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正在街道上走着的桂突然停了下来,抬头看向了某个方向。

    “真是不错的景色,笨蛋在天上飞呢。”桂隔着墙看着被吊在树上的高杉说道。

    “嗯,确实是不错的景色,能俯视笨蛋呢。”高杉没有丝毫犹豫的回道。

    “所以,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桂靠在了墙上,背对着高杉问道。

    “还能怎么做,”高杉的语气中满是无所谓,“说我要是再敢去那边,就断绝关系。”

    “原来如此,令尊也受不了外面的风言风语啊。”桂低着头继续说,“【松下村塾】,最近传闻这里召集附近的孩子,为批判政府,颠覆国家,开展可疑的教学活动。”

    【在心中树立各自的武士道,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自己的武士。】高杉不禁想起了松阳曾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不免哼笑了一声,“也没说错啊,要是天底下的武士都变成他说的那样,这国家吃枣药丸。”

    “或许吧,不过……”说着,桂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起来,“和他们相处起来心不会觉得累。一直以来,我始终觉得【武士】是一种被各种东西束缚着的无聊存在,就算真要当个武士,我也…想成为那样自由自在的武士。”

    次日。

    高杉站在松下村塾的外边,双眼看着正在给学生们讲课的松阳,露出了一丝向往。

    “传言不虚啊,”出声的正是神社那次被银时与江成当成是垫脚石的那个孩子,“我说最近私塾里老不见你的踪影,没想到你对这间怪异的私塾执着到这个份上。高杉,你终于要被逐出讲武馆了啊。”那个孩子说完,领着一众的小伙伴停了下来,并幸灾乐祸的看着高杉。

    高杉在听到声音的同时就已经将身子转了过来,一脸淡定的看着来的那些人,什么也没有说。

    “不过可惜,今晚这间私塾就要被捣毁了!”那名孩子继续幸灾乐祸的说,“我把有关那间私塾的一切传闻都讲给父亲听了。这次由官差动手,那个男人运气再好也得被赶走,或是被投进大牢吧!”

    “来历不明的浪人办什么私塾,不掂清身份,就愚弄我等武士就是这下场!”另一个孩子同时狠狠地说道。

    “高杉,你再也别想成为一名武士了。”领头的那名孩子说完,便要带着众人离开。

    “等一下。”高杉终于说话了。

    “嗯?难道想让本大爷高抬贵手放过那间私塾吗?如果你现在跪在我面前给我舔鞋的话,我可以考虑向我的父亲大人替那间私塾求情。”那名领头的停下来,扭过头来趾高气扬的说。

    “我只是想说,我在神社等你们,如果够胆量的话就来吧。”高杉平静的说。

    “正好,上次让你躲过一劫,这一次……”说着,那名领头的笑了起来。

    ……

    “在这干嘛啊,假发君?”江成看着脸色有些焦急的桂问道。

    本来一天的课程结束后,松阳开始将私塾里的孩子一个个亲自的送回家里,就在这个空隙,江成想起了与隔壁的大姐姐的约定……

    “江成酱,大姐姐给你做了好吃的红烧肉哦~有空的话就来吃哟~”大姐姐的这句话在江成的脑子里回荡了一天,上课都在想,想着如何在银时的眼皮子底下溜出去吃上一顿美味的红烧肉。什么?你说分享?不,江成只会给松阳带回来一些,至于银时,您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江成鸡贼的避开了银时,不过没想到的是,刚刚走出松下村塾的门,就看到了一脸焦急的桂……

    “不是假发!是桂!你这家伙到底要我说几遍啊!”桂被江成气的不轻,“算了,我有很重要的事告诉你,麻烦你转告给吉田松阳。”

    “我现在也有很重要的事情,如果不快点的话……”江成一脸的凝重,“就错过红烧肉最好吃的时刻了!”

    “红烧肉?”银时的声音突然从江成身后传来,“我说下课后就找不到你,原来又想着偷偷去隔壁吃独食啊!你这贪吃的混蛋!”

    “谁说红烧肉了?我说的火烧云!看,那边的火烧云,美丽的就像一碗刚刚出锅还在冒着油的红烧肉!”江成指着天边狡辩道。

    “今天是阴天啊,哪里来的火烧云!仗着受欢迎就只想着吃独食!偶尔也带上我一起啊!你这自私鬼!”

