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你的错,所以不论发生了什么都跟我们没有关系,那么告辞了!”银时看着月咏说道,同时站起来就往门外跑。

    江成也是一样,不过方向却是与银时相反,银时往门外跑,那么江成就是准备跳窗户。

    “你们两个冷静一下,至少也让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们,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月咏叹了一声再次甩出两只苦无,正中两人的后脑勺。

    “什么叫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你知道这个笨蛋一旦喝了别的酒会发生什么事吗?!现在我都不敢想象啊喂!稍微一想就感觉像是灾难片那样好不好!饶了我吧,我真的什么也不想知道啊~”银时生无可恋的喊道。

    “你的意思全部是我的错吗?!如果不是你自说自话要什么酒,菜,女人,根本不会发生后边的事情啊喂!”江成喊道。

    “最初如果不是你进入那家店的话什么也不会发生的吧,所以还是你的错!”银时冲着江成反驳道。

    “又不是我愿意进入那家店的!”江成嚷嚷道,随后突然端着手一拍,“那就是那个拉着我进去的大婶的错,全部是她的错!”

    “搜嘎,破案了,那就全部是那个大婶的错。犯人已经找到了,所以我就先告辞了,警官小姐。”说着,银时对着月咏敬了个礼,转身就要走。

    “你们两个够了啊!能不能听人把话说完!”

    ……

    终于再一次,江成与银时坐在了月咏的对面,不过跟前一次有些不同的是,两人的身上都扎着数只苦无。

    “那个,我想问一下,那个凤仙什么的老爷子怎么样了?”江成举起手小声的问道。

    “杀青了。”月咏回答道。

    闻声,江成与银时瞬间石化,良久,两人才做出反应,同时将头转向对方,同时不断用眼神交流。

    江成:杀青?杀青是什么意思?这部小说已经完结了吗?为毛就他一个人就杀青了?作者完全没有通知我这个主角啊?

    银时:肯定是那个啊那个,杀青就是领便当去了,那个老头子现在肯定在某个地方偷偷的拿着出场费,吃着猪排饭喝着啤酒不知道多开心呢。最后,就算这里不是银tama剧组,我也是主角!给我记清楚了啊喂!

    江成:完全想象不出来啊!他真的不是在自己的人生中杀青了吗?领便当了吗?真的不是他的人生已经完结了吗?!!!还有,我才是主角!

    银时:肯定不会的,别担心!那个老头可是被称为夜王呢!肯定不会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杀青呢!不过下体先杀青倒是很有可能。

    江成:就算是下体杀青也很不妙啊!各种意义上都很不秒啊!下体杀青那还是夜王吗?!虽然看着他确实到了那个年纪。

    “不论是人生还是他的下体同时杀青了。”月咏忍不住提醒道。

    江成:你听到了吗?!她说那个老头的人生与下体同时杀青了喂!就是挂了吧!绝对的就是挂了吧?!还有,为毛她能看出来我们在想什么啊?!

    银时:不要慌张!只是下岗了而已!十八年后会再次上岗的!不仅是人生就连下体肯定会再次上岗的!

    “你们两个够了啊!喂!”月咏真的是被这俩蠢蛋秀到了。

    闻声,江成与银时瞬间停止了眼神交流。

    “先介绍一下,这位是日轮,吉原的【太阳】!”月咏说完,日轮对着江成与银时笑了笑。

    “喂,银时,这个地方的人好像脑子都有问题,她说那个女人是【太阳】哦,太阳难道不是天上那个圆圆的东西吗?”江成附在银时耳边小声的说。

    “肯定是那种设定了,不是什么古神话中说太阳是什么金乌之类的吗?说不定那个女人就是金乌的本体之类的。”银时同样小声的解释道。

    “这本小说原来是这种设定的吗?作者完全都没有交代啊喂。”江成继续小声的说。

    “这种设定在中国不是很平常吗?虽然说是轻小说,不过当你点开起点的轻小说频道,大多排名靠前的作品都是玄幻啊之类的。”银时刚刚说完,就听到日轮笑了起来。

    “你们两位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人啊,”日轮拂着面笑道,“但是有一点说的也不错,从今往后,吉原的太阳也是天上的那个圆圆的,发着光的,温暖的东西了。”

    “最后,我还要替那个老爷子向你们两位说一声感谢,陪他玩的那么开心,在他最后的最后。”

    听罢,江成与银时脸就黑了,并且同时扭头看向自己的臀部。

    “不是那个“玩”啊,你们这两个白痴!”月咏瞬间一人一脚将两人踹翻。

    “他可是那个夜王啊!到底是那种玩啊!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江成爬起来的同时大声的吐槽道。

