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对那名姑娘来说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全身涂满蛋黄酱这种事…”总悟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说的也是呢。”江成同样皱起了眉头。

    “嗯,总悟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毕竟全身涂满蛋黄酱这种事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的,吉原的女人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接受这样的癖好的。不过只在【哔——】与【哔——】涂满蛋黄酱怎么样?”近藤提议道,“只在【哔——】与【哔——】涂满蛋黄酱的话,或许比较容易接受。”

    “真好呢,这个方法,”江成夸赞道,“等我回去就去询问有没有愿意只在【哔——】与【哔——】上涂满蛋黄酱的姑娘。”

    “呀,我还是觉得有些过分,不如只在【哔——】上涂满蛋黄酱,【哔——】上不要涂蛋黄酱。”总悟再次提议道。

    “你们够了啊!到底要说多少次【哔——】与【哔——】啊!就这么想作者被腰斩吗?!读者想象起来是非常可怕的好不好!”十四早已忍耐不住,冲着三人吼道,“再说,谁喜欢那种东西啊!请不要把神圣的蛋黄酱与那种东西相结合啊!然后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不会忘了吧?!我们是在找从将军府里跑出来的澄夜公主大人啊!”

    不过说完,十四意识到了什么,随后看向了江成,“刚刚听到的话全部给我忘掉!”

    “不用担心,v字刘海小哥,我什么也没听见,【将军府里偷偷跑出来的澄夜公主大人】【父亲的目光好讨厌】【爸爸有体臭】这样的话完全没有听见。”江成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道。

    “完全就是听到了吧!快点忘掉,忘掉!”十四抓着江成的肩膀说道。

    “啊,现在已经忘记了,已经把【】忘掉了。”江成回道。

    “没让你把【】忘掉啊!让你把【】里边的内容忘掉!喂!”十四疯狂的吐槽道。

    不过正在这时,山崎跑了过来。

    “局长~”山崎退同样穿着锯齿状无袖真选组外套一边跑一边喊。

    “怎么了,山崎。”看着来人,近藤出声询问道。

    山崎退停了下来面相近藤敬了个礼回道:“有目击者的情报,看样子公主殿下似乎前往了歌舞伎町。”

    “歌舞伎町?”十四忍不住低声说了一句,不过下一刻,十四再次意识到旁边还有江成的存在。

    察觉到十四的目光,江成装出一副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还吹起了口哨。

    “喂,不要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纳尼哟,本来就是什么也没听见嘛,【公主殿下跑到了歌舞伎町】这种话真是完全记不起来呢。”江成眯着眼睛摆了摆手说道。

    “嘛嘛,江成桑看起来也不是那种会随处乱说的人,放心吧十四。”近藤出声道。

    不过下一刻就看到了正在与路上小姐姐聊天的江成。

    小姐姐:“那边的警察都在干什么呢?”

    江成:“完全不知道呢,好像是说了什么【公主殿下偷偷跑了出来,方向是歌舞…】”

    江成还没说完,就被十四捂住了嘴拖了回去。

    这个时候小姐姐还在后边喊着,“帅哥,留个电话号码啊帅哥~”

    “总而言之,这个家伙得先跟着我们一起去找公主殿下,不然保不准一会儿全江户的人都知道【公主殿下逃出了将军府,正在歌舞伎町闲逛】这种话,普通人就算了,如果传到了攘夷志士的耳朵里,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十四一边拉着江成一边说。

    “呀咧呀咧,人家只是在路上看到如此辛苦的警察就想着来慰问慰问。”江成一脸的无奈。

    “慰问?有我的份吗?!”山崎指着自己有些兴奋的问。

    “没有,童贞。”江成不假思索的回道。

    “童童…童…贞?!”山崎结结巴巴说,“为什么你能看出来?!为什么童贞没有慰问?!”

    “山崎,不要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给自己加戏,明明是个死童贞的说。明明是个死童贞。”总悟出声说道。

    “冲田队长!为什么你也这样!”山崎嚷嚷道,“而且为什么还要重复一遍!”

    “闭嘴!童贞!”十四忍不住喊道。

    “就连副长你也……”山崎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别担心,山崎,所谓的男人就是从童贞开始的,守得住童贞的男人,没有谁会看不起(笑)。”近藤这时出声安慰道。

    本来山崎听着前半部分已经感动的要哭出来了,不过听到最后……

    “那么为什么句尾要加个括号笑呢?!”

