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均眉头舒展开来。

    死了总比跑掉的好。

    毕竟是他请的李云召过来……

    眼下就只希望,四皇子殿下,回到皇城不要乱捅就好了。

    “来人。”秦均喝道。

    院落之下走进来一名侍卫。

    “王爷!”

    “收拾一下。”

    那侍卫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没有多想,便将尸体拖走了。

    李云召缓缓起身,抬头看了一眼刚刚升起的月亮……新月如弯刀。

    时间不早了。

    他得回去了。

    他已经出来的够久了。若是再不回去,太后召见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老先生,明日咱家会再来……告辞。”李云召说道。

    陆州没说话,也没让人阻拦他,看着他离开了祁王府。

    四皇子刘秉显得有些尴尬,笑道:“我……是不是也该离开了。”

    看着他这幅厚脸皮。

    陆州倒是想起了江爱剑,说道:“你跟他倒是有点像。”

    本想再补充一句,不愧是一个爹,但考虑到江爱剑的身份,便没有说。

    “他?”

    “罢了,不提他也罢。”

    江爱剑这货,已经失去联系很久了。上一次找到他,还是明世因联系的。

    陆州亲自驾临神都,江爱剑这货,毕竟是皇子,也不想沾染宫墙内的人,估计是不会来神都了。

    陆州负手返回大厅内。

    刘秉跟着走了进去。

    小鸢儿感到奇怪,说道:“天都黑了,你怎么还不走?”

    “走?”

    “我师父不要睡觉的啊?”小鸢儿觉得眼前之人好像有点傻。

    刘秉笑了一下,朝着陆州拱手道:“老先生……不管怎么说,我是真心想要结识更多的朋友。先别着急下决断,多一个朋友,总归是好的。我们后会有期,还会再见。”

    陆州没有阻拦。

    他不想插手皇宫的各种势力……刘秉刚刚戍边归来,根基不稳,不少人都在盯着他。

    这一点,从他办成小太监便可以看出一二。

    小鸢儿挠挠头,说道:“师父,他是不是在威胁我们?要不要抓回来?”

    “不必。”陆州说道。

    “哦。”

    小鸢儿回到昭月的身边,看了一眼师姐,想起师姐的悲惨经历,叹了一口气道:“师姐,现在想起来,我比你幸福多了呢。”

    “???”

    陆州知道她是想安慰人,同时想说自己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但就是听起来怪怪的。

    ……

    院落中。

    涌进来不少家丁收拾。

    祁王秦均的儿子,伸了伸懒腰,走了过来,说道:“父亲,客人还没走?”

    “别瞎逛,回去。”秦均说道。

    “他是谁啊?”

    秦均回头看了一眼大厅的方向,又看了看被撞坏的墙壁,说道:“你妹妹经常念叨的地方……”

    “……”

    秦硕愣在原地,如遭雷击。

    秦均懒得解释,对着附近的家丁下令:“扶他回去……如此胆小,今后如何继承家业?”

    “是。”

    院落简单收拾差不多以后。

    秦均才和管家老洪进入大厅。

    “老先生……晚辈是真不知道四皇子殿下会跟着一起来,还望老先生恕罪。”秦均说道。

    “你不认识他?”

    “哎……”秦均叹了一口气,“四皇子常年戍边,离开之时,很年轻,回来已是中年,容貌变化很大,加上他这个装扮,一时没认出来。”

    “戍边……”陆州念叨了下这两个字,“他既然是戍边之人,怎么会和其他皇子一样,拉帮结派?”

    在陆州前世的印象里,戍边之人不应该沾染这样大染缸。

    秦均说道:“自保罢了……要不了多久,四皇子的兵权就会被剥夺,到那时他会变得孤立无援。他无害人之心,但别人却有。”

    说到这里。

    老洪跟着悠悠叹息。

    “罢了。”

    陆州负手起身,“你表现不错……老夫向来恩怨分明。说吧,你想要什么?”

    秦均连连摆手道:“晚辈不敢!晚辈可不是修行界那帮贪婪之徒,绝不敢觊觎魔天阁的东西。”

    陆州摇摇头。

    转身离开。

    小鸢儿和昭月一同离开。

    ……

    与此同时。

    明世因将卢求平关押在魔天阁北阁后。

    又将潘重找来,把卢求平的修为封住,才返回休息。

    第二天一早,明世因离开了魔天阁,朝着神都飞去。

    飞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师父在哪?我该怎么找到师父?

    ……

    下午,祁王府。

    距离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到了。

    老管家洪福知道李公公今天还会过来,便一早在门口等候,时不时抬头张望,甚至还跑到路口等待。

    一直到太阳倾斜到西边的时候,一辆熟悉的马车才出现在视野当中。

    洪福管家大喜过望,连连对身边的人招手:“回去告诉老爷,就说人来了。”

    “是,小的这就去。”

    那辆马车来到了洪福的面前。

    拉开帘子,一头白发,脸色不是太好看的李云召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李公公。”管家连忙搀扶。

    李云召下了马车,抬头看了一眼祁王府,叹息道:“咱家信守承诺……但愿他也守承诺。”

    “请。”洪福不敢替陆州多说什么,反正人以来了,看他们自己如何处理。

    听天由命,富贵在天。

    李云召取出锦盒,跟着洪福步入祁王府。

    不多时,便来到了厅中。

    看到陆州泰然自若,不动如山,李云召不敢大意,恭恭敬敬来到跟前,双手捧锦盒道:“此物便是咱家昨日提起的无字天书。”

    陆州的目光落在了锦盒上。

    “你可知此物有何用处?”

    若是个破烂货,他们又怎么可能会保存到现在呢?

    李云召说道:“说来奇怪,太后原本一直有疾在身,常年心痛。偶然间用此物枕头,不到一月,疾病便消除了。想必此物并非是给人看的‘书’,而是类似蕴含力量的某种古玉。”

    “你倒是很会猜。”陆州也不戳穿,任由他怎么想。

    接过锦盒。

    陆州拂袖而过。

    锦盒盖子砰的一声翻开。

    【叮,获得天书开卷残篇一份。】

    果然是天书开卷的残篇。

    “还差一份?”陆州看到这份天书开卷的时候,眉头微皱。

    李云召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咱家绝无私藏之心。否则,咱家又岂会等到今日?这么多年过去,咱家有千万次机会。”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