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无涯没有听明白。

    但见虞上戎面色淡漠,心情似乎不太好似的,便没有继续追问。

    虞上戎的速度也明显比之前快了很多。

    一片片树林往后掠去。

    ……

    陆州喝了一声不对之后,才恍然想起,他的道具卡全都处于冷却中。

    尴尬。

    追了这么久,把这个忘得一干二净。

    有点上头。

    天书的非凡之力也在那一瞬间用尽。

    这么单枪匹马地追过去,岂不是被徒弟揍?

    陆州立于白泽之上。

    看了看系统界面上的道具卡。

    冷却时间还有接近五天的时间。

    “白泽……老夫的徒儿昭月和明世因是不是很危险?”

    白泽抬头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陆州抚须点头:“你懂老夫就好。”

    就在他准备倒头返回的时候

    一座黑色的飞辇掠过。

    那飞辇的速度并不快,反而慢悠悠的,像是在游览风景似的。

    不对。

    元气带起的波浪不是很平顺。

    似乎是飞辇出了什么故障。

    从线路上看,这座飞辇,好像也是从汝北城而来。

    别的地方也没有人类城池。

    只不过,这地方怎么会有飞辇?

    陆州感到疑惑。

    这里基本已经远离人类的城池,往北,尽是山峦和树林。

    一般而言,人类修行者不会离开城池或者宗门……一旦踏入森林区域,难免会遇到一些可怕的凶兽。

    再说,组团捕捉可驯服的坐骑,也不至于乘坐飞辇。

    这不合常理。

    陆州驾驭白泽,朝着飞辇而去。

    他想要从外面看看,这座飞辇是谁家的。

    刚一靠近。

    便传来对话声音

    “一帮废物,全力加速啊!”

    “宗主,真的加不动了!刚才那场能量爆裂,毁了飞辇上不少的阵纹。”

    “宗主,要不,我们弃辇逃吧!万一被那几个魔头追上来,就完了!”

    听着对话。

    好像也是从汝北城中跑出来的?

    还真是冤家路窄。

    可惜的是,陆州现在也没什么手段拿下他们。

    罢了,算你们走运。

    陆州正准备离开。

    一道黑色的身影从飞辇中出现。

    “何人靠近?!”

    那道身影像是闪电似的,激射而出。

    朝着陆州扑了过来。

    这是……道隐之术。

    而且还是一名高手!

    陆州眉头一皱……

    心道,白泽,别光辅助了!

    然而,

    那道黑色的身影御空而来,正准备凌空进攻的时候,定睛一瞧。

    祥瑞之气,白泽?

    再看白泽背上的老者。

    姬老魔?!!

    砰!

    黑色身影凌空拍打,强行终止了进攻,借力打力,向后翻转,停滞悬空下跪:

    “晚辈拜见老前辈!误会,都是误会。”

    陆州老脸平静。

    看清楚了这黑色身影的面容,道:“段行?”

    这突然出现的便是魔刹宗的三首座段行。

    自从汤子镇十巫大战以后,魔刹宗宗主任不平身死,段行便成了新任的宗主,自那以后,两人再也没见过。

    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面。

    段行尴尬道:“老前辈……您,您不是在汝北城中吗?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刚问完,他便后悔了。

    这不是废话嘛?

    人家坐的是什么东西,你这破飞辇摇摇欲坠的,速度不是在一个级别。

    “你问老夫?”陆州抚须反问。

    “不不不,晚辈不敢!”段行说道。

    “你们去往何处?”陆州问道。

    “这……”

    段行支支吾吾。

    有些吞吞吐吐地看了一眼飞辇飞行的方向,说道:“去看看热闹。”

    “看看热闹?”

    “老前辈……您不知道也正常。”段行摇摇头,“您的大弟子和二弟子,约好了云照峰一战。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这般高手的战斗若是不能现场观看,实为憾事,所以,晚辈便大着胆子,去瞧瞧。”

    “你是说,老夫那孽徒于正海和虞上戎要在云照峰决斗?”陆州说道。

    “没错。”

    陆州的目光落在了段行的飞辇上。

    段行显然也是知道汝北城中的不少事。

    至于巧合?

    陆州不这么认为。

    汝北城中,蓝莲盛开,波及了他的飞辇,说明段行当时就在附近。

    这一路上,想要追上

    漠然开口道:“段行。”

    “晚辈在。”

    “不要在老夫面前耍花招。”

    这种级别的战斗,岂是你能观战的?

    “晚辈不敢!”段行顿时冷汗直流,手指打颤,坦诚道,“实不相瞒,晚辈知道老前辈在汝北城中,亲眼目睹了老前辈大展神威……”

    “所为何事?”陆州问道。

    段行摇头叹息道:

    “哎,如今魔刹宗大不如前,日渐颓废。兄弟们也要生存,奈何……幽冥教丝毫不给活路,要赶尽杀绝!晚辈本想去魔天阁拜会老前辈,没想到老前辈不在魔天阁,经过一番周折,去了汝北。”

    这个解释倒也合理。

    段行继续道:“飞辇出现破损,晚辈一路追来,生怕与老前辈错过!”想到刚才的那一幕,段行话锋一转解释道,“刚才是真的误会,晚辈还以为有人突袭。”

    说完,段行心里不断嘀咕,您老骑的是白泽,

    再慢也不可能比破飞辇慢吧!

    谁知道这么慢的飞辇,也能追上您老。

    吓死了都!

    陆州抚须点头:“随老夫去一趟云照峰。”

    段行大喜过望,连忙躬身道:“晚辈遵命,老前辈……晚辈还是第一次骑乘传说级的白泽!”

    说着他便想要往白泽上跳。

    “滚。”陆州轻喝一声。

    “???”段行懵逼。

    “山河秀丽,风景宜人。若是不好好欣赏,岂不可惜?”

    陆州驾驭白泽,朝着飞辇缓缓而去。

    段行连忙道:“晚辈明白了!老前辈,请!”

    他一个闪身落在了飞辇上。

    “一群废物,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迎接老前辈!”段行说道。

    魔刹宗的弟子们纷纷躬身。

    连大气都不敢出。

    陆州落在了飞辇上。

    随手一挥,白泽离开了飞辇。

    “老前辈,请坐!这飞辇就是破了点儿,速度不会太快,您老别介意。”

    “无妨……”

    陆州挥挥手,坐了下去,抚须道,“慢点也好。”

    同时,他看了一眼界面上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没必要那么着急。

    迎着夕阳……飞辇就像是喝醉了似的,徐徐慢行。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