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都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他的得力干将,叶真早已谋划好一切。当他听到“命格”二字时,脸色出现了明显的僵硬。有疑惑,有不信。

    “你我斗了多年,从从未见过你撒谎……司空北辰,我还没有老眼昏花。”陈天都小口抿茶。

    司空北辰淡然道:“诚如你所言,这么多年过去,不曾见过我撒谎,这次便觉得是谎言?”

    陈天都微怔。

    叶真躬身:“可否容晚辈一言?”

    “讲。”

    “您说这位前辈姓陆,开启了命格,可有人证?”叶真问道。

    “我九重殿弟子,皆可作证。”

    四位首座同时躬身,无需出声,便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自己的人,当然说自己的话。

    陈天都抬起苍老的手掌,往茶几上轻轻一放。

    嗡————

    元气涌动。

    茶杯缓缓升起。

    “开启命格的难度,你我都知道。何必自欺欺人?”陈天都面前的水杯飞了过去,飞到了司空北辰的面前。

    司空北辰同样伸出手,放在茶几上。

    “你可以选择不信。陈天都,你来我这儿,若只是为了求证此事,只怕是毫无意义。”

    茶杯飞回到陈天都的面前,距离的笔尖只有半寸的距离。

    陈天都眼睛一睁。

    嗡鸣声比之前强烈数倍。

    “姑且你所言是真,陈北征的死与你九重殿脱不了干系。”

    水杯中茶水溅射而出,凝结成钉,狭长如发丝,精细如微型剑罡。

    叶真微微惊讶,看得心驰神往。

    有天赋的天才修行者,无需老师传授,只需看上几眼,便能领悟其中精髓。

    发丝的水钉来到了司空北辰的面前。

    司空北辰眉头一皱,四指摊开,贴住茶几。

    “冤有头债有主,你若想找凶手,去找陆前辈……不过,朝廷都没出声,你飞星斋如此着急?”

    砰!

    水钉散落,在即将落在茶几上之时,再次成冰钉,垂直向下。

    陈天都面色如常,掌心摊开,手掌紧紧贴着茶几。

    “飞星斋做事,一向如此。既然凶手,另有其人,那就九重殿交出凶手。”

    九重圣宫的上方,元气涌动,红色的气流来回穿梭。

    元气顿时成剑罡。

    司空北辰四指微微用力,九重圣宫之上,剑罡相互碰撞了起来。

    砰砰砰!

    “陆前辈何等人物,九重殿岂能管得了?你如此着急,何不去千柳观拿他?”司空北辰说道。

    茶几上的冰钉向前移动,随时可能落下,刺穿陈天都的手背。

    冰钉宛如银针。

    天空中的剑罡打得难解难分。

    砰砰砰!

    密集的剑罡已经成阵,相互碰撞。

    九重圣宫上,宛如烟花绽放。

    九重殿的弟子们,纷纷赶了过来,抬头张望。

    九重殿的弟子上万,汇聚团结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陈天都感觉到了大批的修行者靠近,四指用力下压,手指凹陷进入了茶几之中,硬生生嵌入,刻印出手掌的模样。

    “司空北辰,只怕你的计划要落空了。孟长老已赶往千柳观,不出一个时辰,千柳观将不复存在。”

    银针似的冰钉转移到了司空北辰的手背上。

    司空北辰同样下压四指,四指嵌入,说道:

    “围剿陆前辈?”

    他露出了惊愕却又嘲笑的表情。

    陈天都眉头微皱:“笑甚?”

    “我笑堂堂飞星斋斋主也会做出这般愚蠢之事。你闭关太久。不如你我打个赌?”司空北辰精神亢奋,一点不像是老头该有的模样。更像是回光返照了似的。

    “打什么赌?”陈天都说道。

    “孟长东有去无回。”司空北辰说道。

    叶真从旁拱手:“只怕不能如您所愿,孟长老有云山十二宗高手谢玄,还有天武院弟子,我飞星斋弟子,共计上千名修行者。司空前辈,抱歉了。千柳观屡次杀我飞星斋弟子,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嗡————

    砰砰砰!

    天上的剑罡越来越密集,渐渐有往下压的势头。

    在往下的话,便可能将九重圣宫削平。

    “愚蠢,是要付出代价的……“

    司空北辰再次下压四指。

    他的右手掌直接镂空出掌印,往后一缩收回。

    陈天都做出同样的动作,往后回收:“这个赌,我应了,输者,自废修为。”

    “好。”

    司空北辰精神大振。

    双方收回手掌的时候,九重圣宫上方的左侧剑罡一一消散,然而右侧的剑罡却更盛了起来。

    茶几上的冰钉依旧在悬浮,向前激射。

    陈天都眉头皱,失声道:“不可能。”

    再抬手时,已经晚了。

    冰钉直刺陈天都的胸膛,罡气爆发的一瞬间,司空北辰也爆发了罡气,砰!

    陈天都向后飞去,保持着盘腿而坐的姿势,哇——

    一口鲜血落下。

    鲜血落下时,竟向前悬浮,叶真掌心泛着红光,引动精血,向前拍去。

    九重殿四位首座,惊呼出声:“殿主!”

    四人同时动身。

    陈天都落地时,双掌拍地,罡气形成,拖住了四人!

    叶真如狼似虎,做出一个飞扑的姿势,双掌向前。

    司空北辰面色从容抬头:“区区九叶,也敢放肆?!“

    叶真的后背,数丈之外,剑罡刺向叶真的后背。

    叶真露出一抹微笑:“去!”

    双掌冒出火焰,陈天都吐出的那口精血配合业火,形成火团打了过去。

    砰!

    火团打在了司空北辰的胸膛上。

    司空北辰向后滑去,带着蒲团,撞在了墙根上。

    同样吐出一口鲜血。

    叶真落地,笑道:“司空前辈的剑道登峰造极,令人惊讶。”

    司空北辰目光直视叶真:“这便是你准备好的万全之策?”

    “我与斋主自保而已。”叶真拱手。

    司空北辰挥挥手,示意四位首座退下。

    四人面面相觑,不知殿主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天都收起罡气,双掌下压丹田,渐渐平复。

    “司空北辰,我终究还是小瞧了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你领悟了新的剑道。”陈天都擦掉嘴角的鲜血。

    “略知皮毛,与陆前辈相比,还差得远。万物为剑,无剑之道……哎,可惜我只能做到前半句。”司空北辰叹息道。

    听到这话。

    陈天都的眉头却拧了起来。

    叶真果断拱手道:“今日多有打扰,告辞。”

    回身,来到陈天都的身边,扶起他,飞出了九重圣宫。

    姚清泉、赵江河、孙文昌、王有道四人正要追击,却听到司空北辰道:“穷寇莫追。”

    “殿主!为什么不追?飞星斋欺人太甚,都骑到咱们头上了!”姚清泉恼怒道。

    司空北辰说道:“陈天都看似没有大碍,实则被我重创……”

    “那更应该追啊,趁机杀了他们。”姚清泉更加不解了。

    司空北辰看向外面,咳嗽了一下,认真道:“叶真,很狡猾。”

    ……

    叶真带着陈天都飞出了九重殿。

    陈天都单手捂着胸口,质问道:“你为何不趁机杀了他?”

    “我感觉到有高人在场。”

    二人落在了车辇上。

    叶真抬手一挥,红鸟调转方向。

    他俯瞰下方丛林中的方向:“速去千柳观,令孟长老撤退!要快——”

    “得令!”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