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头山脚下,顺军与蒙古人的战斗,只持续不到两个时城,便宣告结束。

    蒙古骑兵见战事不利,立时向灵州方向突围,而顺军则一路追杀。

    当蒙古骑兵奔驰到灵州时,本来以为安全,可结果又遭到了李际遇的截杀。

    到最后,入塞的四万蒙古人,遭受毁灭打击,只有数千人逃回漠北。

    漠北蒙古诸部,本来就是最弱的一部,一次损失三万多人,可谓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被漠西准格尔,被满清,甚至被罗刹吞并,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次顺军大败漠北蒙古,让李自成和顺军将士都扬眉吐气。

    虽说漠北蒙古很穷,顺军基本没有缴获什么盔甲和兵器,但是却获得了不少马匹。

    这令李自成有些志得意满,之前在河东碰上满清八旗,其中的蒙古人生猛得狠,让李自成误以为所有的蒙古人都是那般厉害。

    当初听说蒙古人入塞,着实吓了老李一跳,可是现在看来,也不是所有的蒙古人,都如同蒙古八旗一般。

    其实都是蒙古人,论骑射的水平,还有悍不畏死,漠北的蒙古人,可能还要略胜一筹。

    毕竟他们的生存条件,比漠南蒙古更加艰苦,只是他们装备实在太差,几乎都是破袄子加皮甲,没有什么防御力,武器只有弓箭和弯刀,进行袭扰尚可,一遭遇近战,就不行了。

    这次大败蒙古人,令李自成重拾自信,都还想找部蒙古人接着打,以便恢复顺军士气。

    这时取得大胜的李自成,带着大军来到灵州城外,李际遇已经领着一众将领,在营地外等候。

    “陛下英明神武!此次大破建奴,大涨我大顺士气,令儿臣佩服啊!”李际遇微笑行礼。

    “这都是将士用命!”李自成看了李际遇一眼,沉声道:“朕在牛头山脚,大破鞑子,斩首近万,俘敌三千,你这边缴获如何?”

    李际遇闻语,笑容收敛,行礼道:“回禀陛下,儿臣在灵州没有缴获。”

    “没有缴获?”李自成闻言,瞬间变脸,厉声训斥道:“你怎么回事,让鞑子跑呢?朕是怎么交代你的,你什么都没有缴获,可知罪?”

    这几年来,李自成流年不利,之前在高欢手中折损不少兵马,后来又在河东大败,最近更是丢了荆州,大顺军陆续损失了几十万兵马。

    以李自成的家底,损失这些兵马,其实也不算什么,可要命的是,这些兵马都是李自成的嫡系。

    现在整个大顺朝,只剩下三十万大军,其中十万人,还都是跟随李际遇投靠过来的曹营兵。

    自从李际遇投降过来后,李自成就有意冷落李际遇,对于非嫡系的曹营兵,也进行打压和排挤。

    李自成几次出征,为了避免李际遇立功,都没有重用李际遇,可是令李自成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决定,反而让李际遇和曹营保存下来。

    当初李自成东征,进入河东时,大顺军摧枯拉朽,李自成判断灭亡明朝的道路上,基本没有硬仗可打,大顺军进军北京,将如同武装游行,所以带的大多是嫡系。

    可是李自成没想到,清军会突然杀入,使得李自成的精锐,大多损失在河东。

    现在李际遇的兵马,占了大顺军的三成,让李自成投鼠忌器,不敢随意打压李际遇。

    虽说李自成至今没儿子,但是老李家的江山,肯定要传给老李家的人,不能传给一个外人。

    现在李际遇拥兵十万,为人又比较有心机,更重要的是他曾经害过罗汝才,令李自成心怀芥蒂,欲除之而后快。

    听说李际遇在灵州没有缴获,李自成内心居然有丝欣喜,他抓住机会,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李际遇内心十分清楚,李自成一直想除掉他,以便将皇位传给李自敬,或者是李过,可是李际遇岂会让他如意。

    我李际遇既然认了义父,不把遗产搞到手,我还是李际遇么?

    上回到曹营,罗汝才没把女儿嫁给老子,反而嫁给了高欢,老子立刻就把罗汝才给弄死了。

    现在你李自成不传位于我,我劝你好自为之。

    这时,李际遇被李自成骂得内心相当恼火,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愤怒,让周围的顺军将领,都对他心生同情。

    “陛下!这事不能怪制将军。臣等抵达灵州时,灵州城的鞑子,已经被清兵击败了!”李际遇部将看不下去,出列辩解道。

    李自成闻言不禁一愣,“什么,清军?”

    这时李际遇才行礼道:“陛下,儿臣赶来时,灵州已经被清军占据,其主将多铎,还派遣田见秀,给了儿臣一封书信!”

    说完,李际遇便拿出一封书信,李自成却没有接,而是一脸惊讶,警惕道:“清军呢?还在灵州城?”

    李际遇道:“田见秀送完书信,就带兵撤离了。”

    河东一战,清军俘获大批闯军,而因为清军没有像历史上一样接收大批绿营兵,所以并没有把投降的闯军杀光。

    田见秀在河东一战被俘虏,如今在为满清效力。

    李自成闻言,才接过书信展开观看,书信乃是满清理政王多铎所写,先说明这次进入顺境,并非是与顺军开战,而是解决共同的敌人,漠北蒙古。

    然后,多铎话锋一转,便开始谈论天下局势,大书高欢吞并江浙,如今又下江西,实力超过众多势力,对于大顺也非好事,希望李自成能够背弃高欢,与清军联合,一起遏制高欢。

    李自成看完书信,不禁一阵沉吟,半响他看了李际遇一眼,安抚道:“方才朕误会你了,你可不要怨恨朕啊!”

    李际遇仿佛不会生气一样,忙笑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做儿子的岂能生父亲的气呢?”

    一众顺将听了,不禁暗自颔首,都称赞李际遇,觉得李际遇比饭桶李三爷强多了。

    这时李际遇又道:“陛下,这次清军帮我们剿灭了灵州的蒙古人,算是对我们示好。我们自从与高欢结盟,就没讨到好处。这次与清军联手,却剿灭了数万蒙古人,儿臣以为,多铎的话,可以考虑!”

    李自成闻语,却把脸一板,“哼,除非清兵归还河东,否则想都不要想!再者灵州的蒙古人,朕需要清兵帮忙剿灭吗?这次算他们走到快,否则朕连他们一起灭了!”

    (求月票,推荐,追订)

章节目录

武布中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话凄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话凄凉并收藏武布中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