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歌舞伎町公园。

    江成独自坐在长椅上,小雨密密的下着,但是江成没有打伞。

    公园里一个人也没有,江成低着头,默默淋着雨,看得出来江成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雨水顺着江成的脸颊流了下来。

    在这一刻,江成想起了今天发生的事情,想起了自己与月咏吵的那一架,想起了月咏说着让自己【走】时,眼神里的依依不舍还有决绝。想起了自己头也不回的离开时晴太眼神里的别样的意味……

    终于,江成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自由!这就是自由的感觉!哈哈哈哈……”江成朝着天哈哈大笑着,“再一次,再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这就是自由哒!”

    “小哥,小哥,你没事吧?不会傻了吧?小哥,小哥?……”

    江成才终于听到旁边的声音,停止了傻笑并看向了一旁。

    “你是哪位啊?墨镜大哥?”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留着小胡子带着墨镜已经淋成落汤鸡madao,江成忍不住问道。

    ……

    另一边,万事屋里,本来决定下雨天休息的万事屋三人组,迎来了一个怎么也没想到的小客人……

    “哎~!江成桑离家出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晴太君?!”新八唧坐在沙发上惊讶的看着身旁的晴太问道。

    “其实是…学校里的老师布置的homework了,让家人跟自己在家里练习自己喜欢的电视剧或者动画片段,但是妈妈她……所以最后只能让江成哥与月咏姐陪我练习……”晴太犹犹豫豫的说道。

    “喂,完全搞不懂啊!难道是因为选角发生了冲突?你说的这些完全没有抓住重点吧!”新八唧嚷嚷道。

    “不,选角时没有发生任何冲突,我是主人公,妈妈是导演,江成哥跟月咏姐是男女配角,练习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晴太讲到这停下了,并露出一脸的难以启齿。

    “喂!你够了啊小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赶紧进重点?!真的很好奇啊!”

    其实感兴趣的只有新八唧,一旁的银时与神乐正在扣脚丫子。

    “戏份是他们两个大吵一架,然后江成哥夺门而出,练习进行的很顺利,他们两个也像剧本里那样练习着,江成哥最终夺门而出,然后……直到练习结束也没有回来……”

    “这算什么啊?!入戏太深吗?!还有为什么要演这种狗血八点档啊!这个是那个吧?夫妇吵架,丈夫抛下孩子与妈妈一个人跑了出去,肯定是这种桥段吧!为什么会选择这种片段?!你一个小鬼的爱好也太奇怪了吧?!”新八唧啰啰嗦嗦的没完。

    “不是那种桥段了!只是假面骑士中的一场戏了!”晴太反驳道。

    晴太说完不仅新八唧沉默了,就连在一旁扣脚丫子的银时与神乐也沉默了。

    “瞎说的吧?喂,假面骑士中真的有这么狗血的桥段吗?完全没有印象的好不好!小孩子不应该喜欢里边的打斗场面吗?为什么偏偏选择这样一个片段?槽太多根本吐不完啊!”

    “你错了,新八唧,仔细想想主人公身边的配角是一男一女,而且经常意见不和,就知道是哪一部作品了!”银时也正经了起来,抱着手说道。

    “完全想不出来好吧!基本上每一部都有好吧!远的不说,就连今年刚刚完结的令和首位骑士01与去年完结的被称为【平成的终结】的zio都有类似的桥段好不好?!”

    “假面骑士一号阿鲁!”神乐说着便站了起来,摆了一个标准的昭和骑士变身动作,“洗内!大修卡!”

    “喂,你这个年代也太久远了吧!现在都已经到令和的第二位骑士了吧!”吐槽完神乐,新八唧才转过头看向晴太,“那么,也就是说在扮演假面骑士桥段的过程中江成桑演完自己的戏份以后再也没有回来对不对?”

    “嗯,是这样的,本来大家都以为江成哥一会儿就会回来,谁知道半天也没回来,月咏姐已经带着【百华】与门口保安出去寻找了,不过还没有结果,妈妈建议我来这里找找看……”晴太回答道。

    “但是真的是很抱歉呢,江成桑今天也没有来过这里。”新八唧面带歉意的看着晴太,“但是我感觉不用担心,江成桑一直都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不会有什么事的!”