    “你们两个别吵了!一顿饭而已,怎样都无所谓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看着又双叒要互相掐起来两人,桂直接横在两人中间并说道。

    听罢,银时与江成两人同时收手,并疑惑的看向了桂。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

    夜晚,明月当空,高杉一个人站在某个小巷口并靠在墙上。

    “高杉,”桂的声音从高杉身后传来,“深更半夜的还到处闲逛真的可以吗?这次可真的会被赶出家门哦。”

    “不用担心哦,就算现在什么也不做,明天照样要被扫地出门。”高杉无所谓的说,因为高杉今天将那几名孩子约到神社并且好好修理了一顿,这件事明天必定会东窗事发,到时候不仅是讲武馆,就连自己的家,也会被轰出去。

    “桂,倒是你这个时间还在外头夜游,来之不易的特招生资格会飞走的哦。”

    “不用担心,正巧最近开始厌烦那种无聊的悠闲式教育了。”桂同样无所谓的说,“我已经事先传过话,要他们在天黑前逃走,欠的人情得还啊。名门讲武馆首屈一指的神童与恶童联手,想绊住官差的脚步并不难吧?”

    “两位名门之秀?真是让人笑掉大牙,”银时的声音传来,“是培养企图颠覆国家的反动分子的邪恶老巢才对吧,松下村塾里出来的四个小恶棍才对吧?”

    “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将那什么叫做人情的东西送给你们。”江成的声音同时响起。

    高杉与桂看着从某个阴暗角落里走出来的江成与银时有些难以置信。

    “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们快点逃吗?”桂有着急切的问道。

    “不是该让松阳快点逃么?干嘛我也得跟着他跑路啊?”银时一只手拿着木刀,另一只手挖着鼻孔很是无所谓的接着说,“何况你俩从翘课到夜不归宿都学会了,已经算是我们门下优秀的学生了。”

    “漂亮大姐姐做的红烧肉我可还没吃够呢,至少也让我吃完这最后一碗!”江成说着便从身后掏出了一个瓦罐。“只有这次是特殊的,一会儿一起吃吧。”

    “你是笨蛋吗?!出来干架你带着红烧肉是要搞哪样?!随时补充体力吗?!”银时大声的吐槽道。

    “那样的敌人,我一发就搞定了,如果一发不行的话,就多来几发!”江成一边说一边比划着自己的伞,并装模作样的朝着伞的尖端吹了一口气。

    “拿着这样的武器你是要闹哪样!你这还是个武士吗?!犯规的吧这个!绝对的吧这个!”银时继续吐槽道,“你那骄傲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是在炫耀自己的武器比我的好吗?!再说你那把伞究竟是什么原理啊!不用补充子弹的吗?!”

    “哟西,先把红烧肉放这里,执行完任务再吃。”江成说着将手里的瓦罐放下,轻轻一跃,跳上了旁边的围墙。

    随后江成趴了下来,将手里的伞如同狙击枪一样架着,看向不远处提着灯笼的几名青壮年男子,“目标已经进入射程,长官,是否射击,over。”

    “over你个头啊!谁是长官啊你这家伙!越说越来劲了是不是!”银时看着对自己挤了一下眼睛并竖起大拇指的江成疯狂吐槽。

    “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被你们两个一掺和,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了。”桂此时摇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说。

    “啊,可不是嘛,没想到有一天我高杉也会沦落到与这两个笨蛋做同窗。”高杉同样说道。

    “我只是想说,剩下的交给我们两个把,你俩趁早抽手,反正我们与松阳也是漂来的,居无定所也能四海为家。”银时突然正经了起来,“你们两个不一样,再和我们扯上关系就没法收拾了。你俩想被剥夺士籍么?”说着,银时已经走过了桂与高杉的位置。

    同时江成也不再耍宝,从墙上翻了下来,站在了银时身旁,“银时的话也是我想说的,快些回去吧,你们两个。”

    “我要是有家可以回,打从开始就不会来这种鬼地方。”高杉说着也走向了银时身旁。

    “奶奶去世后我就是孤儿一个。”同时桂说完也走向了三人,“最重要的是我已经不觉得士籍之类的头衔是必不可少的东西了。”

    “要是真有那种东西,也不是别人给的。”高杉接着说,“得用自己这双眼去发现!”“用自己这双手去掌握!”桂同时说道。

    说完,两人同时抽出了自己的木刀。

    “这样啊,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银时回道。

    “那么,现在的话,就让我们期待一会儿那美味的红烧肉吧!”江成扛着自己的伞,说完并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章节目录

可能是本假银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Mr.Ke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r.Kee并收藏可能是本假银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