    “比如说三个醉酒的男人光着膀子一起唱歌,一起跳脱【哔——】舞,然后自顾自的要举办天下第一武道会,在你们三人的天下第一武道会举行的过程中,那个凤仙还时不时的说着【年轻人不讲武德】,【闪电五连鞭】,【不懂接化发】,【大意了啊…没有闪】等听不懂的话。然后三人自顾自的拿着武器朝着天空发射,自顾自的将天捅了个洞,然后爬上了洞口外,站在洞口处往下比谁尿的远……”月咏掰着手指头喋喋不休的的说。

    “别……别说了!”银时已经彻底凌乱了,“不记得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就可以了。是不是啊江成。”说完银时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完由于过于心虚还吹起了口哨。

    “说的很对呢银时,你的那根武器怎么可能把天捅个洞呢,完全没可能呢!虽然之前开玩笑说那个夜王身上安装了反坦克炮,不过只是开玩笑吧,对吧银时。哈哈哈哈。”江成说完也心虚的笑了起来。

    “不,真的捅了个洞哦。不信的话就去看一眼吧。”

    听到月咏这么说,江成与银时推推搡搡的走到了窗边,抬头就看到了一个本来罩着整个吉原的厚厚的“天花板”竟然真的有个巨大的洞。阳光透过那个洞射了进来。

    “银时,那里原本就有个洞吧?”江成指着天上的那个洞打了个哈哈说。

    “嗯嗯,说的没错,那里原本就有个洞。”银时点了点头说道。

    “你们两个到底要逃避现实到什么时候啊?!”

    江成与银时瞬间就脑补了一副场景,三个大男人光着膀子站在屋顶上,哈哈大笑着举着伞对着上空猛射,而银时就跟个白痴一样在一边笑一边鼓掌叫好……

    “私密马赛!”江成与银时两人同时转过身来下跪喊道。

    “不用哦,对于我们而言,你们两个可是拯救了整个吉原呢。而且,在那个人最后的时候陪他玩的那么开心,那时候的他真的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当然最后的最后,再一次的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爷爷。谢谢你们。”日轮微笑着柔声说道,说完,月咏看了两人一眼推着日轮就走了出去……

    “喂,耍宝也耍够了吧,这么多年不见,你也依旧是个笨蛋呢。”银时看着窗外,不过话却是说给某个屋里的笨蛋听的。

    “彼此彼此,你不照样也还是个白痴吗?”江成忍不住笑了一声说道。

    “最后的最后,那个时候你其实已经从醉酒中清醒了吧,江成?”

    “谁知道呢…”江成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轻声的说。

    ——分割线——

    “小子,你不是神威吧?”凤仙躺在洞口处哼笑一声说道。

    “那种名字听都没听过,”江成同样躺在洞外的洞口处,微微喘着气,“开心吗老爷子?”

    “哈哈哈,开心哟,真的是很久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不,是从来没这么开心过。”凤仙大笑着说,不过转过头来就看到江成已经打起了呼。而一旁的银时睡得比江成都死。

    “哈哈哈哈,真的难得的开心啊,就连那个太阳照在身上也不觉得疼,只觉得温暖了,真美啊,太阳。”凤仙感慨的说道。

    随后,凤仙对着江成与银时一人一脚就给两人从洞口踹了下去,“这一脚就当做你们戏弄老夫的惩罚吧,而且,这场狂欢的最后奖励,如此美的太阳,就让老夫一个人独享吧!”

    (画外音:两人的伤原来是这么来的吗?!)

    “我是明白的哦,比谁都要讨厌怨恨太阳的您,同样是比谁都想要触及它的您,两个都是真实的您。”日轮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月咏推着来到了这里。

    日轮轻轻打开了手中的伞,替凤仙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日轮吗?”看到来人,凤仙轻声笑了笑。

    “一直都想让您看看,看看这蔚蓝的天空,和那美丽的太阳。我说过的吧,一定会让你跟太阳公公和好的,我一直都知道的,无论怎样虚张声势,无论做出什么可怕的事,你也并不是夜王那种可怕的人的事情,你只是想像这样在太阳底下睡个午觉的普通老爷爷吧。只是这点要求而已,可是却为此建了这么愚蠢的花街。”说着,日轮的眼泪滴了下来,滴到了凤仙的脸上。

    “可能吧,但是我啊,现在真的不后悔哦,那个高高在上的太阳也好,还是你也好,在我眼里竟然是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美丽。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那两个臭小子,真的是不可思议的男人,但是……这样就够了,最后,转告给那个陪老夫疯了一场的臭小子,吉原就交给他了。”说着,凤仙又哈哈大笑起来,同时凤仙的身上开始不断的被灼热的太阳晒出一个个伤口。不过凤仙并不觉得疼,而是无比期待的想要在这太阳下睡上那么一小会儿。

    “做个好梦……”

    (画外音:所以说,夜王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某作者:别问,问就是杀青了。

    画外音:……)

章节目录

可能是本假银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Mr.Ke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r.Kee并收藏可能是本假银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