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红衣指了指自己,疑惑道:“我?”

    她走出了千重禁制的区域。

    本能地左右看了看,目之所及之处,混乱不堪。

    其他六大山峰,黑烟弥漫……

    游红衣露出难看的脸色,忍着疼痛,朝着陆州拱手道:“老先生请问。”

    “你便是净明道当今大长老,游红衣?”

    “正是晚辈。”

    “刚才与你们交手的,是否为幽冥教教主于正海?”陆州问道。

    游红衣露出愤怒之色,说道:“就算他化成灰我也认得!我净明道数千修行者……如今这个下场,还请老先生主持公道!”

    “你请老夫主持公道?”陆州心中哭笑不得,表面上很是平静。

    “老先生能逼退幽冥教的魔头……净明道遭此大劫,其他名门正道,早晚也会被魔头剿灭,到那时,天下大乱,民不聊生。还请老先生帮帮我们!”

    说着,游红衣跪了下去,双手抬起,态度虔诚。

    其他人也跟着跪在地上,同时朝着陆州拱手。

    虽说剿灭净明道,不是陆州干的,但说到底,于正海是他的徒弟。净明道被灭的事,一旦传出去,修行界还是会把责任归到魔天阁的头上。

    难不成,要当众自杀,主持公道?

    陆州语气淡漠地道:“幽冥教要灭你净明道……那是你净明道咎由自取。游红衣……老夫问你,何为正,何为魔?”

    “莫弃修炼邪术是正?还是三十年前净明道与七星山庄为夺地盘不惜一战,波及了方圆百里数千名百姓是正?”

    他没必要继续说下去了,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说到底,不过是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罢了。

    与魔天阁相比,净明道行的是大恶。

    “这……”游红衣愣住。

    这个问题,若是在今天以前,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净明道乃至天下十大名门都是正道。幽冥教,魔天阁,魔刹宗,青龙会都是魔道……

    但是门主莫弃,却偷偷修炼了邪术,吞噬人类修行者的精血。

    这比魔道……邪恶百倍。

    这么说来。

    眼前的这位老先生,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

    游红衣思忖半天,反而觉得羞愧,说道:“受教了。”

    陆州抚须点头说道:

    “回到正题……除了于正海,你可还见到其他人?”

    游红衣点头道:“魔天阁第七位弟子,司无涯。此人阴险狡诈,善于心计。幽冥教能够这么掌控净明七峰,都是此人推波助澜!”

    这话一出。

    身后净明七子来了火气。

    “此人太过卑鄙,竟安插了一百多人眼线……如此心计,属实可恨!”

    一百多人!

    这……

    陆州也觉得有点夸张。

    别人安插眼线,一两个就已经了不得了,他居然安插了上百号人。

    反其道而行之,组团合作吗?

    游红衣说道:“净明道年年招收弟子,不过是被他钻了空子罢了,没什么好说的。”

    不管司无涯是如何做到的,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确有点难以置信。

    “司无涯人在何处?”陆州问道。

    “老先生跟魔天阁的人有仇?”游红衣奇怪道。

    想了一下,陆州回答道:“谈不上仇。”

    这话在游红衣听来,却是另外一番意思,谈不上仇,那就是关系也不咋地。

    “老先生若是能对付魔天阁,也算是一件幸事。”游红衣说道。

    陆州摇摇头。

    可能是这样的场景见的习惯了,有些麻木。

    游红衣似乎想到了什么,躬身问道:“敢问老先生何门何派?待我等度过此劫,一定登门拜谢!”

    “魔天阁。”陆州很坦诚地道。

    游红衣怔了一下。

    似乎有点没听清楚,确认道:“抱歉,老先生说的何处?”

    就在这时——

    穿云飞辇,林间,缓缓出现。

    大概是等得时间久了,实在失去了耐心,便从远处飞了过来。

    大玄天章造成的空旷场地似乎更适合穿云飞辇的悬浮和停放。

    众人被穿云飞辇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游红衣一眼认了出来,突然一个激灵,喝道:“退!退到牢里!”

    净明七子亦是浑身一个哆嗦,跟着起身一起往后退。

    然而……

    当他们刚退到第一个柱子后面的时候,恍然想起,千重禁制已经被破了。

    这个时候进去,岂不是被人一网打尽?

    “老先生,快!魔天阁的人来了!”

    “老先生!”

    他们将希望放在了立于狴犴之上的陆州身上。

    陆州看着他们害怕的模样,一点也不奇怪。

    就在这时——

    飞辇之上,小鸢儿踏空出现,梵天绫环绕全身。

    她这一身装扮,在满是碧绿的丛林里,显得格外显眼。

    “师父。”小鸢儿兴高采烈来到了陆州身边。

    师父?

    飞辇之上,最前方掌舵位置的端木生也拱手道:“师父,徒儿等得好生着急,那叛徒人呢?”

    游红衣一个趔趄。

    突然感觉到胸闷至极。

    逃?逃得掉吗?

    “游长老,怎么了?”

    “游长老中了于正海一掌,受了伤。”

    净明七子露出担忧之色。

    游红衣却急忙道:“逃,快逃……魔天阁的穿云飞辇!”

    “魔……魔天阁?”

    净明道七子抬起头看了看飞辇,看了看那飞出来的小丫头,再看看狴犴之上风轻云淡的老者。

    一切明了。

    二话不说,净明七子,立刻逃窜!

    “想走?晚了!”

    小鸢儿的梵天绫,飞了出去。

    展起空中红似火,千团火块绕全身。

    前方都好像燃烧了似的。

    游红衣原地未动,在看到这天阶武器大展神威的时候,露出了惊骇之色。

    她几乎可以确定,这小丫头,便是魔天阁第九位弟子。

    游红衣和净明七子,都是强弩之末,怎么可能逃得过小鸢儿的梵天绫?

    片刻的功夫。

    梵天绫便把那些逃跑的净明七子和弟子们如数绊倒!动弹不得。

    “都停手吧。”

    飞辇之上,传来苍老的声音。

    说话的,正是曾经的净明道第一高手潘离天。

    游红衣抬起头来,吃惊道:“潘长老?!”

    游红衣大喜过望。

    净明七子亦是从地上艰难爬起,看向飞辇上方的老人。

    “弟子拜见潘长老!”

    众人异口同声,哪里有闲工夫去思考潘离天为什么会出现在穿云飞辇上。

    净明道第一高手归来!有希望了!

    潘离天面无表情道:

    “老朽可不是什么潘长老,老朽乃魔天阁长老!”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