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离天不以为然,说道:“娘胎?敢这么说老朽的,小伙子,你是第一个。”

    “敢这么说本座的,你也是第一个。”

    潘离天闻言,哂然一笑,说道:“小伙子……别这么大火气。来,喝口酒,百年陈酿。”

    范修文摇摇头,看着魔天阁的方向说道:

    “屏障的力量正在削弱,收拢的元气却极其混乱。魔天阁内,怕是有人走火入魔。”

    潘离天喝了几口酒,伸了伸懒腰道:“老朽困了……希望醒来的时候,还能有酒喝。”

    打了两下哈欠,潘离天倒头便睡。

    “但愿如此。”

    范修文没有继续看下去,转身,返回。

    与此同时。

    密室之外,花无道,端木生,昭月和小鸢儿已经准备妥当。

    花无道开口:“动手吧。”

    花无道虽是七叶高手,但在进攻方面不如端木生。

    端木生脚下一踩,浑身爆发出浑厚的元气。

    看着密室的石门,几乎没有犹豫,轰了上去。

    轰!

    一声巨响,石门颤动,但没有破开。

    花无道微微惊讶,说道:“没想到这石门如此诡异,竟能扛得住你这一击。”

    端木生不觉得奇怪,毕竟这是师父常年闭关的地方,加上这里的构造以及细微的阵法布置,一般的修行者很难破开。

    一击不成,那就两次。

    “再来。”

    端木生拳头一握,罡气包裹,迈开弓步,一拳挥动。

    在出拳的那一刻,整条手臂仿佛都亮了似的……这一击蕴含巨大能量的重拳再次砸在了那面石门上。

    轰!

    罡气与石门碰撞,形成竖向的切面,散向四周!

    响声从密室中传出,穿过走廊,穿过魔天阁,传到大殿外,传到东南西北阁院落中,在传向整座金庭山。

    咔擦

    那道石门皲裂开来。

    端木生一脚便将裂开的石门踢开,第一个冲了进去。

    花无道,昭月,小鸢儿,紧随其后……

    四人进入密室当中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众人目瞪口呆。

    陆州悬浮在密室中间,浑身被星光一样的诡异能量包裹。

    双目紧闭,就像是陷入沉睡似的。

    似乎对外界的事情全然不知。

    在密室的上方,是一个正方形,烟囱似的通风口。

    金庭山屏障的能量,便是由这个通风口全部涌了进来。

    能量如同海水,汇聚在一起,进入陆州的身体内。

    花无道开口:“别着急靠近!”

    “师父这是……怎么了?”小鸢儿急切道。

    “走火入魔,元气混乱,阁主大概是想要利用屏障的力量,抵御体内混乱的元气。”花无道观察着上方不断涌进来的澎湃力量。

    “现在怎么办?”端木生说道。

    花无道观察完以后,说道:“我来打断屏障的能量,堵住通风口……你们接阁主出去。记住,罡不离体!”

    “好。”

    分配好各自该干的事,花无道脚下出现了一道八卦印。

    从八卦印当中,一个接着一个的篆书大字出现,围绕花无道旋转。

    乾、坤、生、死、水、火,六个金光闪闪的篆书大字贴身旋转,有无离合四字,挡在了外层,形成了两圈。

    花无道纵身一跃,直逼通风口。

    端木生,小鸢儿,昭月三人浑身爆发出最强的护体罡气。

    三双眼睛,盯着花无道……

    六合道印撞在了屏障能量上!

    轰!

    能量顿时爆裂开来,罡风肆虐,横向交错!

    屏障能量突然间戛然而止!

    “上!”

    端木生,昭月和小鸢儿,同时朝着陆州飞去。

    三人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冲破能量的隔绝。

    然而,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

    陆州突然睁开了眼睛,看到三名徒弟朝着自己飞来,本能喝道:

    “放肆!”

    以得灭尽智通故,能住三昧正定,而普现色身,譬如光影,普现一切,而于三昧,寂然不动,是谓法灭尽智神通。

    以陆州为中心,周围泛着淡蓝色海水一样的能量,瞬间成罡,宛若蓝莲盛开!

    像四周倒逼!

    三名徒弟瞪大眼睛,感受到了这可怕能量带来的威胁。

    本能打开了百劫洞冥法身!

    端木生百劫洞冥二叶!

    昭月……十方乾坤!

