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嘴。”

    陆州没有看那长老,声音亦是平静和冷淡。

    接着便是一道身影虚晃了过去,空中留下道道残影。

    那长老不以为然,试图推掌将那身影推出,罡气前冲。奈何,难道身影如入无人之境,冲开了罡气,来到身前。

    啪!

    一巴掌扇在了他那名长老的脸上。

    那长老吃痛,向后倾了一下,脸颊肿胀。

    虚影回身,残影闪过,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掌嘴之人,便是于正海。

    “……”

    这里是云山十二宗,名震天下的大宗门,十二位长老,哪一个不是地位高高在上?

    打狗还得看主人,更何况打的是长老?

    聂青云没有出手阻拦,是看在眼前的陆州和司空北辰的面子上。但没想到他们真的敢出手打人。

    “宗主。”那长老捂着脸,心中怒火燃烧。

    “都不许插嘴。”聂青云抑制内心的不快,负手道。

    十二名长老,露出不服之色,往后退了退。

    陆州抚须道:“夏长秋乃是老夫的人,你辱夏长秋,如辱老夫……老夫掌你嘴,你可服气?”

    说得好有道理。

    那名长老捂着脸,默不作声。

    聂青云拱手道:“我替他向老先生陪个不是,各位不如到云台一叙……备酒。”

    他转身朝着云台做了个请的姿势。

    大多数弟子不明白宗主为什么要这么做,只得无条件服从。

    陆州看了一眼云台,拂袖负手,往云台飞了过去,其他人尽数紧随其后。

    夏长秋最后一个跟了过去,挺直腰杆,朝着那云山长老哼了一声。

    真爽!

    田不忌无语摇头,连忙提醒了一句。

    千柳观是小,可您好歹是千柳观观主,千余名弟子敬仰的对象,能不能别像个市井流氓似的小人得志?

    ……

    到了云台之上。

    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云山的风景宜人,露天的云台,的确是一处宴请好友的好地方。

    没有按照尊卑顺序,便集体入了座。

    聂青云也同样入了座,十二长老列在其后。

    “敢问老先生如何称呼?”聂青云说道。

    司空北辰介绍道:“聂青云,听好了。在你面前的这位,便是当今天下,唯一开了命格之人,陆老前辈。”

    聂青云正准备斟酒,提起酒壶斟酒时,手臂僵在了半空中。

    吃惊,抬头。

    看向面色淡然的陆州……

    命格,凡十叶修行者们无不关注的一大限制。两千年来,没有人能开命格。想要进入凝聚千界婆娑,成为玄天高手,必须开启命格聂青云何尝不知道命格的含义。

    聂青云看向陆州的眼神变了。

    震惊中带着敬畏。

    身后十二名长老,亦是愣住。

    云山不惧任何十叶强者,无需看别的宗门脸色。

    但开了命格的强者……另当别论。

    滴——————

    酒水溢满酒杯,溢到了桌子上,将聂青云从震惊的情绪中拉回。

    聂青云连忙收手,露出歉意,微微低头侧目,声音一沉,道:“方才是谁侮辱了夏观主?”

    十一名长老看向最右侧的徐敞。

    徐敞身子微颤,心生不妙,颤颤巍巍道:“是……是我。”

    “拉出去杖责三十,封住修为,关入后山,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他出来。”聂青云脸色严肃。

    弟子们彻底懵逼。

    一时愣住,不知道该不该动手。

    聂青云见状,轻声一叹:“造反?”

    造反二字一出。

    十二名长老同时伏地。

    徐敞咬牙道:“徐敞自行领罚!”

    跪在地上,磕了头,乖乖地朝着外面走去。

    夏长秋坐直了身子。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高光的时刻。

    千柳观,逆来顺受的日子,也许就此一去不复返了。

    ……

    聂青云轻轻抬手,酒杯悬浮,恭敬道:“陆兄,我以云山宗主的身份,代徐敞向您赔罪。”

    陆州看了一眼酒水,并不感兴趣。

    他没有喝酒的习惯。

    倒是于正海来了精神,端起酒杯喝了起来:“我来跟你喝。”

    二人隔空对酒。

    “酒杯太小,不爽快。”

    于正海将酒杯丢了出去,啪,摔在地上,碎裂开来,却无一人敢怒。

    他对着酒坛子喝了起来,咕咚咕咚……

    一饮而尽。

    聂青云见陆州没有动,只得尴尬自己抿了一口。

    酒桌上的规矩,敬酒不应,往往意味着,对方瞧不上自己。

    这时,一名长老忍无可忍,猛地起身,朝着司空北辰道:“司空前辈,您说命格,就是命格……未免太儿戏了吧?”

