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峥身边的高公公一听,不高兴了,正要怒斥聂青云的无礼,李云峥忽然抬手——

    啪!

    这一巴掌抽在了高公公的脸颊上,清脆而响亮。

    众人一愣。

    高公公更是被扇得一脸懵,那刚燃起的怒火,一下子便被李云峥扇得一干二净,像是浇了一盆冷水。但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怒火中烧。

    李云峥说道:

    “你是皇帝,还是朕是皇帝?”

    高公公连忙压低身子:“当然是陛下。”

    “朕今天来这里,是想要和谈,不是来找茬……你这般态度,是想要陷朕于不义?”李云峥沉声道。

    李云峥虽只是个傀儡,但饱读诗书,通晓大道理,可不是个傻子,若论嘴上功夫,高公公和王士忠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但在王士忠看来,这小皇帝,有些年轻气盛了。有什么用呢?意气用事罢了。

    王士忠附和道:“陛下所言有理,陛下没开口,高公公,你这做臣子的,就别插嘴了,小心陛下治你个僭越之罪,吃不了兜着走。”

    高公公点头:“王大人教训的是……咱家今后会注意,请陛下恕罪。”

    李云峥轻哼了一下。

    心中郁结了许久的火气,在这一巴掌上消散了不少,心情也好了很多。

    主子打下人,天经地义。

    他纵然是傀儡皇帝,高公公也不敢乱了尊卑,当众打回来,只能硬生生咽下这口气。

    李云峥看向聂青云,说道:

    “朕初次来云山,这里景致不错,聂宗主不介绍介绍?”

    聂青云并不知道此时的陆前辈,正观察着吉量马,故而来迟,皇帝有这个要求,他求之不得,于是道:“请。”

    两人朝着云台东侧走去,开始介绍:

    “陛下,我云山从东往西,共十二座主峰,全部沿着云山山脉……”

    听着聂青云介绍,王士忠不以为然,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吉量马出现的山峰上。

    同时心中也在奇怪,野马难驯,殊儿的修为虽然一般,但王府之中高手众多,也有驯马的高手,这马到底有何奇特之处,竟无法被驯服?

    李云峥与聂青云聊了片刻,王士忠也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上前道:“陛下,正事要紧。”

    二人转过身来。

    李云峥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王士忠,说道:“朕,心中有数。”

    众人进入云台中间,纷纷落座。

    落座以后,王士忠第一个开口,说道:“聂宗主,这次陛下亲临,也算是带着最大的诚意。如果可以的话,就将天武院的弟子放了吧。”

    聂青云没有理会王士忠,而是朝着李云峥说道:“陛下,不是我不愿意放天武院的弟子,而是他们与飞星斋勾结,试图覆灭我云山。这是修行界门派之争,和朝堂无关。再者,我刚才已经说了,这件事我做不得主。”

    “那位陆前辈?”王士忠说道。

    “正是。”聂青云坦然道。

    “陆前辈的威名我有所耳闻,能杀叶真和陈天都,的确是个人物。但冤家宜解不宜结,陛下亲临,自然是想要解决问题。余尘殊毕竟只是天武院院长,近期身体抱恙不能前来,陛下无论身份还是地位,远胜余尘殊……这个诚意,还不够吗?”王士忠说道。

    聂青云微微点头。

    从这方面说,王士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哪怕李云峥只是个傀儡皇帝。

    只可惜陆前辈怎么还没到?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夏长秋等人也在等候。

    李云峥却在这时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聂青云疑惑道:“不知陛下因何叹息?”

    李云峥悠悠道:“朕,不过是感叹……连小小云山都如此壮观魅力,这大棠江山又多波澜壮阔,朕身为这一国之君,却连一睹全貌的资格都没有,说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王士忠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的含沙射影,于是笑道:

    “陛下,您尚且年少。这人活一世,本就是有很多身不由己。”

    这话说的很有力度,同时也是在敲打皇帝,他可不是高公公任由你拿捏。

    李云峥却叹息道:“朕当然明白,可你所谓的‘大人们’,何尝不是从年少时过来的呢?他们哪一个像朕这样?父皇年少时,也这样吗?”

    “陛下言之有理。”王士忠面无表情,微微欠身作揖,“请陛下为天武院近两千名弟子做主。”

    哎。

    吁————

    吉量马的叫声又传了过来的。

    王士忠的女儿,兴奋地跳了起来,说道:“父亲,我的骏马,我看到了……我的骏马……”

    王士忠看了王姝一眼,示意她安静,王姝也的确安静了下来。

    “聂宗主,这匹马,怎么会在云山?”王士忠问道。

    聂青云也听到了马叫声,笑道:“实不相瞒,那座山峰便是陆前辈所居之处,至于骏马,未曾见过。你若有兴趣,一会儿陆前辈来了当面问询便是。”

    “多谢。”王士忠拱手。

    这时,夏长秋看到了陆州、于正海、虞上戎、小鸢儿和海螺一同踏空飞来。

    为表示尊重,聂青云早已将云山首峰,向东之峰让了出来,他们师徒四人独居一峰。云山地方大,众弟子也不缺地方,倒也不介意。

    当陆州师徒四人缓缓飞上云台的时候,云山数千名弟子同时躬身:

    “陆前辈。”

    人数一多,这气势立马显露了起来,颇有排山倒海之意,令人心生敬意。

    众人转头看了过去。

    李云峥侧目扫过之时,眉头微蹙,这老人,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呢?

    越看越眼熟。

    老人落在了云台上,夏长秋等人一一躬身:“陆前辈。”

    陆州抚须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抬头看向天空中的皇家巨辇,往云台的中间走了过去。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

    不管是朝廷,还是天武院,没人敢阻拦这位双鬓斑白的老人。

    李云峥认了出来,不由一惊……若非他身份特殊,早就养成了伪装的面孔,只怕是早就忍不住跳起来打招呼。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李云峥抑制内心的疑惑和惊讶,迫使自己平静如常。

    然而……

    陆州来到众人跟前,径直道:“李云峥,老夫就知道,你会来。”

    “……”

    王士忠,王姝,以及朝廷众将士和天武院弟子无不皱眉。

    有这么跟一国之君说话的吗?

    忤逆犯上?

    王姝刚想要训斥,其父王士忠眼疾手快,一把摁住了她,又使了使眼色。王姝这才老老实实坐了下去。

    高公公和王士忠等人要比王姝这些小年轻老练得多,反正吃瘪的是皇帝,又不是他们。

    也正好让这年轻的小皇帝尝尝人心险恶的滋味——

    李云峥尴尬拱手道:“老先生。”

    众人:“……”

    等等,这小皇帝刚才脾气不还很火爆吗?怎么见了老的,这么乖巧?

    那语气,那神态,那表情……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