    小鸢儿,百劫洞冥,未开叶。

    这一声放肆并非是音功……虽然和安阳城慈府那一声“滚”字大神通不可同日而语,但也蕴藏着元气能量,传入四人的耳中。

    可怕的不是在这里。

    而是陆州身边瞬间凝结绽放的蓝莲!

    蓝莲一开,四周罡气倒逼的力量顷刻间增加数倍!

    上方花无道下沉!

    九个大字挡在了端木生,昭月和小鸢儿身前,形成了圆圈。

    同时,七叶金莲法身从天而降!

    轰!

    蓝莲彻底盛开!

    蓝莲花触碰九个篆书大字,九个大字几乎毫无抵抗之力被诡异的能量击溃,消散于空中。

    六合道印支离破碎。

    花无道后背朝上,倒飞而出,撞开石层!

    “花长老!”

    端木生,昭月惊呼出声。

    蓝莲的力量并未因为六合道印的阻挡而停止前进的脚步。

    反而以更快的速度扑向了三名徒弟。

    从陆州喝出这一声放肆,到花无道被击飞,不过是呼吸之间。

    哪里有他们反应的功夫。

    蓝莲花叶像潮水打在了三人的胸膛上。

    三座法身同时消散。

    端木生,昭月,小鸢儿同时倒飞。

    昭月修为最低,受到的冲击最大……十方乾坤法身,不堪一击,蓝莲力量让她气血翻涌!

    端木生直接撞出石室。

    小鸢儿几乎没事……身上的云裳羽衣绽放出色彩,像海水一样,将大部分的力量吸收。

    脚踩踏云靴,手握梵天绫,凌空翻转,向着花无道飞出去的方向逃离!

    魔天阁外。

    所有的女弟子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密室的方向。

    尽管离得很远,但依然能看到密室上方像一道蓝色光柱直逼天际的奇观!

    满是困意,慵懒的潘离天,竟然也被这一声“放肆”吸引了过去,目睹了这一场奇观。

    潘离天原本眯着的双眼,陡然睁大。

    “失败了?还是突破了?”

    手中的酒葫芦也因为这一惊,哆嗦了下,滑落在地,顺着倾斜的地面滚了下去,酒水流了出来。

    潘离天平复心情,摇头叹息:“跟老朽,有什么关系呢?“

    与此同时。

    四人倒飞出去的刹那。

    澎湃的蓝色力量,几乎将密室拆得七零八落,石墙崩塌,

    碎石穿空,罡气四散!

    花无道屏气凝神,踏空借力,强忍翻涌的气血,再次凝聚罡气。

    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围绕,挡住碎石。

    小鸢儿的梵天绫像是游龙似的,环绕周身。

    花无道的眼中充满不可置信……比其他三人都要难以接受。

    他苦心研究了二十年的防御道印,自问可挡大神通……甚至自信来到魔天阁,想要解开当年的症结。

    没想到一招雷罡便破了他的六合道印。

    那一次交手,花无道虽败,但心有不服,毕竟他没有使出全力,六合道印只用到了八个字外加八卦印。

    先贤大阵后,花无道得到顿悟,逆境中突破,八字变九字,六合道印亦是增强了数倍。

    这段时间,他也在找机会向阁主讨教几招。

    可是现在

    机会还没找到,就已经败了。

    败得如此彻底。

    败得毫无悬念。

    那九个篆书大字比豆腐还脆弱,被蓝色力量碾碎,碾碎了他的自信。

    “屏障的力量?”花无道不相信修行者本身可以产生这么强大的力量。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是金庭山屏障力量的灌入所致。

    眼下,没有时间去思考这其中的缘由。

    花无道与小鸢儿同时下坠。

    与此同时。

    陆州也清醒了过来。

    目光扫过周围……缓缓落地。

    陆州分明记得自己一直在参悟天书……

    获得天书开卷以后,他的参悟状态也和以前有所不同,可以说是更投入,更沉浸。

    密室,是他参悟天书的绝佳场所。

    可是,睁开眼的瞬间

    陆州看到了三名徒弟擅闯密室,打扰他的闭关,他如何不气?

