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行像是准备很久了似的,连忙回应道:“晚辈在!请老前辈吩咐,上刀山,下火海,绝无二话。”

    “带他走。”

    哐当!

    陆州拂袖而过,一道罡风将那扇门推开。

    负手走了出来。

    “白泽。”

    轻唤一声白泽。

    白泽踏云而来,缓缓落在了院落中。

    陆州顺便看了一眼太阳,时间正值中午。

    时间也差不多了。

    “老,老前辈,带谁?”段行支支吾吾。

    虞上戎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那姿势,气质,摆明了不让碰,浑身散发着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

    段行哪敢靠近?

    陆州回头道:“你很害怕?”

    段行一愣,自我打气地道:“晚辈不怕!晚辈有老前辈撑腰,无所畏惧。”

    “如此甚好。”

    段行来到了虞上戎的身边。

    虞上戎只是给了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便漠然地看向别的地方。

    段行几乎要哭了。

    能不怕吗

    做不到啊!

    ……

    陆州踏上白泽在云照庵上方稍稍转了一下。

    本想在这里多住几日,缅怀一下当年时光,奈何……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不得不先返回。

    心智所想,皆是过往,目之所及,皆为遗憾。

    不知云照寺,数里入云峰。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

    云照庵的主持,玄静法师,出现在云照庵前,朝着陆州竖掌:“阿弥陀佛,姬施主多保重。”

    想来。

    他从玄静的身上,看到了净言的影子。

    这种山水秀丽的地方,若是真的破败坍塌,岂不是更为遗憾?

    况且,这里远离人类的城池,乃是天然的避暑和休养的圣地……即便是开山立派,招收弟子,亦是修行的好地方,今后若是没事,想要休息休息,却也是个来处。

    一念至此,陆州朗声说道:

    “房中画像之中藏有当年老夫留下的佛门功法,忘你好好修炼,不可荒废。云照庵是个好地方。”

    玄静闻言,原本暗淡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连忙下跪,朝着陆州道:“多谢姬施主,贫尼替家师叩谢姬施主。”

    “好自为之。”

    陆州驾驭白泽,朝着云海之中踏云而去。

    段行大着胆子利用罡气带着虞上戎,跟了上去。

    “恭送宗主!我等在魔刹宗恭迎宗主归来。”

    ……

    临近傍晚。

    魔天阁。

    在广场上正切磋的周纪峰和潘重,抬头一望,便看到了踏云而来的白泽。

    “阁主回来了!”

    两人停了下来,看向白泽的反向。

    潘重看到在白泽的后方,段行带着虞上戎,有些疑惑。

    “那两人是谁?”

    潘重和周纪峰,一个出自净明道,一个出自天剑门。

    两人都是小年轻后辈,最多也就是听过关于虞上戎的各种传说,自然不认得。

    莫说是潘重和周纪峰。

    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亦是不认得虞上戎。

    所以,很是疑惑。

    “看样子是新来的。”潘重说道。

    “嗯……应该是。”

    两人吃一堑长一智。

    态度变得恭敬谦虚,今后不管是谁来,都得低调点。

    能入阁主法眼的,岂会是一般人物?

    不多时……

    白泽缓缓落下。

    “拜见阁主!”

    “拜见阁主!”

    陆州跃下白泽,直接拂袖道:“将他押入思过洞!”

    潘重和周纪峰愣了一下。

    不是新人吗?

    潘重突然觉得这个套路莫名地有些熟悉,想起当初八先生诸洪共被抓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对待的,不由心中咯噔了一下,难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子,也是阁主的某个徒弟?

    如果是,那会是大先生,还是二先生呢?

    不管是哪位先生,都是自己惹不起的。

    潘重连忙用胳膊肘捅了捅周纪峰,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可别乱来。

    二人会意,异口同声道:

    “遵命!”

    潘重和周纪峰,来到了虞上戎和段行身边,说道:“两位,请。”

    态度恭敬,姿势到位,语气,神态,都非常标准。

    两人心想,这波应该没问题了吧?

    陆州狐疑转身,漠然道:“你二人作甚?”

    “啊?”

    段行连忙摆手道:“我是客人,我不是……”

    说着他用手指了指虞上戎。

    虞上戎见二人拘谨,颇有些有趣,便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我自己去吧,无需劳烦二位。”

    虞上戎非常谦和有礼,朝着后山而去。

    后山思过洞,本就有屏障挡着,可进不可出。

    他没有了修为,一旦踏入屏障,想要出来几乎不可能。

    周纪峰连忙跟了上去。

    陆州看向潘重说道:“老四不在?”

    “回阁主,四先生和九先生还没回来,不过四先生已经飞书……明日便可归来。”潘重说道。

    陆州抚须点头,返回魔天阁。

    段行有点不知道该干什么……

    潘重朝着段行挤眉弄眼,说道:“阁下怎么称呼?”

    “魔刹宗段行。”段行拱手。

    “刚才那位谦和有礼的兄弟是谁?”潘重说道。

    “二先生虞上戎。”段行回答。

    潘重深吸了一口气。

    好险好险。

    我特么是个人才!

    ……

    周纪峰跟着虞上戎来到思过洞前。

    笑呵呵道:“您请,您请……”

    点头哈腰。

    虞上戎不禁摇摇头,回头看了一眼周纪峰,评价道:“我并无贬低之意……不过,他老人家这些年的眼光,的确变差了很多。”

    言外之意。

    这种连身份都搞不清楚就胡乱谄媚的人,也配进魔天阁,眼光能好到哪里去。

    周纪峰继续点头哈腰:“您说得对!”

    紧接着,周纪峰便朝着思过洞中拱手道:“八先生。”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诸爷爷还在苦修,别没事打扰!”诸洪共的声音袭来。

    “阁主令我押新人入思过洞,还请八先生不要介意。”

    话音刚落。

    诸洪共不耐烦地道:“滚,让他睡外面!另外……以后就让他给我打洗脚水!”

    周纪峰:“……”

    周纪峰心里打鼓,他虽然不知道这位谦和有礼的是谁,但也一定是自己不能招惹的。可是里面那位他同样也招惹不起。

    怎么办?

    本想说些什么。

    虞上戎挥挥手,表示不介意。

    “您请。”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