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心再次后退。

    心中的恐惧感渐渐浮现,充斥。

    多少年来,她已经失去了恐惧的感觉,但今日那种曾经的恐惧和畏惧出现了。以至于她想好的计划都忘得一干二净。

    梵海境以下,陆州看都不看。

    那些苦苦支撑着的神庭境强者,战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连十大元神劫境的高手,见了他都得四处逃窜,又何况这帮神庭境的后辈?

    陆州的目光始终放在叶天心的身上。

    而他却微微抬起手……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将王富贵抓了过来,就像是隔空驭物似的。

    “啊。”

    王富贵整个人不受控制,脖子被陆州苍老的大手卡住。

    “皇家令牌,天下皆知,慕容海又怎会不知,你不该从中作梗。”陆州单手卡住王富贵的脖子。

    这人的确是叶天心联络,留在慈府的刺客。第一次见到陆州和小鸢儿的时候,他不确定这两人是不是金庭山魔头和祖师爷。但拿到令牌的时候,他确认了一切,便按照叶天心的计划确保顺利进行,他也想过在深夜里刺杀陆州,但他总觉得这个老头不是金庭山的魔头,心中也有忌惮,更怕破坏了叶天心的计划,便没有下手。

    王富贵双脚离地。

    渐渐呼吸凝滞,面红耳赤。

    “你……你……你不能,杀……我……”

    每一个神庭境强者,或多或少都会有那么些势力撑腰。

    但是……重要吗?

    或者说,这天底下有什么势力能让大魔头害怕吗?

    没有!!

    咔擦。

    陆州神情漠然,五指并拢。

    那所谓的神庭境强者,头一歪,眼珠子翻白,脖子已断。

    【叮,击杀一名神庭境恶徒,获得200功德点!】

    奖励比较丰厚。

    这一杀,叶天心不由加快了脚步。

    赤红色的飞辇,从上空飘落。

    叶天心平复内心的震撼,甩袖道:“他撑不了多久!都别怕……”

    她自己却轻轻一跃,跃上了飞辇。

    飞辇掉头便跑。

    陆州左右环视,大约有十五名神庭境强者。

    剩下一百多号人都是梵海境。

    “潘重,本座给你一个机会。”

    “啊……”潘重吓得魂不附体,颤颤巍巍,“前辈……前辈,我受他人指使,绝不是有意要与前辈为敌!求前辈饶命!”

    潘重知道,在这样的超级高手面前,一旦被盯着,想要逃几乎不可能。

    求饶方可有一线生机。

    哪怕他知道,这万恶不赦的魔头杀人不眨眼!

    “梵海境修行者,一个不留。本座便赐你六阳功!”陆州淡淡道,“生,或者死……自己选。”

    陆州缓缓抬手。

    在正上方,点点星辰之光沐浴着的白泽从天而降。

    传说级坐骑!

    潘重心生惊骇。

    传闻,金庭山老魔头祖师爷,纵横天下近千年之久,手握无数宝贝,功法和武器。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鸢儿,带上你父亲,青阳山等为师归来。”

    “徒儿遵命。”

    小鸢儿将慈老爷带上白泽,白泽一声鸣叫,踏着祥云,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在云端。

    潘重顿时有了决断。

    当即跪在地上,拱手道:“愿为前辈驱使!”

    【叮,获得一名部下,奖励功德值100点。】

    【潘重,神庭境,忠诚度5%,功法:三阴式。】。

    “很好。”

    陆州脚下猛踏,整个人直逼天际。

    浑身的气势,排山倒海般出现。

    剩下的神庭境强者,纷纷惊慌失措地望着天际。

    “叶天心已经跑了!快跑!”

    “撤!”

    “叶天心害人不浅!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前后加起来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这才看到那赤红色的飞辇,已经跑很远了。

    神庭境强者祭出了一一座座法身。

    用以抵抗陆州所带来的压力。

    可惜的是,神庭境的修为所能祭出的最高法身,不过是十方乾坤,连开洞冥开叶都没有机会。

    又如何抵抗陆州强大的元气爆发?

    “法身,百劫洞冥!”

    一座高十丈,宽两丈的巍峨虚影法身出现!

