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也是夜兔吗?”那名爆炸头首领看着江成手里的那把伞有些难以置信的问。

    “怎么?你也是?难道还有爆炸头的夜兔?”江成好奇的问。

    “啊哈哈哈哈,其实我们只是来推销报纸的,是不是啊大伙儿?”那名领头的心虚的冲着身后的一众小弟喊道。

    “对,对对!”

    “只是来推销报纸的。”

    那些爆炸头小弟纷纷开始附和的说。

    “至少也说自己是推销爆炸头的吧!找个理由都找的这么烂吗?!”江成嫌弃的说,“来,跟我一起喊:我们是来推销爆炸头的!一二!”

    “我们是来推销爆炸头的!”xn

    “不够整齐!再来一次!一二!”

    “我们是来推销爆炸头的!”

    “声音不够大!感情不够真挚!再来一次!一二!”

    “我们是来推销爆炸头的!”

    江成这才点了点了头。

    “大白天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登势婆婆的声音的声音出来,瞬间将一众人吓了一跳。

    登势婆婆抬头一看,“又是你惹的事吗!银时!欠房租的家伙有什么脸面在主人睡觉的时候大喊大叫!”

    “房租?”银时突然灵光一闪,搂住那个领头的爆炸头,“粑粑!其实这都是是我的朋友了!来帮我交房租的了!”

    “对不对啊~爆炸头君~”银时一脸的阴笑,附在爆炸头首领的耳旁轻声的说道:“给我老实点哦~不然我就报警了哦~”

    领头的那名爆炸头瞬间慌了神,对着楼下的登势婆婆,“对,对的,我们是来替这个银发天然卷交房租的。”

    “真的吗?我怎么不记得你有这样的朋友?”

    “说什么呢?银发天然卷跟爆炸卷发,听起来不就是好朋友吗?啊哈哈哈哈。”银时说完就笑了起来。

    “搜打搜打,爆炸卷发跟银发天然卷一直都是好朋友呢,啊哈哈哈。”那名被银时威胁的爆炸头也笑了起来。

    “喂,为什么感觉我们这一方才更像是坏人呢。各种意义上来说。”新八唧→_→如此说道。

    ……

    “那个……房租已经替你交过了,一百个布丁也买来了,是不是,能放我们离开了?”那名领头的跪在地上搓着手战战兢兢的陪笑着问。

    “嗯,这次表现得不错,记住下次就不会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哦。”银时扶着吃布丁吃撑的大肚子不耐烦的说道。

    银时说完,一群人跌跌撞撞的爬起来争先恐后的向着门口跑去,生怕这个银发天然卷再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

    此时江成早已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而月咏却是满脸纠结的看着睡着的江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银桑,为什么感觉你才是反派呢?”目送那群爆炸头离开以后,新八唧忍不住吐槽道。

    “报酬啊报酬,请人办事前不应该事先支付报酬吗?”银时无所谓的说道,随后面相了自家的后窗户,“那个窗户下边的小姑娘,有什么事的话现在可以说了,毕竟报酬已经付过了。”

    “谁要你们帮忙啊阿鲁!”神乐说着便重新翻了进来,不过却是非常傲娇的说道,“不过如果真的非要帮忙的话,我也可以勉强接受的阿鲁。”

    “嘛嘛,这个时候就不要逞强了,说说看,现在是想要回家还是想让我们帮你找到你那个笨蛋舅舅?”银时挖着鼻孔漫不经心的说。

    “那个时候,我被那个家伙邀请了,说着【要不要跟我一起改变】【三餐都让你吃上鲑鱼茶泡饭】这样的话阿鲁。”神乐再次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剩下的布丁自顾自的边吃边说。

    “喂!直接说重点啊!为毛擅自进入了回忆啊!还有,那些布丁是我准备明天吃的啊!”

