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室中的安静,很容易让人产生幻听,长时间不说话的话,耳朵里不由自主产生一种嗡鸣声。

    余尘殊打完招呼以后,产生了这种感觉。

    很不舒服。

    他不喜欢这种过于寂静的环境。

    但他知道,眼前这位,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洛宣,很喜欢安静。

    沉默了片刻,余尘殊还是忍不住打破了宁静,说道:“洛宣。”

    洛宣依旧没有回应,神情茫然,不知所措。

    她就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似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没有聚焦的能力,没有听到声音的本事。

    余尘殊坐在了床边。

    “别装了,我知道你很痛恨我,痛恨我不该对外宣称你是疯子。可是……你的研究实在太疯狂了。让人难以接受。唯有出此下策,才能长治久安。哎……”

    长叹一声,继续道,“你知道吗?我心里比你难受多了。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你那么善良,那么聪明。可我不得不这样做。你,能明白吗?”

    “罢了,我也不奢望你能明白。”

    “三百年了,你的说法,一步步被验证……人们都在质疑天武院当初的做法,是不是冤枉了你……呵呵,虽有些可笑,但事实如此。”

    “对了……”

    “天梭,水梭,空辇,都已成了现实。”

    余尘殊从未像今天这样说过很多话。

    平日里不苟言笑,甚至严肃认真。

    却在洛宣的面前,滔滔不绝。

    说到这里,余尘殊停了下来,侧头看向躺着的洛宣。

    他试图从洛宣的眼神里,看到喜悦,兴奋,可惜的是,一无所获。

    余尘殊的笑容僵住,渐渐凝固,又恢复成了平时刻板的模样,甚至有些阴沉——

    “别装了。”

    “天外天的世界已经被证实,你和姜文虚一样,在三百多年前便到了金莲界。可如今,金莲成了我们最大的敌人。天武院不能没有你。”

    “继续装下去,没有意义。”

    余尘殊的眉头渐渐拧在了一起。

    站了起来,负手道:“对手很可能开启了命格,你研究了很多年,到底怎么样才能开命格?”

    豁然转身,眼睛怒睁,问道:

    “要怎么杀掉命格?”

    床铺上的洛宣,双目依旧空洞无神,除了有生命的存在意外,更像是一副没有灵魂的躯壳。

    这让余尘殊异常烦躁。

    洛宣极致的冷漠态度,激怒了余尘殊。

    余尘殊突然抬掌,轰出一道掌印,那红色的掌印闪电般朝着洛宣飞去了过去,砰……

    打在了床铺的下方!

    洛宣无动于衷。

    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

    除了呼吸,心跳证明她现在活着意外,洛宣和死了没区别。

    余尘殊收掌,立时懊悔了起来……愧疚了一段时间,他渐渐平复。

    “洛宣,是你打开了天地间的禁忌,那么就请你起来,解决这一切!告诉我……太虚在哪里?!太虚种子你到底放在了哪里!!!”

    说到最后的时候,余尘殊的情绪激动了起来,眼睛瞪大,甚至出现了血丝。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天武院院长,竟成了这般小家子气的人,谁人敢想?

    可惜的是,

    洛宣始终一言不发。

    余尘殊摇了摇头。

    他随手一抬,身后的石门缓缓移开。

    那名跟随余尘殊的弟子掌灯进入石室。

    余尘殊的神色恢复,负手在后问道:“洛宣的情况如何?”

    “回院长大人,已经找女医师检查过了,她可能得的是失魂症。”那弟子说道。

    “失魂症?”

    “这种失魂症,不会与人交流,没有记忆和思考,甚至连动物都不如,她现在……现在就是一副活着的躯壳。”

    余尘殊闻言眉头微皱。

    “好好照顾她,无论如何要治好她的失魂症。”

    “是。”

    余尘殊负手离开了石室。

    通过狭窄黑暗的甬道,来到了又黑又臭的地下监狱区域。

    “嘿嘿……熟悉的臭味,院长大人……我可想死你了……”

    “来嘛,院长大人……几百年了,几百年了你的身上,还是那么的臭,臭味……”

    以往余尘殊不会与这帮人计较。

    也没人知道天武院的地下,关押着世间众多的强者,这些强者都被冠以“恶魔”、“疯子”、“神经病”等称号。

    可今天,余尘殊的心情差极了。

    走到中间的时候,余尘殊停下脚步。

    目光看着前方,用极其冷漠的口吻说道:“看来,我给你们的教训,还是不够。”

    “别,别打我……院长大人,您想要太虚种子吗?我可以告诉您……您过来……快过来……”

    哗啦——

    黑暗中响起锁链拉扯的声音,噌的一声,似乎锁链有距离,将他们束缚在了原地。

    余尘殊突然双臂一展。

    四周出现深红色的红罡,朝着两边飞舞了过去。

    砰砰砰!