    画外音:……于是,这边就这样热热闹闹的开始前往歌舞伎町寻找不知道到底是嫌弃爸爸体臭还是g爷腋下太酸从而从家里逃出来的澄夜殿下……

    另一边,歌舞伎町里,此时神乐正带着橙夜公主正挤在一众小混混里在赌场拼杀。

    不过说实在的,神乐的赌运确实要比某个银发天然卷好太多了,不一会儿,江成塞给神乐的钱已经翻了倍。一旁的橙夜公主也玩的很开心。

    另一边,真选组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歌舞伎町四处寻找,尤其还加入了江成这么一个捣乱的。

    再看神乐这一边,神乐不仅带着橙夜公主去了小赌场,还去了游戏厅,去了湖边钓鱼,在公园里打羽毛球,一起拍了大头贴,还去了各种小店里……

    夕阳下,神乐与澄夜公主正坐在团子店门口的长椅上。

    “好厉害啊,女王你比我还小,但是知道的事情真的好多啊~”澄夜公主感慨道。

    “还好啦,”神乐撑着伞同时一边吃着丸子一边说,“大喝一通之后一拥而入love hotel(情人旅馆),才是现如今的年轻人,嘛,虽然都是听银酱说的。”

    “女王这样真好啊,这么自由。”澄夜低着头说道,“我几乎没怎么出过城,所以也没什么朋友,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我能做的,只有站在高高的楼上,眺望着远处的街道,【好想像那个街角里的小女孩儿那样自由的四处蹦蹦跳跳,自由的玩耍,自由的生活】这样独自想着。”

    “我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就从城里逃了出来…”澄夜公主还想继续说下去,不过此时一把伞已经将自己与神乐完全挡住了。

    “啊咧,刚才好像听到这里有年轻小姑娘的声音,公主殿下真的不在这里吗?”十四疑问道。

    “可能是幻听了吧,土方桑,毕竟留v字刘海的人容易幻听。”江成一边说一边用手朝着伞后的神乐与澄夜公主疯狂的打手势:快走,这里,有我!

    “真的吗?真的有这样的传言吗?不会是你现编的吧?”十四嚷嚷道。

    “怎么可能,呀!”江成突然惊呼一声,让后指着另一旁的街道,“好像那边看到了一个年轻小姑娘跑了过去呢,土方桑!”

    “真的吗?!”土方瞬间朝着江成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时江成才转过头来看向身后的神乐与澄夜公主,比了个ok的手势。同时就要拉着土方就向另一边走去。

    不过此时澄夜公主却突然出声道:“够了哦,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已经很开心了。谢谢你们,神乐酱,江成桑。我不在的话,会给很多人添麻烦的。”

    刚刚准备离开的十四这才发现江成身后的神乐与澄夜公主。

    “啊咧,这里怎么有两个小姑娘呢?”不等十四说话,江成率先说道。

    “啊咧你个头啊!我看明明就是你故意的好不好!你个魂淡!”十四说着看向了一旁的澄夜公主,“您说的没错,正是如此,来,回去吧。”

    听罢,澄夜公主站了起来,不过此时,神乐却突然抓住了澄夜公主的手,江成打了一个很好的掩护,用自己的伞稍微阻挡了一下十四的视线。

    下一刻,神乐拉起澄夜公主就跑,不过此时十四也反应过来了,对着另一边的队员大喊:“保护公主!”

    闻声,一众真选组成员看了过来。

    不过只是普通的成员可挡不住火力全开的神乐,不一会儿就全被神乐放倒。下一瞬,神乐拉着澄夜公主跳到了旁边的屋顶上。

    “全部都是你的错!你这魂淡!”十四看着江成咬牙切齿的说。

    “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之间最纯真的友谊,那种一起玩耍时绽放出的最纯真的笑容,你看不到吗?!你真的忍心破坏吗?v字刘海君?”说着,江成假惺惺的捂着眼睛抽噎起来。

    “你装个毛的清纯呢!明明是吉原那里的人!”

    江成就在下边跟一众真选组成员打着太极拳,给神乐与澄夜公主争取着更多的时间。

    “喂!给我出来!”十四冲着屋顶喊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澄夜大人的,不过她是这个国家的重要人士,再碍我们事的话,就连你一起抓走哦。”

    “你吼那么大声干嘛?!这可是我家……这可是神乐酱第一次交到同龄的同性朋友!”江成冲着十四喊道,同时也朝着屋顶喊道,“不用担心,神乐酱,要好好跟朋友告别,并且定下下一次见面的约定哦…”

    “你这家伙!那种贫酸味的怪力女怎么可能与澄夜公主做朋友!”十四反驳道,并再次冲着屋顶喊道,“公主sama,千万不要听那种话啊!跟那种满身贫酸味的怪力小女孩做朋友,会变成将军家的家耻的!”

    不过刚刚说完,神乐就带着澄夜公主跳了下来,并一脚踩在了十四的脸上。

    “那么,是不是已经做好了约定了呢,两位大小姐?”江成笑着问。

    “当然!”x2

    ……

    神乐与江成站在黄昏下看着跟随真选组离去的澄夜公主的背影,“所以,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江成问。

    “女孩子的秘密阿鲁。”神乐说道,并冲着扭头看向自己的澄夜公主笑着挥了挥手,后者也是……

章节目录

可能是本假银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Mr.Ke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r.Kee并收藏可能是本假银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