    不过神乐继续自顾自的说,“听到那些话我立马就跟他走了呢。”

    “为什么啊?!至少三餐也应该不一样吧!你的条件也太低了吧!”新八唧忍不住吐槽道。

    “我比地球人要稍微强壮一点,所以一直帮他们办事,然后每天都能吃到鲑鱼茶泡饭阿鲁,感觉很幸福。但是最近的工作也【生机】了。”

    “不,那个念【升级】。”新八唧纠正道。

    “甚至叫我去取别人的【命根子】阿鲁。”

    “说起来,这种工作【百华】也经常做。”月咏插话道。

    “呃,不是【命根子】而是性命,性命与命根子不一样。与【百华】的那种工作是不一样的!”新八唧再次纠正道。

    “我已经厌倦了阿鲁,江户是个很可怕的地方,所以想回去故乡。”神乐终于讲完了,同时桌子上剩余的布丁也吃完了。

    “你是个笨蛋吗?爆炸卷的家伙跟红衣女人(这里暗指红灯街的女人,即你们懂的那种……)的话是不能信得。”银时漫不经心的冲着新八唧说道,“怎么说也是你自己闯进这个世界的,还是要你自己去扫尾。”这句是讲给神乐听的。

    “银桑,你这话说的很难听哦,而且不是已经将报酬收下了吗?!”新八唧忍不住拍桌子说道。

    “真是无情的男人,跟那些每日出入吉原的男人没什么不同。”月咏不屑的说。

    “不远就是电车站,电车总会坐吧?这是地图,”银时说着不知道从那里摸出一张电车路线表,指着名为terminal(空间终端站)的地标说,“这里下电车,然后坐飞船回家。如果要帮忙找人的话,麻烦把照片拿过来。”

    “我……没有回去的钱阿鲁……”神乐低下头有些犹豫的说道。

    “电车吗?没事的,这点钱我还是可以扣出来的,三百元?五百元?还是一千元?”银时随意的回道。

    “是坐飞船的钱啦你这白痴!”神乐站起来一脚就将整个桌子踩碎了。

    “……”银时的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那,那么就帮你找你那个什么笨蛋舅舅吧,照片?照片有吗?”

    “那种东西没有的阿鲁。”神乐摇了摇头说道。

    “那电话呢?相貌呢?年龄呢?亦或者是种族?什么时候来到江户的?”新八唧说着就拿出了小本子,准备开始记。

    “妈咪说过的阿鲁,二十年前爸比与妈咪将舅舅丢……送到了地球。”神乐支着下巴冥思苦想道。

    “你是不是说了【丢】这个字,是不是说了丢这个字?”新八唧眼角都抽抽了。

    “然后,没了阿鲁。”神乐继续说。

    “就这点信息怎么找啊!开玩笑呢?!”新八唧大声的吐槽道,“说起来是被丢弃了吧!你的舅舅!肯定是被丢弃了吧!这种情况就算找到也很尴尬的吧!”

    “不,范围已经缩小了很多了,二十年前,然后刚才那个爆炸头说夜兔什么的,还有这个木斯咩的发色与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只能想到一个人……”说着,便看向了正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江某人,新八唧与月咏会意,同时看向了江成。

    “夜兔?神乐酱是夜兔一族的?”新八唧这才反应过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

    神乐点了点头,也好奇地跟随三人的目光看向了正在呼呼大睡的江成。

    “这么看起来的话,江成桑与神乐酱确实有点像呢,不论是头发的颜色还是瞳孔的颜色。银桑好像也说过,江成桑不是地球人这样的话。”新八唧仔仔细细的看了看两人的脸随后说道。

    “说起来,银桑是什么时候遇到江成桑的?”新八唧问。

    “喂,醒醒,白痴。”不过银时跟没听见一样,走到江成面前就踹了一脚,“带上你的笨蛋外甥女赶紧走!在别人家的沙发上睡觉这种事很不礼貌啊!”

    “银桑,还不能完全确定江成桑就是神乐酱的舅舅吧。”新八唧连忙阻止道。

    “说起来,他也说过自己不是夜兔这种话。”月咏沉思道。

    “喂喂喂,赶紧醒醒!”

    “嗯?嗯?”睁开双眼的江成此时是一脸懵逼。

    “舅舅!”神乐甩着眼泪与鼻涕扑向了江成。

    “纳尼?到底什么状况?”江成彻底懵逼了。

    “真是感动的一幕啊新八唧,撒,撒,赶紧回去吧,回去好好团聚。慢走不送。”银时说着已经把江成月咏与神乐送出了门。

    江成此时正在经历着从梦中醒来的不适,还有现实中被一名陌生少女喊舅舅的蒙蔽中,两者相加以至于整个人现在依旧处于宕机状态中。

    “开什么玩笑?!”良久,江成才缓过神来,对着门一脚踹开,“我是家中的单男!干嘛突然自说自话就擅自给人塞了个外甥女过来!”

