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杰点了下头,看了一眼躺在地面上的魏俊梓说道:“老夫?差不多就得了。天武院院长的话,你也听到了,剩下的还需要我们动手?”

    陆州看向前方的战斗。

    峡谷中近乎三分之一的丛林都被夷为平地。

    这巨大的峡谷地带,也经不住众多九叶的折腾。

    天武院简庭中和莫不言虽有荒级武器,但由于人数问题,昆仑正宗和冲虚观加起来十多名高手,围殴二人,使得局面僵持不下。

    “清理一下。”

    红辇中,余尘殊留下这句话,便驾驭红辇朝着峡谷深处飞去……几个呼吸的时间,离开了千米的距离,抵达峡谷最深处,也是峡谷最大的地方,再往前,便是峡谷深处的峡谷裂缝。

    地势和视野开阔了起来。

    “愿为余院长驱使!”赤日门修行者躬身相送。

    陆州始终原地未动,看着远方的战斗。

    赤日门三名高手相互看了一眼。

    见陆州不为所动,孙杰说道:“得罪了。”

    双臂一挥。

    左右两边九叶高手,闪身来到陆州面前,试图擒住他的肩膀。

    陆州回身爆发罡气。

    砰!

    两人仰面倒飞。

    在更高修为的修行者面前,他们的速度就像是被放慢了似的,在二人面色惊骇,仰面倒飞的同时,陆州闪身来到二人中间,左右手同时出掌,砰砰,两人吐出鲜血!掌心的业火加上他十叶的修为,不需要用非凡之力,也足以震碎他们,护体罡气。

    那两名九叶几乎没有反应过来,后飞掠过孙杰的两侧,撞击在石壁上,受到巨力撞击,石壁龟裂,跌落在地……

    赤日门孙杰嘴巴微张,口干舌燥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中年男子”。

    不偏不倚,陆州站在他的面前,眼神平静……

    孙杰咽了咽口水,感觉到心脏在剧烈地跳动,无法承受压抑的空气,趔趄后退,瘫坐在地。

    同样被这一手惊得说不出话的,还有魏俊梓。

    “……”

    孙杰的身子颤抖,说道:“前,前辈……误,误会!”

    陆州负手而立,目光扫过身边四人,再次抬头看向天空,说道:“即便是余尘殊本人,见到本座也得敬畏三分。”

    本座?

    一会儿本座一会儿老夫的,这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孙杰、魏俊梓:“……”

    不管是不是吹牛,他们知道,这位“中年男子”拥有掌握他们生死的手段。

    中了陆州的雷霆一掌的二人,靠着石壁,忍受着业火的灼烧,生命在不断流失……

    孙杰更是一动不动,提防地看着陆州,脊背尽是冷汗。

    ……

    天轮山脉的峡谷上方。

    简庭中和莫不言的战斗将三方势力的注意力吸引。

    在荒级武器的缠斗下,天武院已经杀了四名九叶。

    轰,轰,轰……峡谷深处的撞击声还在不断持续……好像是在挣脱某种限制似的。

    突然,冲虚观的巨辇中冲出一人——

    “天武院欺人太甚!”

    砰!

    与此同时,昆仑正宗的巨辇中也闪电般出一人,赫然是一位妇人。

    那妇人绝代风华,身姿妖娆,一身彩衣,在空中划过,宛若一道彩虹。

    “十叶动手了!”

    天轮山脉四面八方的修行者们,开始后退。

    十叶出手,破坏力则呈数倍增加。

    简庭中和莫不言见状,面色浓重,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掉头便飞,朝着红辇飞去。

    “玄诚子,莫行露!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

    轰!

    余尘殊飞出了红辇。

    那红辇也因为失去控制从天落下。

    “余尘殊终于出手了!”魏俊梓眼神奕奕。

    孙杰亦是看得怔怔出神,二人浑然不知站在身边的这位老人,何其危险。

    余尘殊闪电般来到这简庭中和莫不言身后,悬空推掌。

    冲虚道人玄诚子和昆仑正宗莫行露二人一左一右,和余尘殊对掌!

