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汪……”

    几声狗吠声传来,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紧接着。

    脚步声沙沙,那是贴着地面小跑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给外的清楚,但这已经是抓捕前的最后三秒了!

    嘭!

    门栓被一股巨力给撞断了,发出一声巨响,屋子里的人被惊醒,正要从房间内跑出来查看是怎么回事儿。

    “稽查处抓人,反抗者,格杀勿论!”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和便衣冲进了木材行,迅速将所有人都控制起来了。

    搂着女人睡的正香的濑谷被惊醒,刚准备从枕头下掏出手枪,就眼前寒光一闪,手掌连同匕首钉在了床板上。

    濑谷惨叫一声。

    那怀里的女人见到这一幕,吓的尖叫起来。

    房门被推开,屋里的电灯随之亮了起来。

    “濑谷先生,你被捕了。”刘金宝第一个走了进来,冲着还躺在床上的濑谷痛苦挣扎的嘿嘿一笑。

    濑谷知道自己暴露了,正要准备咬破藏在嘴里的毒囊,只是,早就防着他了,一只手从他脑后伸了出来,切在他的脖颈上。

    濑谷还没来得及做出咬的动作,人已经昏了过去。

    “宋组长,外面的人交给你了,这个家伙,我得带回去。”刘金宝手一指床上的濑谷,对跟着一起的宋钺说道。

    “好。”宋钺点了点头,这次抓捕行动本来就是人家为主,自己跟着过来捡功劳的,外面的人应该不都是濑谷的手下,大部分都是木材行的工人,但也需要甄别一下,才能释放。

    ……

    “闫鸣,刚才幸亏你出手快,不然,抓一个死的回去,这一次抓捕行动可就大打折扣了。”

    “嘿嘿,组长让我跟你出来,可不是来蹭功劳的,总要出点儿力嘛。”闫鸣嘿嘿一笑,濑谷这么容易被制服,是闫鸣早就先一步潜入进房间,在濑谷惊醒的那一刻出手。

    山城,海关巷1号楼。

    “老板,修罗刚发来电报,成功抓获潜伏江城日谍濑谷,日军情报部门内部代号:田鼠。”

    “田鼠,怎么,这么多天的布置,就给我抓了一只小老鼠?”戴雨农略显不满的声音说道。

    “这是搂草打兔子,意外的一个收获。”毛齐五道,“这田鼠的情况他们早就掌握了,之所以等到现在才收网,也是为了配合‘钓鱼’行动。”

    “一个月时间快到了,他要是再不行动,过了期限,就算是行动成功了,也是要受处罚的。”戴雨农道。

    “老板,你这就不讲理了……”

    “我对谁都可以讲道理,唯独对他,就不能讲理,这小子胆子太大了,要是不给他套上缰绳,他能把天给我捅破了!”

    “那他又不是孙猴子,还能捅破天不成?”毛齐五笑道,他知道戴雨农说的是气话,这种独一无二的待遇,可不是谁想有就能有的。

    “回电,‘钓鱼’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我可是在委座那边夸下海口的。”戴雨农吩咐道。

    “后面这句要不要回?”

    “你说呢?”

    “还是不回吧,免得给他压力。”毛齐五一本正经的道。

    “你这个家伙呀,我看也是被他收买了。”戴雨农笑骂一声,为了给罗耀这个“钓鱼”计划作保,他也是承担了极大的压力的。

    成功了,皆大欢喜,不管是既往不咎,还是立功受奖,什么都好说,陈辞修那边也能狠狠的出一口气。

    败了,那可不是申斥两句就能解决的,陈辞修一定会借机发难,攻击军统的,因为人家早有论断,有先见之明。

    到时候,你怎么辩解都是苍白的。

    这一次,戴雨农可以说把自己的前程命运也押上了,失败了,最坏的结果就是他辛苦辛苦建立起来的军统组织被人摘了桃子。

    所以,戴雨农虽然人在山城,可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在江城,关注“钓鱼”计划的实施过程。

    ……

    在罗耀的授意下,克里弗按照他跟林淼事先的约定,约见林淼。

    “先生,克里弗约我见面,我答应了,打算明天下午,就安排在您那儿?”在商场的百货公司,林淼第一次换装后,用商场的公用电话打了一个电话。

    “不要安排在我这里,换个地方。”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

    “是,那我换个地方?”

    简单的通话后,林淼离开商场后,再一次换装后离开。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已落在别人眼里了。

    “马上查这个电话号码,看是拨到哪里去的。”罗耀掏出纸笔来,在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宫慧道。

    宫慧惊的下巴都掉了下来了,这样也行?

