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上戎利用法身,掐住了颙兽的翅膀,使之无法到处横扫,给了于正海和聂青云集中进攻的机会。

    数不清的刀罡,直逼颙兽的胸膛。

    云山的弟子们看傻了眼。

    十叶的强大,他们都已经见识过。

    但是九叶表现得像十叶似的,这出乎了众人的预料之外。

    “魔天阁……到底有多强,这俩徒弟,怎么看,都像是十叶!”孟长东眼神复杂。

    李云峥眼神奕奕,说道:“说真的,我现在越来越期待见到师父了……大师伯和二师伯彼此较劲,认为对方不如自己,但他们却都认同我师父……我师父在修为上一定更强。”

    “排行第七,会比排行第一和第二强大?”孟长东觉得不合理。

    “不一定。”李云峥说道,“修行一道,达者为先。我听夏观主说,魔天阁中最让师公得意的,反而不是大师伯和二师伯。”

    孟长东想起那天利用符纸联络金莲时看到的场景,那巨大的乘黄横扫红莲入侵的强大,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这么一想,加入魔天阁当个护法,好像一点都不丢人!

    轰!

    颙兽忽然伸直了翅膀,四只眼睛瞪大。

    鲜血直流。

    云山弟子的注意力再次被吸引了过去。

    看到颙兽陷入癫狂的境地,于正海说道:“二师弟,放开它,小心伤到法身。”

    虞上戎也觉察到了这一点,法身虽然抓住了它的翅膀,但是陷入癫狂的颙兽,力量越来越大。

    脚尖一点,纵入空中。

    法身收!

    闪烁离开。

    颙兽的翅膀得到解脱,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聂青云哈哈大笑:“没想到我们能杀掉命格兽!等它癫狂一过,再杀它不迟。”

    “言之有理,现在避开即可。”于正海说道。

    三人看着颙兽原地胡乱发狂。

    就在这时,颙兽掉过了头,拍打翅膀,爬升高度。

    颙兽做了一个俯冲的动作,朝着三人而来。

    “躲开。”

    三人朝着不同的方向闪烁。

    然而……

    轰!

    颙兽撞在了屏障上。

    咔嚓,屏障因为持续太长时间,能量不足,渐渐散去。

    聂青云微微皱眉:“糟糕,屏障破了!”

    颙兽拍打翅膀,气浪和狂风,以及元气的波动,将下方的建筑物掀了起来。

    撞破屏障后,颙兽却做了一个向上爬升的动作。

    “这是干什么?”聂青云看得懵逼,“想逃?!”

    于正海沉声道:“它逃不掉!”

    他刚想要追击——

    噗!!!

    下方的建筑物,窜出一道金色罡印,陆州冲破了房顶,直冲天际……

    带着九叶法身,浑身被罡印包裹,来到颙兽的腹部。

    单掌向上。

    掌心泛着蓝光。

    闪电般来到了颙兽的最下方,一掌拍了上去。

    “孽畜。”

    从远处看,这一掌,更像是一片叶子打在了苍鹰的肚子上,小得不值一提。

    然而这一掌贴上去时,罡气四散,仿佛空间扭曲。

    砰!

    颙兽的腹部出现了一个凹陷下去的掌印。

    “师父?!”于正海和虞上戎一惊!

    “陆前辈。”

    聂青云有些不敢相信看着那癫狂的颙兽,还有腹部留下的凹陷掌印。

    好生猛的掌力。

    陆州这一掌,便将颙兽的五脏内府,震得翻涌起伏。

    颙兽看了一眼那突然出现的老者……

    也就是这个老者的身上,环绕着浓郁的生命气息。

    它的眼中露出复杂之色,有想要将这老人吃掉的企图心,又有三分畏惧,还有此前聂青云三人连翻进攻留下的痛苦。

    颙兽的确没有人类的智商,但它却有最基本的本能——恐惧。

    它发出一声惨叫,掉头飞走,已经受伤的颙兽,速度也变得愚钝。

    陆州悬浮当空,看着那颙兽,说道:“别让它跑了。”

    “师父,您的法身?”

    于正海和虞上戎何曾见过这法身的状态。

    匀速旋转,一直维持微型的状态。

    看起来就像是在开叶似的。

    聂青云当即附和道:“陆前辈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法身都是表象,那一掌,直接打得颙兽落荒而逃。我来追!它跑不掉!”

    十叶法身再开。

    红莲绽放,二十丈的法身,朝着颙兽飞了过去。

    连续两个大神通,与那颙兽纠缠斗在一起。

    ……

    陆州看了一眼身后的法身。

    开叶还在进行,但他能明显感觉到,九叶金莲越发地饱和,只需静候瓜熟蒂落的那一刻。

    只不过,等待的时间实在太过难熬,度秒如年。

    于正海和虞上戎看得怔怔出神。

    整个过程,法身都在维持匀速旋转。

    砰砰砰!

    颙兽与聂青云斗得正酣。

    正处于癫狂状态的颙兽,加上它惊人的防御力,即便是十叶的聂青云,也一时难以拿下它。

    交错的罡气,在天空中到处激射。

    陆州悬空而立,一会儿看着前方的颙兽,一会儿看着金莲。

    金莲旋转时,产生的巨大生机,让虞上戎和于正海二人心生惊讶。

    实在看不懂。

    修行一道,有时候不一定非要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两名徒弟却被这冒着徐徐金焰的金莲彻底吸引住,沉浸其中。

    如同他们自己在开叶似的。

    陆州瞥了一眼,心想,可能是万世师表起了作用,令二人在修行上有了感悟。

    于是,也不打扰。

    而是单掌一翻。

    未名弓出现。

    陆州向上攀升高度,来到了屏障之外,环视四周。

    虞上戎和于正海也跟着提升高度,驱散那些试图干扰的飞禽。

    陆州拉动了箭罡。

    天书的非凡之力,加上荒级弓箭,箭罡破空划去。

    目标——颙兽的眼睛。

    砰!