    “对对,那个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命硬,绝对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因为还没有什么比他自身更危险。放心吧,所以赶紧回去吧,我们这里可不是小孩子的游乐场……”银时漫不经心的说。

    “喂,你们不是朋友吗?!这种反应真的好吗?!江成桑知道的话肯定会伤心的吧!”新八唧吼道,随后拍着胸脯对着晴太说道,“不用担心,我也会帮忙寻找江成桑的。”

    “月咏姐跟妈妈说了,如果今天找不到江成哥的话,就会重新考虑让银桑成为新一任的夜王……”晴太刚刚说完,就看到银时已经把神乐与新八唧提了起来。

    “磨磨蹭蹭的怎么能行!快一点!小鬼的话都听清楚了吧!还不快点行动!务必一天之内找到目标!”

    “喂,你的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新八唧扶着眼镜嚷嚷道。

    “下雨天找人很麻烦的说,萨达哈鲁的鼻子因为雨水都不管用了阿鲁。”神乐一脸的无奈。

    ……

    公园里,听了madao发了半天牢骚的江成,终于忍不住了。

    “你想错了,你觉得你的人生真的一无所有了吗?就因为揍了一次八嘎王子,导致失业,天皇下令让你切腹,妻子跑路,之后虽然找到了新工作却还是因为八嘎王子导致再次失业,之后再也没能找到稳定的工作,所有的工作都做不了三天就会被辞退,还被叫做madao,就因为这些就觉得人生真的一无所有了吗?!不!你看看你自己还剩下什么!”

    “真的吗?真的还有剩下什么吗?”长谷川都开始自我怀疑了,“真的不是只剩下了墨镜了吗?”

    “对!就是那个称呼!madao!这个称呼可不仅仅是【完全无能的大叔】或者【正直的走下去也只会糟蹋人生的大叔】这两种意义!那是一种只有非常少的人才能体会到的人生的真谛!那就是……”顿了顿,江成转过头去,看向远方,缓缓吐出了那句自己现编的名言,“make yourself and your heart freedom(让自己自由)简称【madao】。”

    “喂!哪有这样的简称啊!看起来就是你刚刚编的吧!语法也错了吧!完全就是瞎编的吧!”

    “自由,这才是人生最终的追求,不仅是身体,就连心灵灵魂,自由都是最终的追求!现在的你就是是自由的!不仅身体就连灵魂也是!但是你却没有感受到!这到底是为什么!你知道吗?!”江成冲着madao吼道。

    “为什么啊?”长谷川忍不住问道。

    “去听去看!就拿你屁股下边的长椅来说,你觉得它自由吗?!”江成问道,不过没等长谷川回答,江成已经率先说出了答案,“不!它不自由!从一棵树变成一个椅子后它已经失去了自由!人类也一样!从你迈进公司的那一刻,你就不再自由了!从你有了家庭的那一刻,你就不再自由了!去听!那个椅子是不是在哭泣!因为丧失了那种自由在哭泣!”

    “我什么都没听到啊。”趴下来把耳朵贴紧椅子的长谷川疑惑道。

    “静下你的心,闭上你的眼睛,仔仔细细的去听!它在呜咽!”

    说完,江成把时间就给了长谷川。

    长谷川按照江成说的静下心来聆听,终于……“真的!真的可以听到沙沙的声音,还有能感觉到湿润的感觉!是泪水吗?!”

    (画外音:不是特么的在下雨吗?!)

    “看起来你已经了解第一阶段了!那就开始了解第二阶段的自由吧!”江成点了点头继续说,“你知道自由这种东西,有多少人求之不得吗?你知道为什么宁次为鸣人挡了一箭临死前才感觉到自己是自由的吗?”

    “为什么?”

    “要想知道,就跟自然合为一体吧!撒,解开身上的束缚,站在雨中,体验与大自然合为一体的感觉!”

    江成说完,长谷川秒懂,瞬间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站在了雨中。

    “这样可以吗?”长谷川回过头来问。

    “姿势不对!要金鸡独立!只是第二步,只要这一步完成,最后丢掉墨镜就可以进行第三步了!”江成训斥道,“第二步完成,就可以体会到身体的自由!第三步,就是关于灵魂的自由!撒,赶快做起来!想象一下,你与自然是一体的!你是风,自由自在的风!”

    半个小时之后……

    “真的!真的感觉自己有种晕晕的感觉!整个人也飘忽忽的!”长谷川惊喜的说道。

    “还不够!说了要把自己想象成风!自由自在的风!让自己的思绪飘出去!去任何想去的地方!那个时候的你不再有任何的情绪!你变成了自己的神!主宰自己的神!去吧!madao!”

章节目录

可能是本假银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Mr.Ke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r.Kee并收藏可能是本假银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