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公公哆嗦了下,看着地面上的碎渣:“假的?”

    张公公的修为虽不如黑皇穆尔帖,但也算是有些眼力……那棕色的冥王戒,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

    他连忙弯腰处理那些碎渣,仔细看了下,上面的阵纹简陋了些。也蕴含能量,品质上看,应该是件不错的宝物。

    他偷偷回过头,看了眼陛下无名指上的戒指……心中会意——

    “陛下,他们魔天阁太欺负人了!居然用假戒指骗取蓝水晶。”

    穆尔帖回头看了他一眼道:

    “你这狗奴才,人在的时候不见你叫,人走了,叫得欢快?”

    张公公嘿嘿赔笑:“我这不是给陛下您出出气嘛。”

    穆尔帖叹息一声:

    “朕,也只能背地里逞一逞口舌之利。”

    他能做到这个位置,又岂是没有一点眼力劲。

    他的身上蕴含了一国之帝王该有的优缺点——足够狠辣,该无情时无情,雷厉风行,不优柔寡断,有大局之观,能负他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他能翻脸杀昔日的功臣陆千山,也能低头拉拢魔天阁。

    黑塔被集体降格,白塔蓝羲和据说也吃了败绩,黑耀联盟的盟主也当了缩头乌龟。

    这时候与魔天阁为敌,非常不明智。

    ……

    半空中。

    陆州回头看了一眼紧随其后的司无涯问道:“为师不记得教过你望气术。”

    司无涯笑道:

    “那是徒儿瞎编乱造的,为的就是唬住黑皇。”

    陆州、陆千山:“……”

    结果黑皇还真就上当了,不服不行。

    陆千山好奇地道:“这个可以胡编,但是那些草药编不了啊?”

    “巧了,我照古籍做过收敛气息的丹药。”司无涯说道。

    同门的气息基本就是靠他的丹药,才隐藏了太虚气息。

    陆千山朝着陆州道:“还望陆阁主不要见怪,我也是故意那么喊,目的就是想挑出蓝水晶。”

    “下不为例。”陆州淡淡道。

    陆千山停了下来,默道了一声,老祖宗保佑。

    ……

    回到陆府。

    陆夫人已经在客厅等候,见众人归来,陆夫人和老管家一同出来迎接。

    “老爷!您没事吧?”

    陆家的处境,他们都很清楚,生怕有一天陆千山去了宫里就再也回不来。

    陆千山笑道:“我没事,从今往后,陆家都不会有事了。”

    “可是……难保王庭以后不会对付我们啊!”陆夫人担忧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这里是天子脚下。

    司无涯笑着说道:

    “你们的担心多余了,黑皇当着家师的面承诺过不会再为难陆家,那就一定不会为难。不仅如此,他们还得想办法保护你们。”

    陆夫人和女眷们听得一头雾水。

    陆千山却笑道:“他说的对。快快快……都别愣着了,备最好的酒宴,我要亲自招待陆阁主。”

    陆州不是很喜欢热闹,摇头道:“不必了。”

    陆千山会意,令人清理了单独的别苑,现在人等不得入内,就连陆府的家眷也不得轻易踏足。

    ……

    傍晚,房间中。

    陆夫人拉着陆千山小心翼翼地道:“老爷,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今天听老江那么说,应该是哪个修行大宗门的年轻后生吧?”

    陆千山心情不错,说道:

    “的确来自修行大宗门。”

    “老爷,你看咱们家玉儿,也不小了……”陆夫人笑眯眯地道。

    这话刚说起来,陆千山眉头一皱,用极其严肃的语气说道:

    “我警告你,这种话,不要再提。”

    “好吧……”陆夫人只得认清现实。

    “修行者达到一定层次,已经不是用年龄和外貌来衡量。陆阁主看着年轻,实则大你数千年。”陆千山说道。

    陆夫人:“……”

    ……

    陆府,别苑中。

    司无涯躬身道:“师父,徒儿有个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没了太虚气息的蓝水晶,已经失去价值,师父为何收集它们?”司无涯说道。

    陆州说道:“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蓝水晶共有九份,而不是六份。九份蓝水晶,全部收集,可得太虚气息。”

    司无涯暗道了一声原来如此,又道:

    “师父若是需要太虚气息,徒儿愿意奉上。”

    他单膝下跪,认真地道。

    陆州的目光落在了司无涯的身上,说道:“你有什么想法,为师岂会不知道?事到如今,为师也没什么好瞒你。你们的太虚气息,本就是为师所赐。”

    此言一出,司无涯吃惊抬头。

    当司无涯得知魔天阁弟子们都有太虚气息的时候,他便确认同门都有太虚气息,也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他隐约猜到了和师父有关,但师父只字不提,也就只好作罢,今日师父亲口承认,岂能不惊?

    司无涯说道:

    “难道,我们身上的太虚气息,都来自蓝水晶?”

    陆州摇了摇头。

    司无涯:“……”

    “蓝水晶本是生长太虚种子的土壤,汲取了种子的少许气息罢了。还记得,你们加入魔天阁的时候,为师给你们服用的丹药吗?”陆州负手而立,说道。

    震撼再次爬上心头,司无涯有些难以置信地道:“太虚种子?”

    “没错。”

    陆州说道,“出了鸢儿和海螺以外,你们的天赋都很一般。老三和老八的天赋更是无法进入修行。为师不得不孤身前往未知之地,带回太虚种子。”

    “……”司无涯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修行界人人都在寻找,为之疯狂,追查的太虚种子,竟是当年师父给他们服用的“丹药”。

    “至于是怎么带出来的,你无需多问。魔天阁属你最聪明。太虚种子的秘密,切不可泄露。”陆州说道。

    “徒儿谨遵师命。”

    司无涯恭恭敬敬躬身,“徒儿虽做了收敛气息的丹药,但恐怕还是会引起他人的怀疑。单纯靠修行天赋不可能达到现在的程度。今后还得让师兄师妹们收敛隐藏修为才是。”

    “此事交给你,下去吧。”

    “是。”

    月色高悬,满天星斗。

    时间也不早了。

    司无涯转身离开了别苑,到了院口,停了下来,抬起头,欣赏着月色,回想起拜师的种种。往日所遭受的苦难,犹在眼前。他所遭受的最大痛苦,也是至今难忘的,便是吃那颗丹药。那颗丹药令他疼了足足一个月,每天生不如死,痛入骨髓。那时候他们还以为是师父故意要折磨他们。

    司无涯回身朝着庭院中,恭敬一拜,趁着月色,返回了房间。

    ……

    陆州则是盘膝而坐。

    将手中的巨鳌的命格之心放在面前……

    按照命格修行理论,接下来要嵌入第七命格的话,必定会生不如死。为了增强命格的承受能力,于是伟大的先贤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命关。

    如果不进行命关强化的话,命宫的承受能力会严重不足,导致在嵌入第七命格的时候极可能出现失败的可能,严重者反噬,命格损毁,修为下降。伟大的先贤们在强化时发现,这些命格的能力居然能融合,并且会产生新的能力。

    久而久之,命关成了必不可少的修行步骤。

    “要过命关,就得找到极致之地。”

    陆州盘算了下他当前的命格能力。

    极致之地无非就是,冷,热等,能产生极致抗压和锻炼的地方。

    “寒潭属冷,克制蒲夷的命格之心,冷的地方,得到的提升较小。”

    “热?”

    陆州想到了天轮山脉岩浆。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