    云山弟子纷纷看向长老。

    司空北辰道:“你觉得我有撒谎的必要?”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此谓心理战术……您是前辈,我敬重您,可您也清楚,开启命格有多难。”长老曹志转身朝着宗主聂青云道,“宗主,请恕我无礼,为了云山,我必须要提出质疑。”

    聂青云没有阻止。

    因为在他的内心深处同样也有这种想法。

    司空北辰有必要撒谎吗?然而,越是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就越可能是真的。

    这时,陆州的目光抬起,掠过曹志,落在了聂青云的身上,淡淡道:

    “老夫来此,一是为叶真,二是为讨个公道……不是来跟你讨论命格。”

    小鸢儿附和道:

    “就是。”

    曹志说道:“可您明知道叶真不在……您讨什么公道?”

    陆州看向曹志:

    “老夫来之前,便已言明,不喜拐弯抹角。”

    “那晚辈便直言直语……请您展现命格该有的手段。”曹志说道。

    其他长老跟着点头。

    不能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司空北辰摇摇头:“聂青云,你可真是养了一群蠢货。若有假,我等岂会来你这里自找苦吃?”

    这话这么说,好像也对。

    说得聂青云心中犹豫不决。

    曹志却突然向前迸发,沉声道:“得罪了。”

    就在这时,于正海单掌抬起:“我来。”

    同样闪烁向前。

    两人立时在中间碰撞,掌对掌。

    砰!

    罡气交错。

    双方同时后翻。

    遥遥相对。

    两人都很惊讶于对方的实力。

    曹志皱着眉头道:“金色罡印,原来是异族人。”

    云山十二宗的弟子,迅速从四方掠来。

    成千上万的修行者,尽数落在了云台上,不少人悬浮在空,看着于正海。

    聂青云也没想到这一点,但他依旧不敢乱来,而是挥袖道:“不可无礼。”

    众弟子落下,立于一侧。

    聂青云说道:“曹志,回来。”

    曹志却朝聂青云道:“宗主,不能上他们的当……我愿意领教陆前辈的手段,若有冲撞之处,自当受罚。”

    “你还不配与家师交手。”于正海道。

    这时,陆州淡淡道:“退下。”

    于正海点了下头,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继续喝酒。

    陆州的目光落在了曹志的身上。

    “修为几何?”

    “不值一提,云山十二宗长老之一,九叶,曹志。”曹志拱手。

    “擅长什么?”

    “我自幼修行道门罡印……可防可守,曾在云山以北,与八位八叶对敌,侥幸获胜。”曹志豪情万丈地道。

    陆州抚须点头:

    “勇气可嘉。”

    抬起手,悍然拂袖。

    一道罡印飞来,曹志看那罡印出现的突然,脚踩八卦,浑身爆发道印,红罡包裹,悬浮全身。

    然而,那罡印还没抵达,九天之上,如降下雷电——

    砰!

    命中曹志。

    曹志四周的道印,瞬间被击溃,像是玻璃似的,支离破碎,仰天飞了出去。

    向上狂吐一口鲜血!

    触发了百分之十的重伤几率……没有触发百分之一的必杀。

    噗通。

    落在了地上。

    “……”

    众人皆惊。

    除了早已习惯陆州手段的人,无不瞠目结舌。

    曹志如此不堪一击?!

    陆州风轻云淡,一边抚须,一边像是没事似的,目光掠向四周。

    一股无法言喻的威慑感,席卷整个云台,令所有人不敢出声。

    聂青云五指握紧,拂袖间,重创九叶……

    即便是他自己也做不到。

    真的开启了命格?

    鸦雀无声。

    沉寂了许久……云台的北方天空,传来鼓掌声:“陆前辈,真是好手段。”

    云山众弟子齐刷刷看了过去。

    一眼认了出来。

    “飞星斋,叶真?!”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