    颙————颙兽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变得更加疯狂起来,聂青云连忙向后闪烁,好在他是十叶修行者,能够完美避开颙兽的进攻。当他看到泛着淡蓝色的箭罡命中颙兽的眼睛时,露出赞叹之色。

    “陆前辈果然高明,我怎么就没想到!”

    颙兽的防御力固然惊人,但眼睛终究没有其他部位那么坚硬。

    在荒级弓箭的射击下,颙兽遭到了重创。

    接着,陆州再次拉动箭罡。

    咻咻咻……

    三道箭罡迸发,朝着颙兽的眼睛进攻而去。

    几个呼吸间,那颙兽彻底失去了光芒,开始在原地打转。

    鲜血从四只眼睛里流淌而出,看起来十分骇人。

    陆州也在心中盘算着这命格兽的强大,当初自己在黑水玄洞中,使用致命一击才将“赤鳐”击杀。赤鳐的实力超过九叶,接近十叶。眼前这个颙兽却比赤鳐还要强大三分。

    连续拉动四次箭罡,依旧没有致命。

    非凡之力得省着点用,不能让它跑了。

    “不要靠近了,它失去视野,跑不远。”陆州下令。

    聂青云点了下头,远远地看着。

    同样在远处丛林里观看的侦察修行者小队,难掩惊讶之色。

    “这又是谁?金莲?”

    “老大,要不我们飞近一点儿看看?”

    “滚,没看到这么多高手。那名十叶应该就是聂青云,那两名九叶应该是那姓陆的狗腿子,居然有一个九叶没有莲座。这后面出现的老东西,九叶金莲业火神射手……估计是那姓陆的头号狗腿子,有神射手在,不想变成筛子就别靠近!”

    “额……老大教训的是!”

    神射手超远的距离,是所有低阶修行者的噩梦。

    “将这消息传给天武院,余尘殊这老东西,有对手了,到现在为止,还没看到那姓陆的出手。”

    “是。”

    ……

    陆州屏息凝神看着那奋力挣扎的颙兽。

    虞上戎和于正海时不时看一眼颙兽,更多的注意力却放在师父的金莲上。

    那弥漫开来的生机,对于颙兽而言,便是天大的美味。

    这时,它突然调转了反向,面朝向陆州。

    “师父,好像有点不对劲。”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点头道:“它能感知到生机,师父……剩下的,交给徒儿,您老回去歇息吧。”

    于正海跟着附和道:“二师弟所言有理,师父,这种事,不劳您出手。我们与聂青云足够了。”

    他们说的也是实话,三人的确有足够的能力应对颙兽。

    然而……

    颙兽忽然朝着陆州飞奔而来。

    它能感受到强大的生机就在眼前,吃掉这“美味”是它唯一生存的机会。

    “不好!”

    聂青云闪烁在前,试图挡住。

    砰!

    凶兽不管不问,强行撞击聂青云,聂青云凌空而起,不得不闪开。

    虞上戎和于正海同时爆发出不计其数的刀罡与剑罡,叠浪千重,划过颙兽。

    颙兽拼了命前进。

    任凭所有的刀罡和剑罡划过身体,哪怕是伤痕累累。

    可怕的防御加上爪子若隐若现的光华,将所有刀罡剑罡撞散。

    来不及了。

    陆州依旧悬浮在原地,看着那巨兽扑来。

    几乎拼尽了性命来到跟前的颙兽,从天而降。

    千钧一发之际,陆州抬掌,他不在保留自己的非凡之力,抬掌向天,蓝掌如天幕。

    砰!

    挡住了颙兽!

    双方进入角力状态。

    陆州看了一眼非凡之力,还剩下一半可以挥霍,但在这样的角力之下,非凡之力也会很快用光。

    滋。

    颙兽张开血盆大嘴,獠牙出现。

    獠牙在蓝色掌印上划过,咯吱作响。

    陆州只觉得巨力袭来,向后飞了数米。

    耳边却在这时,传来清脆的声响:咔——

    他回头一看,金色的莲座,变大了一圈,腾出来的空位上,长出第十片叶子。

    十叶金莲盛开!

    一丈,二丈,三丈……法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长,升入空中,终成二十丈。

    丹田气海,被更加强大的修为和元气补充。

    更为茂盛的金焰熊熊燃烧。

    在金焰的炙烤下,那凶兽的兽性锐减,浑身瑟瑟发抖。

    陆州右手维持蓝掌,左手抬起,手握未名剑。

    黑色符文萦绕在未名剑上。

    蓝掌一收。

    左掌未名剑冒出更大的剑罡。

    剑罡足有十丈时长,数丈之宽。

    黑色符文,金色业力,外加非凡之力,瞬间洞穿了颙兽的身躯。

    哧——

    ps:命格是后续的主旋律,很重要的设定,这章三千多字,两章五千多字,晚上我力求三更,只为求推荐票和月票,本月最后2天。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