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幅模样,倒是让陆州有些意外。

    的确是天生太监的长相和扮相。

    李云召并没有着急步入厅中,而是刻意停顿了下。

    一名四十岁左右长相的小太监跟了上来之后,李云召才迈入厅中。

    秦均连忙道:“这位便是本王提及的老先生……”

    李云召负手抬头,四目相对。

    常年深居宫中,哪怕消息灵通,却也从未见过魔天阁阁主本人,初次一见,便被陆州这无形的气场所压制。

    他知道,他遇到高人了。

    不仅仅是修为上的高手,亦是身居高位带来的那种气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李云召只在皇帝的身上感受过这种气势。

    “你,便是李云召?”陆州开口便是直呼其名。

    李云召在来之前,祁王秦均便打过招呼……也知道眼前之人是谁,所以也没有生气。

    “咱(za)家正是李云召。”

    陆州目视前方道:“昭月。”

    昭月从旁边走了出来,道:“徒儿在。”

    她知道师父的意思,转身看了看李云召,然后又道:“青阳山附近,找到徒儿的,的确就是此人。”

    李云召看到昭月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是你?”

    昭月没有理他,而是返回原来的位置,保持沉默。

    陆州漠然道:“说吧。”

    李云召露出笑容,拱手道:“咱家有些糊涂……咱家受祁王邀请,前来小聚。听闻老先生来自魔天阁,有心结识。老先生看上去,似乎并不乐意?”

    秦均连忙解释道:“晚辈不得已以此做借口……还望老先生恕罪。”

    陆州挥挥手,并不在意。

    只要李云召出现了就足够了。

    其他的缘由,一概不问。

    陆州开口道:“你应该很清楚,老夫所指。老夫的问题不会再重复第二遍。”

    厅中的气场和氛围变得有些讶异奇怪。

    李云召看了秦均一眼。

    说道:“咱家知道魔天阁,也知道魔天阁九个弟子的名头。老先生亲临神都,咱家没有想到……老先生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就是,咱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云召的声音很尖很细,听起来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陆州满意点头,说道:“昭月来自宫中?”

    “是。”

    “玄阴掌印的寒毒是你所留?”

    “是。”

    “原因?”

    李云召停了下来,没有像前面回答得那么干脆。

    这个问题似乎问到了要紧的地方……

    “老先生,原因,咱家不能说……也不会说……”李云召说道。

    陆州右手一抬。

    原本光线不太明亮的屋中,闪过一道华光!

    在他的掌心之中,像是出现了一道幽蓝色的旋涡似的!

    李云召双眼猛然一睁。

    向后退了三步。

    “老先生!”

    “阁主!”

    陆州单掌送出!

    那旋涡激射而出,来到了李云召面前。

    轰!

    天空降下一道紫雷,穿过房顶,与旋涡交汇。

    命中李云召!

    强大的力量,直接洞穿他的引以为傲的玄阴罡印!

    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落入院落中。

    上方,出现了一个缺口整齐的圆形。

    众人几乎没有看清楚陆州是怎么出手的,这大内绝顶高手,完全没有表现出高手的风范,就被一招击飞。

    仅仅一招!

    那名跟着来的小太监,瞪着眼睛,看了过去。

    李云召落地!

    嘴角流出鲜血,喘着大气,眼中尽是不信。

    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地面!

    整个大厅,以及院落,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动静太大了。

    祁王府的守卫,迅速赶来……

    “滚。”秦均喝了一声。

    众多守卫又立马调转方向离开了院落。

    魔天阁出手,谁人敢插手?

    李云召咳嗽了两声,勉强站了起来。

    他的表面上平静,内心中却已是惊涛骇浪。

    神都,高手如云。

    但李云召自认没人能一招击败他。

    “咱家受教了。”李云召拱手。

    挨揍,还得心服口服。

    秦均回想起昨日的问题,现在看来,似乎太过愚蠢。

    太后身边的红人,竟连一招都挡不住!

    陆州面色平静,这一张雷罡卡,算是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说。”

    陆州面色淡然。

    李云召无奈摇头,说道:“听闻魔天阁阁主,手段惊人,一直想要找个机会能与阁主切磋。哪怕是败了,咱家也心服口服。这一招雷罡,咱家输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云昭公主临盆之时,天降红月,此为不祥之兆,咱家奉命,除掉灾星。”

    这一句话信息量极大。

    昭月浑身一抖,脸色煞白,问道:“云昭公主是我生母?”

    “没错。”

    一石激起千层浪。

    秦均,洪福管家,小太监,以及小鸢儿,惊讶不已。

    李云召理了理衣衫,跪了下去,道:“您虽没有名分,没有册封。但于情于理,咱家应该行礼!咱家……叩首!“

    这一叩首。

    基本坐实了昭月的身份。

    要知道,这叩拜之人,乃是当朝太后身边的红人,李云召。

    李云召没有等昭月的回应,便已经站了起来。

    “云昭公主向来命苦,咱家不忍心她这点血脉就此断绝,故而没有下狠手,只留了玄阴掌印。”李云召说道。

    陆州缓缓起身。

    众人的目光都被陆州吸引了过去。

    陆州负手迈步,来到大厅前,说道:“绯红之月?是何人指使你下的手?”

    “这……”

    李云召再次陷入犹豫。

    “不肯说?”陆州说道。

    “老先生何必咄咄逼人?”

    “昭月乃是老夫的徒儿……老夫为徒儿讨回公道,难道不该?”陆州说道。

    昭月心中一动。

    “……”

    “不是咱家不愿意说,而是想要谋害云昭公主的妃嫔,已经去世。咱家只想息事宁人。”李云召说道。

    “老夫以理服人。道理已经讲清……可惜,你听不进去。”陆州抚须向前。

    李云召眉头一皱。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那一招雷罡,让他心有余悸。

    “咱家刚才一时大意,不小心被雷罡击中……咱家能够在宫中深居多年,又岂会没有一点点手段?咱家知道魔天阁的实力……咱家迫于无奈,只能反抗。”

    他的身上燃起雄浑的元气,冒起的罡气,自动凝结成罡!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