手说道,此时银时与神乐面前的食物已经被两人解决完了。

    “慢着,抹干净嘴巴就想走,跟那些穿上裤子就不认人的男人有什么区别。”阿妙微笑着说道,不过看的银时是不寒而栗。

    “哈哈,说什么呢,那,到底是什么事情呢?”银时打着哈哈说道。

    “其实是内衣贼了,在我住在万事屋的这段时间,姐姐的内衣遭了两次毒手,有没有什么好对策呢?”新八唧有些无奈的说。

    “嗯嗯,内衣贼么,”银时支着下巴说道,“听说以前的人啊,和服底下都是不穿小裤裤的,不管是小姑娘还是女孩子,亦或是小公主。”

    “你说的有什么区别吗,”新八唧再次无奈的说道,“你就算列举,也说点【老奶奶】【阿姨】【女孩儿】这样的啊。”

    “白痴!只有女孩子才被允许谈论【运动小短裤】【不穿小裤裤】这样的话题。”银时义正言辞的说道。

    “那个,能谈论【运动小短裤】的只有大叔阿鲁。”神乐补充道。

    “骗人吧?!”新八唧有些吃惊。

    “裤衩也是不能说的。”银时再次补充道。

    “这年头哪儿还有人说。”新八唧吐槽道。

    “最不好的就是那个【***】,那玩意儿夺走了女孩儿的羞涩,也夺走了男孩儿的乐趣。”银时抱着手说道。

    “我有系带小裤裤的阿鲁。”神乐插话道。

    一听,银时与新八唧都有些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瞎话!扯谎得吧!”银时冲着神乐说道。

    “不是扯谎的说,我有条**穿了太多年,磨得只剩下带子了。”神乐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那是什么**啊?”新八唧眼角都抽抽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cintage(古董)**阿鲁。”神乐回答道。

    “一文不值的古董,快扔了吧。”银时摆手说道,“说到底古人都用不着的,没人穿,真是羡慕古人啊,嘿嘿”说着,银时露出一脸的向往,“贵为公主,可和服底下却毫不文雅,这种反差反而好啊,一脸贤淑却奔放似火,激情洋溢……”

    不过阿妙却没有给银时感慨完的机会,一拳头正砸在银时的脸上,“我可没兴趣听你的小裤裤理论!本小姐最中意的格斗小短裤可是被偷了,魂淡!”说完,阿妙再次看了一眼正在旁边桌子上狼吞虎咽的江成,发现没有自己刚刚的模样没有被看到,不免舒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格斗小裤裤……那么大姐头你是要跟谁决斗吗?”银时一边拿着餐巾纸捂着自己的鼻子,一边说道。

    “小子,听好了,在某些时间和场合下可都是靠一本获胜的!你可别小瞧哦。”阿妙哼笑一声回答道。

    “那到底要我干什么?去夺回决斗的致胜法宝吗?夺回来你就能消气了吗?”银时小心翼翼的问道。

    “夺回**,把那个贼宰了血祭就可以了。”阿妙微笑着说。

    “喂,不要用那么清爽的表情说那么狠的话啊!姐姐!”新八唧提醒道。

    “内衣贼是女人的公敌阿鲁!大姐头,让我来祝你一臂之力!”神乐插话道。

    “神乐酱……”阿妙说着站了起来,“说得真好,跟我来,让我们姐妹俩联手做了他!”说完,阿妙与神乐便走了出去。

    阿妙顺带着还跟旁边桌子上的江成打了个招呼。不过江成完全没有注意过,只是觉得好像有人跟自己打了个招呼,头也不抬的嗯了一声。而神乐则是顺手牵羊从江成的桌子上拿走一堆吃的。

    “等下等下,你们会闹出人命的啊!”新八唧出声阻止,不过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已经走出了店门,“这下遭了,最凶残组合形成了,这下怎么办啊?银桑。”

    “没关系了,犯人的话不就在这里吗?”银时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了桌子下边。

    新八唧顺着看过去,就看到近藤正蜷缩在桌子下边。

    “马萨卡?!”新八唧刚要开口就被近藤出声打断,

    “魂淡!你们难道怀疑我不成?!”近藤嚷嚷道,“我可是武士!怎么可能做出偷内衣这种卑劣的行径!”

    “天底下哪有武士当跟踪狂的,”银时边说边走到了江成的桌子前坐下。

    “我就算是跟踪狂,也绝不会偷内衣!”近藤爬出桌子并反驳道,“小心我告你哦!”

    “现在是我们要告你这个混蛋。”新八唧说道。

    “这下一来真选组就要散伙了啊,呀,真是可喜可贺啊。”银时边说边拿起江成桌子上的甜食就开始吃。

    “等等,先看看这个,”近藤急忙掏出一份报纸,递给新八唧。

    “啊,这是什么?”新八唧打开报纸,“再次出没!!怪盗裤裆布假面。”

    “最近把街上闹得鸡犬不宁的混蛋小偷,打扮也正如其名十分之怪异,用鲜红的裤裆布蒙住脸,仅穿一条短裤奔驰与夜中,四处偷取漂亮女孩儿的**,然后分给没人爱的男人们……是个非常怪异的家伙……”近藤刚刚讲完,这边的江成坐不住了。

    “喂,你这猩猩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江成拽着近藤的领子一脸核善的微笑。

    “……哎,莫非江成桑也……”新八唧还没说完,就被江成的眼神给吓到了。

    “那家伙,绝对要宰了他!”江成一脸的阴笑,“不仅毁了本大爷的清白,还侮辱我!绝对绝对要宰了他!就算把江户夷为平地,本大爷也要宰了他,哈哈哈哈哈哈。”

    “喂,银桑,好像事情越来越不秒了啊。你赶紧说两句吧。”新八唧说完刚要转头,就看到银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裤裤。

    “原来如此,这个小裤裤原来有这层含义啊。”银时自顾自的说,“我还以为是圣诞老人的礼物哩。”

    “原来你也收到了啊!”新八唧满头黑线,“再说了,现在这种时间怎么可能有圣诞老人呢!”

    “你们两个,莫非都收到了吗?哈哈哈,那就是证明没人爱的男人的勋章哦!”近藤说完笑了起来,不过一瞬间被爆发着特殊气焰的江成给吓到停住。

    “你说什么?你这个猩猩?这么想下地狱吗?这么想转世投胎吗?嗯?”江成的眼睛冒出了凶光,就像野兽一样。

    “什么也没有,其实我也收到了。”近藤说着从胸口掏出一个小裤裤,并面相江成跪下,“请不要吃我!猩猩的肉是不好吃的!”

    “喂,你们两个,既然大家都是同样的遭遇,那么……不如一起干掉他吧!”江成将近藤扶了起来并且说道,不过脸上还在阴笑。

    “干掉……干掉有些……”近藤还没说完再一次被江成的眼神吓到,“嗨!”

    “你呢?银时?”

    “哼,只不过是个变态而已,装什么义贼啊,”说着,银时就把手中的小裤裤撕碎了,“为什么认为本大爷没有人爱啊,那个混蛋!”

    “那,一起去干掉他吧。”江成说着便拽着近藤与银时往门口走,到了柜台处江成也没忘记结账。

    “等等,其实我有个计划的说……”银时说道……

章节目录

可能是本假银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Mr.Ke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r.Kee并收藏可能是本假银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