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州本来就对净明道和正一道这帮人印象不好。

    况且昭月被谁抓到此处,还没搞清楚,没跟他们算账已经是天大的恩赐,还敢求公道?

    空远若是追究,也算正好给他们一个教训。

    小鸢儿已经将昭月带到了身边。

    “这如何是好!大师……万万使不得啊!”

    “昭月是魔天阁老魔头坐下第五弟子,作恶多端,若是得不到惩治,恐为祸天下!”

    “还望大师三思!”

    一会儿求主持公道。

    一会儿求三思。

    也不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都说这名门道貌岸然,真是一点不假。

    陆州淡淡道:“老夫要带走她,尔等有意见?”

    “这……”

    众修行者脸色难看。

    “走。”

    刚转过身。

    魔刹宗三首座来到了跟前。

    陆州并不意外,在场的修行者,也就段行一人算是有点本事了。其他人根本不用在意。段行要阻拦他,在情理之中!

    也罢,解决了段行,也等于对这帮正道修行者再行震慑。

    然而让陆州想不到的是

    段行却微微躬身,笑道:“昭月这女魔头由大师带走最合适不过……我魔刹宗全部同意!”

    这话一出。

    净明道和正一道的修行者面面相觑。

    虽说正魔不两立,但今日的盛典,就是为了拿昭月做纽带做联姻缓和双方的矛盾,你魔刹宗二首座也是死在魔天阁老魔头之手,如今为何要放过昭月?

    “段行,难道你忘了左心禅是怎么死的了?”

    段行笑道:“二首座上山挑战魔天阁,那是技不如人,死便死了。”

    “你能代表整个魔刹宗?”

    段行目光一扫。

    寒光逼人。

    呼!

    段行身形一闪,抬手便是一掌,那净明道的修行者倒飞了出去。

    仰天喷血,撞在了门廊上!

    死了!

    众人一惊,后退一步。

    “正魔不两立……段某不是空玄那秃驴,想说大道理,回去跟你娘好好絮叨!段某听着腻烦……”

    “……”

    圣坛广场安静了下来。

    谁还敢有意见?

    他们敢跟得道高僧讨论大道理,但完全不敢和魔道中人说道理。

    讲什么理,完全不需要讲理!

    也难怪这大炎天下会有魔道的存在,现在看来,还不是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恶心的?

    段行这一训斥,圣坛广场鸦雀无声。

    没人敢提出反对意见了。

    段行来到陆州身前,再次躬身拱手道:“大师慈悲为怀,愿意教化这女魔头,这是天下之福。”

    陆州抚须轻轻点头。

    这人很会来事,比净明道和正一道识趣多了。

    但陆州并没有放松警惕。

    如有必要,陆州不介意在浪费一张道具卡。

    “既然大师要带走女魔头,那二首座左心禅的仇,便从大师这里化解了。”

    陆州淡然点头说道:“你道隐修得不错。”

    说完这话,段行一惊,连忙低下了头!

    陆州轻轻挥手。

    从圣坛之外,狴犴狂奔而来。

    带着虎啸之声,獠牙露出。

    四周原本有大空寺的僧人守着,狴犴毫不在意,完全忽视僧人冲击过来。

    砰砰!

    两名梵海八脉齐开的僧人被撞飞了出去。

    众人又是一惊。

    这坐骑……

    好生暴躁!

    如此修为的得道高僧,居然有这样暴躁的坐骑。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陆州跳上狴犴,小鸢儿轻松提着昭月跃上了狴犴的背部。

    狴犴嘶吼一声,四蹄一蹬,御空飞出了圣坛。

    传说级坐骑一旦飞出圣坛的区域,想要追上去,必须要有大神通术。

    但大神通术消耗极大,若非修为高深,也用不了几次。

    众人羡慕地看着狴犴像风一样飞出了圣坛广场。

    圣坛广场上的压力骤然消失。

    正一道和净明道纷纷摇头叹息,却又无可奈何。

    “这帮秃驴,决不能放过他们!”

    “将他们关起来!”

    魔刹宗三首座段行却冷冷道:“关起来,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你的意思是?”

    “当然是斩草除根,了结后患。”

    净明道和正一道的修行者有些吃惊地看着段行。

    他们自诩正道,不屑做这种事。

    但魔刹宗不在意……也不知为何,正道修行者竟集体默认,不在说话了!

    魔刹宗在梵音入梦折磨之下的怒火,注定要发泄在这帮僧人身上……

    陆州驾驭着狴犴掠过圣坛建筑群的时候。

    在圣坛广场之外的一处建筑物后。

    江爱剑走了出来……他的心情无比复杂,表情无比丰富……

    看着渐行渐远的狴犴,喃喃道:“这不合常理啊……他的修为分明就是凝识中期!怎么会是佛门大师?!”

    江爱剑摸着下巴,又开始了无比的纠结。

    “还要不要追?”

    “我会不会被一巴掌拍成灰?”

    “好歹是佛门高僧,应该不会轻易开杀戒吧?”

    “嗯,老先生好人,问题不大。”

    抬起头。

    哪里还能看到狴犴的影子。

    连往哪飞都不知道。

    江爱剑一脸懵逼,原地转一圈,我是谁,我特么在哪,我要干什么来着?。

    陆州没有往金庭山的方向飞。

    而是朝着汝南城飞了过去。

    虽然顺利找到了昭月,但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查清楚。

    抵达如南城之时,陆州便收起了狴犴。

    毕竟狴犴这东西太过招摇……

    陆州和小鸢儿,带着昭月返回客栈。一进入客栈中,那掌柜的比见了亲爹亲妈还要激动,冲到陆州跟前跪下磕起头来。

    “大人,您总算回来了!您要是不回来……小人这脑袋可就保不住了啊!”

    陆州狐疑道:“此话怎讲?”

    “那名官爷说了,您是宫中的人……小人之前冲撞了您,那可是大罪啊!”

    “无妨。”

    陆州挥挥手,示意小鸢儿带着昭月回房间。

    他没必要跟一个客栈老板计较。

    刚走上楼梯几步,陆州回头,淡淡道:“可有查到凶手?”

    掌柜摇摇头,道:“官爷哪能把这种重要的事告诉小人……小人是真不知道。”

    陆州点头。

    一边抚须,一边上楼。

    经过圣坛之事,可以排除江爱剑……剑痴陈文杰和净明道高手纠缠,也应该不会是他。那么就剩下两人了,二徒弟剑魔虞上戎,罗宗罗长卿。

    罗宗罗长卿远在大炎南部,就算要过来也要提前很久,可能性不大。

    陆州停下脚步看向卓平被杀的角落。

    昨天……二徒弟剑魔虞上戎,离自己只有几十米的距离?

    “师父。”小鸢儿的声音传来。

    “何事?”

    “师姐醒了……”

    陆州点头,面色严肃地上了楼:“孽徒,真是为师的好徒儿!”

    ps:今天心情不太美丽,所以加更!顺便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