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发话,昭月自然不再说什么。

    昭月对于神都之行并不怎么感兴趣,寒毒刚退,她更多的兴趣是在修行上,反倒是小鸢儿,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玩耍一番。

    大炎最繁华的地方这一,神都。

    小鸢儿早就想要进神都游玩……只可惜,师父一直没带她来。

    如今有这个机会,她自然是最高兴的。

    低调行事,三人没有乘坐飞辇,况且穿云飞辇已坏,需要慢慢修复。

    入了城。

    繁华的建筑,整齐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群。远远超出了三人的想象。

    陆州亦是有些意外。

    不过……陆州对这些并没有留恋之心。

    “走。”

    略带命令的意味。

    小鸢儿只得收拾躁动的小心脏,无奈地跟在师父左右。

    昭月倒是老老实实,规规矩矩跟着。

    “师父,我们去哪儿啊?”小鸢儿问道。

    “祁王府。”

    “祁王府?”小鸢儿一脸疑惑。

    昭月来到小鸢儿身边低声道:“师父以前认识的人。”

    “嗯?师父这样还能有朋友?”

    “嘘——”昭月一个激灵。

    昭月哭笑不得,还是离你远点吧,我可不是你……没你那么受师父宠爱。

    这话要是放在以前,少不了一顿严惩。

    两人偷偷看了师父一眼,发现他老人家没有生气,松了一口气。

    陆州一边走,一边抚须道:“鸢儿。”

    噗通!

    小鸢儿突然跪了下去,两只小手捂着耳朵,说道:“师父……徒儿错了!徒儿再也不敢了。”

    街道上的行人围观了过来。

    怎么突然有人下跪?

    莫名其妙。

    陆州转过身来,露出狐疑的表情。

    这丫头,怎么跪下了?

    “起来。”陆州淡淡道。

    “我说老人家……你这态度不对,这孙女多乖,多可爱啊,怎么能这么冷漠呢?”

    “就是……这丫头一跪下来就认错,想起我那不成器的,真是没法比。”

    “丫头,快起来。你爷爷年纪大了,也有点糊涂。”

    陆州:“……”

    这帮路人还真是会脑补。

    叽叽歪歪说个不停。

    小鸢儿突然气哼哼起身,一脚踩在地上。

    轰!

    地面皲裂。

    周围的人连忙后退!

    吓得目瞪口呆。

    乖乖,这反差有点吓人啊!

    好凶!

    “再说我爷爷,揍你们!”小鸢儿气呼呼道。

    人群立马散开。

    好心当成驴肝肺,干嘛要多管闲事。

    一哄而散。

    陆州抚须点头……表现还算不错,放在以前,张嘴闭嘴,就是要杀人全家。这次只说了揍,说明大有改进。

    “跟上。”陆州说道。

    “哦。”

    小鸢儿和昭月同时松了一口气。

    两人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

    小鸢儿指着几名带着刀的低阶修行者道:“师父,幽冥教的人。”

    陆州循着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小鸢儿说道:“幽冥教是大炎第一魔教,很多势力避之不及,居然敢在这里明目张胆招兵买马,皇室不管?”

    “无需理会。”

    陆州摇摇头,朝着城中继续前进。

    昭月说道:“幽冥教的确是魔教,但对于皇室而言,幽冥教和十大名门正道没什么区别。互不干涉罢了。幽冥教招人,和正道修行宗门招收弟子没区别。皇室自然不会过问……况且,以大……大叛徒的手段,自然会打理一番。”

    “哦。”

    小鸢儿糊涂地点头。

    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至少到目前为止,幽冥教明面上没有动过皇室的奶酪。

    一直在暗中吞并魔教实力,这属于修行界纷争。

    离开了闹区,便进入了居住区。

    也变得安静了许多。

    循着模糊的记忆,三人来到了祁王府附近。

    这么些年过去,几乎没怎么变化。

    “师父,我去敲门。”

    毕竟是大户人家,光台阶便有不少级。

    还未敲门……那大门吱呀——一声,缓缓两开。

    数名家仆,朝着祁王府外走去,最后一名上了年纪的管家停下问道:

    “你是谁?”

    小鸢儿回头看向师父。

    “秦均何在?”陆州淡淡道。

    那名管家心中正有些恼怒,寻思着何人这么大胆,敢直呼老爷的名讳……便看了过去。

    这管家可不是一般的管家。

    他在祁王府待了二十个年头,深得祁王府上下的欢心。做事周到,细心入微,能记得住和祁王府来往贵客的信息,爱好,以及长相。

    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

    管家眯着眼睛打量着陆州。

    嗯?

    管家双眼猛然睁大!

    似乎有了点印象。

    他不敢大意,连忙哈着腰,迎了上去,道:“敢问老先生是否来自金庭山?”

    这情商!

    这脑袋!

    不是问名字,也不是问魔天阁,而是问你来自哪里。既不会在名字上有所冒犯,也不会说出魔头等字眼得罪人。

    陆州抚须点头:“你认得老夫?”

    得到肯定的答复,那老管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噗通!

    跪了下去,磕头道:“小人,拜见老,老先生。”

    一如既往慎用各种可能出现意外的称谓。

    这场景让昭月和小鸢儿亦是感到惊讶和疑惑。

    师父他老人家恶名在外,哪怕很多和魔天阁没有瓜葛的人,听到了他的名声,唯恐避之不及。这老管家倒好,居然跪下来了。看这样子,似乎还有点特殊的关联。

    昭月说道:“回答问题。”

    小鸢儿点头,跟着道:“回答问题。”

    都说宫墙之内的规矩繁多,一点都不假,这还没去皇城呢,就动不动下跪。

    老管家说道:“小人……曾在老爷的书房中,看到过……老,老先生的画像!”

    “老夫的画像?”陆州开始回忆。

    回忆起当年初见祁王秦均的场景。

    印象中并未留下什么画像,猜想应该是自己离开后,秦均拖画师留下的。

    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今后逆转卡多了,变得更年轻,他们便更认不出来。

    “老先生,里面请!”

    老管家极其会做人,知道这般人物的地位,连通报都省去,连忙起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陆州满意点头,迈步进入祁王府中。

    客厅中。

    老管家大着胆子,令人将府上最好的茶叶,沏茶,以礼相待。

    陆州并不在意这些,而是问道:“秦均何在?”

    老管家恭恭敬敬站立一旁说道:“回老先生的话,老爷去了皇城,兴许半日便可归来。老先生只管安心住下。”

    话音刚落。

    外面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

    “老洪……听说有贵客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