    本能之下,触动了天书的非凡之力。

    陆州不知道自己参悟了多久……只是觉得,脑海里饱和的清明状态,消失了,甚至有点萎靡。

    “师,师父?”昭月瘫坐在地,惊愕地看着原地站立,安然无恙的陆州。

    端木生拨开碎石,爬了起来,亦是惊讶地看着师父。

    紧接着便是从天而落的花无道和小鸢儿……

    “师父。”

    “阁主。”

    小鸢儿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反倒是花无道有些蓬头垢面,脸色不太好看。

    陆州的脸色有些不悦,沉声道:“好大的胆子。”

    端木生,昭月和小鸢儿吓了一跳,连忙躬身,低下头,不敢说话。

    花无道连忙解释:“阁主息怒。”

    “师父息怒!金庭山屏障能量倒灌,阵眼已开……徒儿以为师父走火入魔,这才擅闯密室!还望师父恕罪!”昭月连忙俯身解释道。

    陆州抬起头。

    看了看上方的屏障。

    和之前相比,的确减弱了不少。

    陆州心中纳闷。

    他一直在好好参悟天书,怎么就会把屏障的能量汲取了进来呢?

    这波参悟属实有些可惜,不仅没能存储到非凡之力,还被人中途打断,甚至毁了密室。

    陆州的目光掠过众人……

    淡然道:“罢了,念尔等情有可原,本座不予追究。”

    “师父英明!”

    然而……

    陆州又平静地道:“半个月内,将密室修复。”

    端木生岂敢说个不字,连忙躬身:“徒儿遵命。”

    花无道见陆州像是一点事都没有的样子,觉得不可思议,便拱手道:“阁主,在修行上,可有不舒服之处?”

    “你在质疑本座?”

    “花无道不敢。”花无道躬身,继续道,“刚才情形的确危急,想必是阁主神威盖世,造成的走火入魔的假象。”

    陆州没必有在这方面上做过多的解释。

    毕竟,天书的事,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他的修为依然是神庭境塑道境界,单论修为的话,他连周纪峰都不如。

    就算一百个神庭境修行者,也不可能三名元神劫境修行者击败。

    只不过……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天书的非凡之力,除了音功以外,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一招击退四人,六合道印如同脆豆腐一样被碾压粉碎。

    “走火入魔?”

    陆州心中觉得好笑。

    老夫在这里参悟的好好的,怎么就走火入魔了?

    花无道也不好意思继续这个话题。

    当着阁主的面儿,说他走火入魔,搞不好要挨揍。

    “是我等判断失误。”

    由此说来,这些徒弟还算有些良心。

    “屏障情况如何?”陆州说道。

    “还未来得及查看。”

    陆州负手朝着外面走去。

    此时,在魔天阁外,驻足远观的女弟子,亦是惊慌失措,不知道该不该去看。

    她们也看到了那道奇观。

    屏障的力量减弱了一半以上。

    潘离天摇摇晃晃,从远处走来,往地上一倒,慵懒地道:“要么生,要么死……没什么大不了。”

    女弟子们回头看了一眼老乞丐。

    “魔天阁要出了事,就没有酒给你喝。”

    潘离天眼睛一睁,说道:“有道理,老朽希望,魔天阁平安无事。”

    他抬起头,看向魔天阁方向的阵眼。

    阵眼四周,平静如常,湛蓝的天空,也恢复成了往日的模样。

    之前的屏障就没能挡住他,现在的……就更不可能了。

    潘离天摇摇头,叹息道:“魔天阁的辉煌,将一去不复返喽。”

    女弟子们回头看了老乞丐一眼。

    只是觉得他一个普通人,能说出什么有见识的话,不跟他一般见识。

    就在众人担忧不已的时候

    陆州从魔天阁中负手而出。

    端木生,昭月,小鸢儿,花无道有些狼狈不堪地跟在后面,像是刚跟人在灰土里打了一架似的。

    “拜见阁主!”众女弟子欠身行礼。

    “收拾一下。”陆州挥袖。

    “是。”

    躺在高地的潘离天,看到走来的陆州之时,老脸一僵,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你,你,你没事?”

    陆州面色淡然,负手走来。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附近的屏障,说道:“你很希望本座有事?”

    “不希望……”潘离天抱着酒葫芦说道,“你要是出了事,老朽就没好酒喝了。”

    小鸢儿轻哼道:“就知道喝,喝喝,喝死你”

    潘离天自然不会跟一个小丫头计较,而是抬头看着陆州道:“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

    “这么大动静,老朽怕睡不安稳。”

    说着,潘离天平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阳光的温度。

    陆州转身,目光落在潘离天身上,道:“本座可以让你睡得更安稳。”

    阅址: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