    方圆十里范围,飞禽走兽感受到这强大的威压,四处逃窜。

    陆州以指为剑。

    道道剑光出现。

    “好强!”潘重完全被陆州所展现的绝对实力折服。

    既有机会,那为何不把握?

    老魔头……不,前辈修为如此之高,何须骗我?

    潘重顿生强烈的信心,回想过去的种种不由凄然狂笑了起来,世人皆笑我入魔,那我便入魔。

    哈哈哈哈……

    一声狂笑,潘重眼神陡然凌厉了起来,三阴式爆发出元气:“都给我死!”

    他本就是神庭境,对付那些已经被陆州罡气击落的梵海境和老鹰捉小鸡有何区别?

    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那些梵海境修行者瞪大眼睛,恐惧深入骨髓。

    他们不明白,前一刻还挡在老魔头前方的神庭境强者,如今竟然对他们下手。

    血肉横飞,断臂残肢!

    浓烈的血腥味,刺激着潘重的神经。

    杀!。

    低空不断后飞的神庭境强者,哪里还有工夫照看下面的同伴,他们都只有一个念头活下来!

    “天一诀太一剑法,天眷有缺?”有眼尖的修行者认出了陆州这一招。

    这一幕和当初围攻金庭山的那一幕,何其相似。

    “散开!”

    “散开!!!”

    呐喊声传遍周围。

    陆州挥动剑招的同时,那些剑光却突然变成了墨色。

    黑云滚滚,顿生压城之势。

    “剑魔宿命。”

    这是归元剑诀,金庭山魔头虞上戎的成名大招。

    可惜……

    他们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速度太快了,那些黑色的剑招,就像是大雨一样,激射而来。

    就算是元神劫境的修行高手,也难以在这招之下生还。

    没有惨叫声,没有反抗之力,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那些黑色剑雨,如同箭矢,贯穿了他们的胸膛。

    陆州很好地诠释了那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将变得苍白无力。

    【叮,击杀15名神庭境目标,获得3000功德点。】。

    陆州面色平静。

    无需再去确认他们的生死,也没有意义。

    陆州目视前方,身形闪烁,连带巨大的法身消失了。

    大神通术,千里追……

    叶天心眉头紧蹙,调动元气全力催促飞辇。

    飞辇在全力飞行的情况下,除大神通术,基本很难有人能追上。

    但叶天心不是普通的修行者,她是衍月宫的宫主,一方势力的领袖!

    她能有今天,又怎么可能没有留后路。

    “这老东西……为什么比巅峰时期还要强?”

    百思不得其解。

    狂风划过耳畔,俏脸被风浪吹得泛红,她散掉的罡气护罩,为的就是能够催促飞辇全力飞行。

    担心之下,她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空旷的湛蓝天空,空无一人。

    “看来这老东西刚才施展了百劫洞冥法身。”叶天心的嘴角勾出一抹微笑,“来日方长……”

    赤红色飞辇往下俯冲。

    她刚要俯冲下去。

    嗡!

    耳边传来音波的嗡鸣。

    这是巨大能量出现之时产生的共振声。

    “谁?”

    叶天心回身一转,飞辇消失,道道海水一样的能量包裹全身。

    陆州的百劫洞冥法身,就在她的身前,高十丈,宽两丈,坐下八叶……不,是九叶,第九叶已经绽放!

    “孽徒。”陆州掐动法诀。

    “师……师父?”叶天心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在法身的威压之下,陆州掐动的手印,形成了明亮的牢笼,朝着叶天心盖了过去。

    “魔陀手印?”

    叶天心感觉到一股深深的绝望。

    这老东西,到底保留了多少实力?

    比她见过的任何强者都要强!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最强招。

    “多情环!”叶天心不服输的劲迸发了出来。

    像是月亮一样泛着星芒的武器顿时绽放。

    陆州淡淡道:

    “本座能赐你武器,便能收回!”

    那魔陀手印忽然调转方向,形成了回收之势,目标居然不是叶天心!

    就像是算好了似的!

    “收!”

    “不!!!”叶天心嘶吼了起来。

    真没想断章啊,晕啊……这是一波高潮,为了避免断章这一章快3k字了。陆州:本座也很无奈,三千字,压根描述不出本座的气势。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