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无涯缓声说道:“魔刹宗要与正一道勾结,岂能让他如愿。魔刹宗任不平的实力不明,普天之下,能降服此人的不多。大师兄一向低调,不会出山;二师兄行踪飘忽……至于其他高手,都指不上。”

    “二师兄喜欢挑战高手……要不让二师兄试试?”诸洪共小心翼翼地道。

    “我派去的人,多数跟不了三天,便被二师兄吓退。况且……二师兄因为范修文的事已经有些生气。”司无涯摇摇头道。

    “二师兄一向待人谦和,连他都会生气……那还是算了。”诸洪共哆嗦了下,摇了摇头。

    司无涯负手踱步。

    走到林中视野相对开阔的地方,抬头看了一眼青玉坛的方向。

    “师父他老人家出现在这里,始料未及……不过,计划基本完成。通知你的人,撤。”

    “好咧。”

    “另外……”

    司无涯再次一顿,露出笑容,“师父他老人家有意要放过你……”

    “我也感觉到了……刚才实在太吓人了!”诸洪共连连摇头,不敢在去想。

    “以师父的秉性,岂会轻易放你离开,我怀疑,师父身边是不是有什么高人相助。”司无涯想起前段时间,魔天阁收了一些人,或许这其中就有一些脑子好使的人呢。

    “哪有什么高人,就只有小师妹……凶巴巴的,就差点跳下来咬我。”诸洪共无奈道。

    司无涯白了他一眼,不在看他。

    跟这猪脑子,说不通话。

    “走。”

    司无涯右手微微抬起,两头泛着金光,中间泛着紫光的孔雀翎出现。从外表看来,孔雀翎是个由纯金铸成、闪闪发光的圆筒。

    轻轻甩动!

    咻!

    筒中的暗器朝着一颗大树激射而去。

    那些暗器绚烂无比,美丽得像是孔雀开屏一样。

    砰砰砰!

    暗器如数钉在了那颗巨大的树木之上。

    司无涯和诸洪共二人连看都没有看,一个闪身,消失在丛林里。

    那灿烂夺目的暗器,便是元气凝成的金色罡印,像是金黄的羽毛似的美丽。

    然而,就在你被这种惊人的生灵感动得目瞪神迷时,它已经夺走了一条性命。

    咔擦

    这颗参天巨树倒下之后,旁边……一名鬼祟的修行者,双眼瞪大地看着胸口上的暗器,眼中尽是恐惧。

    孔雀开屏,生命息止。

    这名鬼祟的修行者,仰天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

    陆州驾驭狴犴,来到了青玉坛的上方。

    俯瞰下去,青玉坛宽大的广场上,竟还有不少人。

    青玉坛虽然属于正一道的地盘,但始终只是正一道论剑修行之地。

    “师父,在那边。”

    狴犴在陆州的命令下,向下俯冲。

    青玉坛之上的修行者们,看到狴犴之时,皆是露出惊讶之色。

    “那是谁?”

    “小心,大家提防!”

    “好大的胆子,胆敢擅闯青玉坛。”

    数十名身着藏青色的修行者列成排,拔剑相迎。

    同时还有一些黑色长袍的修行者,有些疑惑地看向空中。

    陆州朗声道:“花无道何在?”

    “花无道?”

    青玉坛之上,修行者们面面相觑。

    “青玉坛乃是我正一道修行圣地,这位老友,不请自来,不妥吧?”

    小鸢儿没能忍住,哈哈笑了起来。

    陆州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小鸢儿立马停止大笑,变得乖巧严肃。

    小鸢儿指着对面的修行者道:“我想来就来,还用得着你们请?无聊!”

    陆州没有立刻降下去。

    毕竟这是正一道的地盘,若是知道他是大魔头,那么四面八方的危险就可能全部扑过来。

    道具卡能不浪费就不浪费……

    修行之路漫漫,以后的路长着呢,万一把道具卡的价格全都用得很高,修为却没提上来,那就真的完了。

    就在陆州思忖之时。

    段行御空而来。

    落在了青玉坛之上,朝着大家拱手道:“诸位,这位便是我向大家提起的佛门大师。汝南圣坛上,一招击杀空玄那秃……和尚的大师!”

    话说了一半,强行圆了回去,骂秃驴都骂习惯了,当大师的面儿还真不能这么骂。

    “大师?”众人一惊。

    正一道的弟子,扭扭捏捏,一脸惊愕。

    魔刹宗的弟子反倒是纷纷拱手。

    “见过大师!”

    陆州驾驭狴犴,朝着青玉坛之上缓缓降落。

    狴犴也很老实,没有离开,老老实实,蹲坐在一旁,时不时露出獠牙。

    看得正一道弟子直咽口水,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羡慕。

    “在下张楚,正一道五长老,见过大师。”张楚走了出来。

    他这一带头,其他弟子也跟着拱手见礼。

    陆州只是抚须点头,淡淡道:“张远山何在?”

    正一道五长老张楚躬身说道:“青玉坛有贵客到访……突遇魔天阁邪王闹事,便和贵客一同先行离开了。大师可否在青玉坛住下,待掌门归来!”

    段行也跟着道:“哎,都怪此人闹事……真是可惜,大师刚才要是将那邪王抓住,今日之事也算有个了解,可惜啊可惜。”

    陆州也觉得可惜,要不是老八和老七坏事。

    说不定就能撞见张远山,花无道。

    更可惜的是,那张牢笼束缚没触发。

    不过……青玉坛始终是正一道的地盘,在青玉坛四周布下的也有大阵,对付张远山的话,必须得舍得下血本买卡。

    为了对付一人,浪费道具卡的次数,不太划算。

    还是谨慎一些的好,万一玩脱了,老命不保,更别谈去调查鱼龙村真相了。

    陆州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们在这耗。

    他随意扫了一眼青玉坛广场上站着的弟子,一小部分淬体境,大部分刚进入通玄境修行者,少量凝识境,个别梵海境,只有一两个带头的是神庭境。

    在他们身上浪费道具卡,实在有些浪费。

    陆州抚须问道:“花无道已回云宗?”

    “花长老这些年一直在云宗闭关,好不容易出关……应该不会那么快回云宗。”有人说道。

    段行拱手道:“花无道于二十年前败给魔天阁姬天道,此事成了他的心魔,若是不除去心魔,恐怕一生再难进步。所以……花无道极有可能反其道而行之,直面心魔,去了魔天阁。”

    众人露出惊讶之色。

    一些知道此事的弟子议论了起来:

    “二十年修为未曾寸进,花长老,这么做,等于是自找苦吃。”

    “人各有志,二十年了,或许花长老有什么其他手段也未可知。”

    “我看悬……前段时间,神都暗部四大黑骑,前往魔天阁,至今未回。以老魔头的手段,怕是凶多吉少。”

    “四大黑骑?就是长老说过的三百年前黑榜第一的范修文?”

    越是议论,越觉得不对劲。

    连曾经黑榜第一的范修文去了魔天阁,尚且生死未卜,二十年原地踏步的花无道又怎么会是对手呢?

    “安静!”五长老呵斥了一句,“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讨论几句就怕成这样,要是老魔头真站在你面前,你岂不是要吓破胆?”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