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龙,代我送送子义。”

    赵云望了眼张绣,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张绣可不是老好人,这显然是换种方式挽留,让太史慈感到愧疚啊。

    想至此,赵云望向太史慈,轻叹道:“子义,走吧,我且送你!”

    太史慈不由的有些迷茫,他望了张绣几眼,后者不像是装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本能的跟着赵云而走。

    走出没多远,只听……

    “主公,你真的就这么放他离开了?他可是孙策麾下数一数二的猛将啊,一旦离去必成后患。”

    胡车儿瞪着牛蛋般的瞳孔道。

    远处,太史慈同样听见胡车儿那大大咧咧的声音,他脚步放缓了。

    “主公,太史慈武艺高强,若今日放其离去,改日我军麾下将士将百倍死与其手,不可放啊。”偏将同样喊道。

    张绣张目扫视,叱喝道:“子义为人忠肝义胆,令人钦佩。汝等若再敢多言,莫怪我刀下不留人。”

    声落,太史慈脸上神色动容。

    他驻步,缓缓转头。

    旋即三步化作两步,直接奔回,拜倒在张绣身前,声音铿锵道:“败军之将太史慈,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还望将军不弃。”

    张绣大喜过望,连忙将其搀扶起来,脸上欣喜不像是装的,激动道:“吾得子义相助,胜得十万雄兵啊!”

    “子龙,你与子义算是不打不相识,且让他至你麾下,担任都统,待归荆州后,再行划分。”

    “末将谢主公抬爱。”太史慈低头沉声道,他区区败军之将,直接统帅千余铁骑,要知统千余铁骑可想当于三千乃至五千步卒。

    一侧,胡车儿撇了撇嘴。

    心道,还是自家老大牛逼,都他丫算好怎么套路太史慈了,关键还真上套了。显然刚才他说得话就是张绣教的。

    张绣望了眼远处,其目光深邃,旋即温声道:“子义,皖县无将驻守,你且领五百骑归皖县,防止城内反叛。”

    闻言,太史慈不胜感激的看了张绣一眼,他清楚张绣这是不想自己为难,当即抱拳铿锵应下。

    目送太史慈远去,张绣再度领军追杀,刚才他们可是耽搁不短时间,不过索性不远处尚有张辽埋伏。

    今日他势必诛杀孙策,一旦孙策垮了,那扬州孙氏将不攻自破,后世因为曹操没空搭理他们才让孙权安然即位。

    若自己诛杀孙策,扬州可以说唾手可得。

    …………

    潜山,道口。

    潜山道口以狭长闻名,两侧为山岭,中间则是三辆马车开间的山道。而此时孙策等人已经仓惶逃来。

    两侧山岭上,数千人猫着身子,望着已经逃来的孙策,他们有些迫不及待,他们可是在这严守好长时间了。

    道口前,孙策就欲领军穿过。

    周瑜却是张目扫视了眼两侧山岭,眉宇不由皱起,太静了,这两侧山岭就连飞鸟都不见几只,不对劲。

    “伯符,这两侧山岭太静了,恐怕有埋伏。”周瑜声音凝重说着。

    孙策目光一紧,张目望了眼,果然寂静无声,甚至看了好半天连只飞鸟都没有,定然是有伏兵。

    “该死,”孙策暗骂了声,转头看向周瑜,沉声道:“公瑾,那现在该怎么办?估计张绣要不了多久就该追上来了。”

    周瑜陷入沉思,良久,其张目道:“主公,潜山道口绕行需多走三日脚程,必然来不及,我意可将计就计,蒙混过去。”

    “何意?”孙策皱眉道。

    “如今张绣与后方追赶,此处又设有伏兵,主公若想逃回扬州,难如登天,除非能在他们眼皮底下溜走。”

    说完,他看向那道口沉声道:“主公,你我及少数亲卫可扮成哨骑,顺道口而过,想来敌军不会贸然行动。”

    “过后,蒋钦将军可引大军假意过山,只要敌军放箭,将军便立刻后撤,绕行。如此可瞒天过海。”

    “待绕行后,将军可打散编制,藏于各处山林,想来张绣也没时间一点点搜寻。如此主公先一步归扬州,可先行设防。”

    周瑜目光深邃,沉声道。

    他在赌,赌敌将不会暴露去射杀一队哨骑。

    “时间不多了,就依公瑾所言行事。”孙策来不及多想,就欲动身,周瑜却是喊来众亲卫将他们围起来,然后换上寻常士卒装扮。

    亲卫散开时,孙策周瑜摸到一侧,翻身上马领着数骑向道口奔去。

    道口内,几人心惊胆战。

    周瑜沉声道:“主公不要张望,敌军有远视之物,莫要被识出。”

    山岭两侧,众人引弦带发。

    一宣威都统皱眉,看向张辽道:“张将军,孙策军则是作何,难不成他们发现我们了?”

    “应该没有,想来只是派哨骑探查。”张辽摇头不太确定,又道:“传令下去,放他们先过去,等孙策至再行射杀。”

    “诺!”亲卫点头应下。

    道口共延绵四五里,一路几人心惊胆战,生怕岭上敌军将他们射杀。不过好在周瑜赌对了,岭上敌军放他们过来了。

    出了道口,周瑜等人不着急离开,派一骑回去通报,这点也是看在张辽眼中,故众人目光再也不去看道口外的寥寥几人。

    哨骑回报,大军开拔。

    蒋钦小心翼翼领军走着,走入三分之一,其清楚不能再深入了,在深入其走不出了,故令原先安排好的甲士惨叫一声,直接躺下。

    “有埋伏,速撤,有埋伏。”

    蒋钦嚎叫一声,当即拨马而走,其余甲士也是慌乱后撤。

    山岭两侧,

    张辽真以为有人弦没绷住射杀了敌卒,不由气骂了句,旋即喝道:“射杀孙策。”

    当即,两侧埋伏好的弓手直起身,无数箭矢直奔最前面那银甲长枪的“孙策”射去。

    眨眼间,那孙策便被射成筛子。

    蒋钦令溃卒急走,他清楚,除了一些亲卫,其余甲士能活着回去不太可能,故领着一众亲卫逃走。

    道口外,孙策目光发红。

    他又恨又惧,幸好刚才周瑜提醒了句,不然此刻他已经被万箭穿心,他也不敢久留,领着数骑直奔牛渚大营而去。

    不管如何,牛渚大营不能丢。

    而这几骑,几乎被忽略了。

章节目录

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青芷町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芷町兰并收藏三国从忽悠贾诩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