    “舅舅你不要我了吗?”神乐说着就要哭,那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得江成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舅妈!”神乐转身就扑进了月咏的怀里。

    “喂!那个,那个绝对不能说啊!原著的cp粉会杀了我的!绝对的!”一听,江成瞬间不寒而栗。

    画外音:喂,这句话应该是扑街作者的心声吧?!

    ……

    “这是?”银时,新八唧,月咏以及神乐凑在一起看着江成摆在桌子上的小卡片。

    “idcard(身份证明),看清楚咯,上边清清楚楚写着银河系和安星公民!”江成忍不住吐槽道。

    “和安星?”其余人疑惑的看着江成。

    “我好像听说过,据说是在战争中毁灭的星球。”新八唧说道。

    “嗯嗯,这个是从和安星来地球的时候,上飞船时办理的。虽然从来没有拿出来过,作者也从来没有交代过,不过就是有这么一个能证明我身份的东西。”江成说着便收起了那张卡片。

    画外音:……作者你xxxxxxx!!!

    “江成桑小时候看起来也是蛮可爱的嘛!”新八唧忍不住说道。

    “可爱?”银时不免嗤笑了一声,“江成,你的兴趣是什么?”

    “当然是水灵灵的n……”江成下意识的回答,“好险!”幸好,江成及时反应了过来。

    “好险个屁啊!第一个音节都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跟银桑不一样呢!觉得你是个比银桑可靠的男人呢!”吐槽完,新八唧继续说,“如此说来的话,江成桑不是神乐酱的舅舅了呢。对不起啊神乐酱。”说完,新八唧带着歉意看向了一旁的神乐。

    “但是,别灰心,既然收了报酬,那么不论怎样我们都会帮你找下去!因为我们是【万事屋】啊!”

    “【万事屋】?”神乐好奇的抬起了头。

    “嗯,不论什么都会做的【万事屋】!就是说,不论什么委托我们都会帮你达成!”说着,新八唧站了起来,满脸的自豪。

    “那么,给我回去的坐飞船的钱。”神乐伸出手说道。

    “这个……这个确实做不到,虽然说是万事屋,不过也接不到什么稳定的活……”新八唧低着头戳了戳手指。

    “那么,不如就让这个姑娘在这打工赚船票钱如何?”江成提议道。

    “开什么史前玩笑啊!怎么不让她去吉原打工啊!”银时拽着江成的衣领喊道。

    不过没等江成回话,神乐一拳打向地板,整个地板都裂了。

    “怎么?不行吗阿鲁?”

    “呃……”银时被吓得冷汗直流,“怎么会呢?哈哈哈,只是觉得以您这样的条件来我们这里打工,实在是委屈你了。”

    “嗯嗯,”银时的话让神乐很受用,神乐点了点头,“不过现在也没别的选择了,既然如此的话,我也可以委屈一下的阿鲁。”

    “其实这位叔叔那里的条件更好,工资更高,如果……”银时指着旁边说道。不过等银时转过头来,江成与刚才还在的月咏已经不知所踪……

    ……

    “真像啊……”江成轻轻的叹了一声。

    “嗯?”跟在江成身边的月咏疑惑的看向了江成。

    “没什么了,哈哈哈哈。”江成说着脚下的速度不禁快了许多。

    现在的我,别说自满了,甚至就连一点点的自信也没有啊。想到这,江成不免有些自嘲的撇了撇嘴角……

    ——分割线——

    画外音:大家好,我是本书中负责吐槽的画外音,这一章最后为什么不让江成神乐相认并带走呢。其实根本原因是,某个扑街作者是个资深的钉宫癌,如果带走了,可能这本书后期会变成满屏的无路赛之类的。

    某扑街作者:无路赛!无路赛!带hentai!!

    画外音:对,就像这样……

章节目录

可能是本假银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Mr.Ke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r.Kee并收藏可能是本假银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