    砰!砰!

    两道威猛的罡气竖切了下来。

    哧————

    一座山头被硬生生切开。

    三方的九叶修行者被震得踉跄后飞,摇摇欲坠。

    余尘殊以一敌二,下令道:“简庭中,莫不言,还愣着干什么?”

    “是。”

    两人手持荒级武器,绕开这三大强者,朝着那一堆九叶飞去。

    冲虚道人玄诚子眼睛瞪着余尘殊:“余尘殊,你真以为自己无敌?”

    莫行露冷哼道:“余院长,以一敌二的滋味,不好受吧。”

    余尘殊面色从容道:

    “我,的确无敌。”

    呼!

    双掌燃烧业火。

    赤红色的业火突然间以夸张的速度顺着元气和罡气燃烧了起来。

    砰砰!

    玄诚子和莫行露推掌,凌空后退!

    余尘殊慢无表情,朝着玄诚子闪烁而去,掌心中出现了一座黑色的像是三层宝塔似的物件,在红罡的催动下,黑红交相辉映。

    玄诚子双掌一合,浑身爆发红罡,暴喝道:“大直若屈,大巧若拙……”

    身前出现了一座圆形的太极八卦罡印,刺眼夺目。

    赤红色的罡印散发着雄浑的罡印,朝着前方飘去。

    余尘殊面色从容,抛出手中那黑色的物件,一掌拍了过去:

    “镇。”

    当那黑色物件碰到八卦罡印时,那罡印宛若豆腐似的,瞬间击溃,朝着玄诚子继续进攻。

    莫行露惊呼道:“是樊笼印,快躲!”

    余尘殊喝道:“晚了。”

    樊笼印忽然变大……玄诚子疯狂抛出罡印,道印,符印,掌印,都被樊笼印一一化解。

    樊笼印顷刻间来到他的跟前,撞击胸口。

    噗————

    玄诚子口吐鲜血,气血翻涌,身如断线风筝似的,飞了出去。

    莫行露脸色凝重,闪烁朝着玄诚子飞去,她知道,一对一绝不是对手,玄诚子不能出事!

    樊笼印飞回掌心,余尘殊再次踏空而行,身上赤红色的火焰,升腾而起,燃烧数丈之高,他没有追击莫行露,而是目光扫过众九叶,喝道:“让开!”

    樊笼印再次飞旋了出去。

    赤红色的业力火焰,燃烧着樊笼印,飞旋时像是一条刺眼夺目的火龙,砸向众九叶。

    砰砰砰……

    昆仑正宗和冲虚观剩下的十多名九叶,顷刻间倒飞了出去。

    “洪级竟这么强!?”天轮山脉以外,抬头仰望,看到这一幕的修行者们看傻了眼。

    “洪级武器,加十叶业力!天武院院长余尘殊无疑……别靠近了!没希望了!”

    但凡来到这里的,无不是想要碰碰运气,得到点什么,就算没有运气,远远看看大佬级的战斗,也是一种享受。

    一击得手。

    余尘殊踏空向前,掌心抬起,那樊笼印飞了回去。

    又变成了三层塔似的黑色小物件。

    赤红色的业火消散。

    余尘殊面无表情道:“玄诚子,莫行露。这就是你们的手段?”

    莫行露接住玄诚子之后,悬浮在百米开外的空中,如临大敌般看着余尘殊。

    他们想象过余尘殊的强大。

    可是强大到这个地步,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仿佛余尘殊是另外一个级别。

    两大宗门十多名九叶勉强稳住了身影,捂着胸口,面色惊骇地看着余尘殊。

    “余尘殊……我倒是小瞧了你。”玄诚子摇了摇头。

    余尘殊伸出右手,语带威胁道:“生命之心。”

    命格兽的生命之心,就在昆仑正宗的一名九叶手中。

    那名九叶看了看怀中的九叶,犹豫不决……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多少人愿意拼死获得的东西?!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