    “幸亏他用的是转盘式的电话机,不然,我也听不出来,不过,电话那头的那个人声音虽然故意变声,但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罗耀解释道。

    “电话号码都有了,还真查不到机主吗?”

    “未必。”

    ……

    “空号?”

    “是的,这应该是法租界的一个号码,但是拨打之后,发现是一个空号。”宫慧回来说道,还真让罗耀给说中了。

    “你们打过这个号码了?”

    “打过了,不打怎么知道是空号?”宫慧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会不会是你听错了?”

    “不会,走,去一趟百货公司,我要去看一眼那部电话机。”罗耀决定亲自去看一眼。

    拔掉线路。

    罗耀让宫慧按照他给的号码重新拨了一遍,发现他并没有听错。

    “是这个号码,我没有听错,一定是某个环节我们忽略了,或者是我们没有想到。”罗耀很肯定,这是他对自己的听力的一种绝对的自信。

    “那怎么办,这条线索断了。”

    “这是一条新线索,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总有一种感觉,我们监视林淼这么久了,除了那条狗之外,他几乎没什么社会关系,这太让人奇怪了,他是怎么知道江城地下情报市场上的那些情况呢?”罗耀道,“现在一切都明白了,他只是一枚被人操控的棋子,他上面还有人。”

    “就是电话里说的这个‘先生’?”

    “对,而且我怀疑,‘林淼’并不是真正的‘河童’,真正的‘河童’也许就是这个‘先生’。”罗耀兴奋的摩拳擦掌。

    这个发现几乎可以推翻之前调查得出的有关‘河童’小组的资料。

    其实罗耀心中还有一个怀疑,这个“先生”会不会是就是暮色咖啡屋的老板老慕,虽然这种感觉很强烈,但是,现在没有直接证据,他也不能随便怀疑或者下判断。

    “要不要这个情况汇报给老爹?”宫慧问道。

    “暂时不用,‘钓鱼’计划到了关键时刻,甚至林淼也没有那么紧要了,等任务收尾,我们再汇报也不迟。”罗耀想了一下,决定暂且压下这个情况暂不汇报。

    “咱们这一次可是通了天了,要是搞砸了,你我就算不被严惩,也可能会调去看一辈子黑牢。”宫慧说道。

    “不管是坐牢,还是看牢房,有人陪就行。”罗耀哈哈一笑,他才不在乎这个呢,能有干小鬼子机会的不干才后悔呢。

    “你就贫吧,到时候抓不到人,看你还笑得出来?”宫慧狠狠的白了罗耀一眼。

    ……

    第二天上午,罗耀就接到了闫鸣从从“挚友”书店打来的电话,马世清通知,林淼约了克里弗下午两点在阜唱街清江茶社见面。

    阜昌街距离林淼住的平江铁路管理局的废弃仓库并不远,他是选了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

    人只有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才会觉得安全。

    罗耀一看课表,发现他下午刚好有课,看来必须要找人调课了。

    找谁好呢?

    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后面的老师对调一下,这样最省事儿,但他也不确定自己这一去要花多长时间。

    只能把课往明后天调了……

    “秦老师,看课表呢,又要调课了?”

    “是呀……”

    “郭老师,我这是没办法,家里最近确实事儿有点儿多,等忙完这一阵子就没事了。”罗耀很尴尬,自己调课都调的班上的其他老师都烦他了。

    他这一调课,跟他调课的老师就可能要跟着一块儿调,这调来调去的,课表就乱套了,学生也无所适从,都不知道下节课上什么了?

    老师们有意见,学生们自然也不满了。

    还好罗耀会做人,平时总带一些零嘴什么的,把大家的嘴都堵上了,加上他水平也是不差,班上风评还不错,不然这样的老师,早就被校长找去谈话了。

    “秦老师,要不然我跟你换吧?”姜筱雨红着脸走过来说道。

    “姜老师,你这可不行,你太宠着秦老师了,你这样以后要真成了秦太太,那还不欺负死?”周围结了婚的老师们开始起哄。

    “你们别瞎说,我跟姜老师那可是纯洁的同事关系。”罗耀忙替姜筱雨解围,一转身又涎着脸,“这个姜老师,你真方便的话,帮我看一节课,回头我也帮你补上?”

    “没事儿,反正我是3班的班主任,你有事先忙去,回头再说。”姜筱雨脸更红了。

    “谢谢,回头,我请你吃饭。”

章节目录

秘战无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长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风并收藏秘战无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