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州这话不是对李云召说的,而是在自言自语。

    天书开卷残篇(中)。

    这意味着还有一份在外面。

    奇怪……

    当初姬老魔,只给了一份?应该也在宫中才对。

    最后一份会在哪里呢?

    可惜的是没能把羊皮古图带在身上,不然可以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提示。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用,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与你无关。”陆州说道。

    李云召怔了怔。

    不敢提出疑问,便恭恭敬敬退到了一旁。

    陆州收起天书开卷残篇……这东西关乎着下一个神通,是他实力提升的保证,得谨慎对待。

    李云召说道:“那……咱家与老先生之前的约定?”

    心中开始紧张起来。

    老魔头若是出尔反尔,一点都不奇怪。

    陆州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夫一向信守承诺。事情你办得不错……”

    李云召心中松了一口气,朝着陆州拱拱手。

    “咱家还有一事相求。”

    “讲。”

    “咱家出宫之时,已和太后打过招呼,要将天书送回……太后追问多次,咱家实在没有充足的理由带走天书。无奈之下,便拿了昭月公主当借口。太后……很想和昭月见一见。”李云召说道。

    陆州侧目看了过去。

    李云召连忙解释:“此事只有太后与咱家知道……宫墙之内,咱家以项上人头保证,今后守口如瓶。”

    陆州的确有资格替昭月拒绝李云召。

    但是当他的目光划过昭月的脸色之时。

    她看上去似乎在思考什么。

    略微沉吟,陆州说道:“昭月。”

    “徒儿在。”

    “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决定……”

    昭月莫名一动。

    从拜入山门开始,徒弟们能自主决定的事情不多。

    她没想到……如此大事,师父会让她自己决定,这让她感到意外。

    不过,昭月没有立刻做决定,而是想了一下,才回答道:“师父,徒儿想去看看。”

    “那便去吧。”

    昭月闻言,走了出来,恭恭敬敬朝着陆州磕头。

    陆州扫了一眼,只看到她的忠诚度正在迅速提升,便挥了挥手。

    李云召说道:“咱家以命保护她的安全。”

    “徒儿告退。”

    李云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昭月朝着外面走去。

    直至二人消失。

    秦均才开口道:“没想到云昭公主的遗孤,居然会成为老先生的弟子……天意弄人。”

    “她是谁的遗孤,老夫并不在意。”陆州说道。

    “老先生所言极是。”

    就在陆州准备返回房间参悟天书的时候——

    一名家丁从外面跑了进来,说道:“王爷,您的书信。”

    祁王秦均眉头一皱,说道:“本王的书信?”

    神都这么大,若是同僚的来信,不可能以这种方式传递。

    秦均将书信打开看了看,恍然大悟,连忙躬身道:“老先生,是给您的。”

    “我来。”小鸢儿跳了出来。

    她将信件打开,念了起来:

    “老前辈……我在剑墟陵墓,这里可能有您要找的东西,您的徒儿可真难缠啊。哈,哈,哈……”

    这一念。

    小鸢儿就知道是谁了。

    陆州听得眉头微皱。

    “剑墟陵墓?”

    秦均拱手道:“剑墟陵墓和皇家陵墓靠近……据说那里是至阳之地,埋藏了很多好剑,陵墓朝阴,与至阳阴阳调和,滋养好剑。所以,每隔十年左右,便会有修行者前往剑墟,碰碰运气。”

    这么一解释。

    便说得通了。

    搞了半天,江爱剑这家伙,是去找好剑了。

    也难怪……

    有这样的好事,又怎么可能少得了江爱剑。

    爱剑入骨,视剑如命。

    陆州没有说话,负手起身,离开了大厅。

    “恭送师父。”

    “恭送老先生。”

    返回房间中……

    陆州再次将锦盒中的天书开卷残篇拿了出来。

    刚动手触摸。

    那天书开卷化作点点星光,飘向陆州。

    转瞬间,那道天书开卷残篇,消失了。

    陆州感知了下天书的神通……

    并没有新的神通的感觉出现。

    “看来得找到剩下的这一份天书开卷残篇。”陆州盘腿而坐。

    他不在思考这件事情,而是进入了参悟天书的状态。

    ……

    夜幕降临。

    神都一片安静,

    一道青袍人影悬浮在祁王府的附近,抱着长剑。

    他看到神都的街道上,一辆马车朝着皇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李云召立于马车之前,驾车前行!

    虞上戎露出淡淡的微笑,说道:“……恭喜你了,师妹。”

    微笑之后,却是轻轻摇头。

    看向大炎的西北方。

    望着天空的新月,自言自语:“你比我幸福多了。”

    就在这时……

    虞上戎浑身爆发出可怕的剑气,带动周围的罡风!朝着远处激射而去。

    漫天出现了剑的影子,上千上万道,如同洪水一样,排山倒海,激射而出。

    “剑魔宿命。”

    那些墨色的剑罡,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朝着附近埋伏的黑衣修行者飞去。

    咻。

    咻,咻。

    “啊……剑……剑魔。”

    “是虞上戎!”

    “来不及了!”

    剑雨从天而落,穿破他们的胸膛。

    一个接着一个的尸体,从房顶上坠落在地。

    没有反抗之力。

    剑雨停止的时候。

    那些黑衣人修行者的尸体,尽数跌落在地。

    噌!

    长生剑回鞘。

    虞上戎宛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居高临下,悬浮半空。看也不看那些尸体。

    他转身看了一眼祁王府的方向。

    叹息了一声,用略带幽怨的语调道:“师父啊师父……祁王,那可是大师兄的人,您老,为何总是到处瞎跑?”

    他收敛全身的气息。

    俯瞰祁王府。

    若不仔细看的话……很难看到在祁王府的上方,悬浮着一位绝世修行高手。

    宛若一尊天神,凌空停滞。

    他没有立刻离开。

    抱着双臂……看着祁王府的方向。

    “嗯?”

    虞上戎被一股淡淡的蓝色光芒吸引了目光。

    那蓝色光芒,就像是夜晚里的萤火虫,又像是月光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很特别的感觉。

    以他剑魔的见闻,竟完全认不出那是什么。

    好奇心,驱使他飞了过去。

    悬浮在房顶上。

    那点点蓝色星辰似的光芒,密密麻麻,若青烟袅袅徐徐冒了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