    紧接着黑暗之中响起惨叫声。

    惨叫的同时,传来讥讽的笑声。

    “你也就这么点能耐了……你敢把我们放出去,痛痛快快公平打一架吗?胆小鬼,你不敢……就这还想找到太虚,做梦吧你!哈哈哈哈……洛宣是天才!是你永远无法企及的天才!!哈哈哈哈……”

    笑声渗人。

    余尘殊神色漠然道:“让你们失望了,洛宣的构想,我已实现。”

    “不可能,不可能……想要骗我们,门都没有!余尘殊……你别走,你别走——”

    哗啦!

    锁链挣扎的声音再次响起。

    余尘殊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离开了地下。

    ……

    三天后。

    寂静的石林之中。

    虞上戎经过三天的调息修养,他的伤势恢复了一半。

    元气修为也恢复了不少。

    睁开眼时,骄阳当空,好在有远处的参天树木,挡住了一些光线,留下不少阴凉之处。

    虞上戎转头看了一眼,卧坐在附近的吉量马。

    吉量马吁吁地叫了几声。

    虞上戎单手一抬,长生剑飞回掌心。

    断剑出鞘!

    在他的驾驭下,断剑朝着石林外飞去,当断剑将要飞出石林的区域时,那些石林便勾连出道道天网,像是蜘蛛网似的,将断剑挡了下来。

    砰砰砰!

    长生剑在密密麻麻的罡线阻拦下,坠落在地。

    “嗯?”

    虞上戎再次尝试。

    断剑飞起。

    剑罡出现。他凝练出数十道剑罡护卫断剑,朝着外面飞去,抵达边缘地带的时候,石林再次勾连出天网,砰砰砰,将断剑阻挡了下来。

    “如何破解石林之阵?”

    虞上戎收回长生剑,返回那发光的阵纹中心地带。

    中间的地方是类似一个圆形的石板地面,上面的阵纹明显是有人刻画。

    如果江小生说的是真的话,这些阵法是先贤遗留,能保存至今,事情便难办了。

    虞上戎甩出一道掌印,打在地面上。

    砰!

    那地面上的阵纹散发出一道能量波动,便消失不见。

    强力破坏不了。

    他抬起头,寻找可以出去的机会。

    跃上吉量,于石林中到处飞行。

    每当他抵达石林边缘地带的时候,石林便是自动发出罡线,相互勾连在一起,形成“蜘蛛网”。

    虞上戎对每个石柱都进行了掌印上的洗礼,奈何,石林无动于衷。

    中途的时候,还有不少飞禽飞入了石林的区域,然后被困在石林中。

    “是阵,便有弱点,便有破解之法。”

    虞上戎返回阵中,仔细思量。

    “既然石林是通过相互的勾连形成的大阵,那如果将这种勾连打断,岂不是可以出去?”

    试试看吧。

    虞上戎祭出断剑。

    剑罡出现。

    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

    断剑向外飞行的时候,罡线出现,虞上戎眼疾手快,调动剑罡,挡住罡线。

    砰砰砰!

    剑罡挡住了一部分罡线,奈何其他的石柱之间依旧勾连成功。

    “数量不够?”

    虞上戎意识到了关键之处。

    三百六十一根支持,每两两之间都会形成一条线,若是将他们全部相互阻断起来,每个石柱最多需要三百六十道剑罡阻隔。

    这样如何能做到?

    虞上戎想了想,淡然微笑道:“或许,先贤们也想让我在此领悟天子剑。”

    他盘腿坐下。

    断剑悬浮在前。

    “万物归元。”

    四面八方尽是金色的剑罡,朝着三百六十一根石柱飞去。

    剑罡如潮水,奔袭四周。

    石柱的天网出现时,虞上戎突然纵身而去,双掌一合,手势之中元气宣泄。

    嗡————

    哗啦!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