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巫眨了眨眼睛,不仅没有觉得他有多可怕,甚至有点反差萌,差点没忍住笑了起来。

    “师兄师兄,你这几天晚上在哪过的?有没有鸟抓你?有没有受伤,我给你治疗,我治疗术可好了……”巫巫手掌抬起,掌心中泛着淡淡的红光,温和而有力。

    虞上戎:“……”

    巫巫见他没有理会自己,有点失落地道:“怎么会没受伤呢?”

    虞上戎说道:

    “那些凶兽固然可怕,但,躲避它们,不算难事。”

    小的时候,从大炎最北方,穿过那么多的林地,他都可以安然无恙地度过。

    常年生活在丛林地带,冰雪之中的他,对危险和野兽的捕捉,远胜于常人,又何况他已是八叶修行者。

    “你真厉害。”巫巫又跳回凳子,双手托着下巴。

    虞上戎站了起来,拿起长生剑,说道:“再见。”

    “我不是故意要跟着你的……用师兄的话来说,这都是缘分。大哥哥……你的生命气息和你的修为不匹配。”巫巫跳了下来,追出了酒馆。

    虞上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你看得出来?”

    熏华国人,不过都是天生的短命鬼罢了。

    能活着便是一种奢侈,死了,也不会不甘,或者怨天尤人。

    就在这时,身后不远处,一道人影虚晃而出,站在了巫巫的身后——

    “师妹,该回去了。”

    “师兄,你来得正好……这人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剑术高人,他可厉害了呢。”巫巫说道。

    出现的虚影是一个中年男子,浓眉大眼,手中一把剑鞘很宽的宽剑。

    中年男子打量着虞上戎,有很明显的提防和警惕。

    “千柳观,纪风行……阁下如何称呼?”

    虞上戎淡然道:“萍水相逢,无需相识,告辞。”

    “等等。”

    纪风行调动元气,手中剑在剑鞘中嗡嗡作响,“我这人一向喜欢以剑交友,能入巫巫法眼,想必阁下的剑术不弱。不如讨教两招,如何?”

    若说其他事情,虞上戎基本理都不会理他,转身便走了。

    提到剑术,这也是他所好之处。

    人这一辈子,能有一个癖好不容易。像大师兄那样,喜好喝酒,有了酒,愁也容易消三分。有了剑,行走江湖,精神百倍。

    “讨教剑术?”虞上戎转过身来,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中年男子。

    “在下不才,人送外号,千柳观剑魔。”

    “剑魔?”

    可能是对这个称呼霸占的久了,在大炎修行界中,没有人愿意敢占他这个称号,也知道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如今在这红莲界中,突然听到别人也号称剑魔,自然有些别扭。

    “正是。”纪风行说道。

    虞上戎淡然道:“如何切磋?”

    “以气御剑,梵海以下决胜负。”纪风行说道。

    过了神庭往往会造成很大的破坏力,故而比拼切磋,喜欢在梵海以下。红莲界的人,大概都喜欢如此。

    虞上戎觉得这个提议不错,点头微笑:“好。”

    纪风行拔出长剑……元气顺着奇经八脉,进入手腕,入了剑中。

    “我千柳观的剑法,以刚猛为主,凝气成罡时,以速度见长。剑罡可长可端。道法自然。”

    纪风行整个人的气势像是变了似的,沉稳大气。

    “能让我出三剑之人,便是剑道高手……阁下……”

    咻!

    红芒闪过,砰!

    话还没说完,虞上戎已经完成拔剑回鞘的动作。

    表情依旧风轻云淡,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纪风行举着剑,喉咙的话,尽数都被卡在了“下”字这里。

    咔嚓。

    纪风行手中的剑,整齐断裂,坠落在地。

    逼逼了半天,还没出手……就被人一剑斩断。

    这……

    纪风行呆若木鸡。

    虞上戎却觉得稀松平常,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

    初入红莲界,或许,只有那些真正的高手,才是他所追求的目标。

    这一剑斩下去,虞上戎顿生孤独感……或许,在剑道上,真的很难有人与之比肩。红莲界的剑魔……竟弱得如此无趣。

    “承让。”

    虞上戎转过身,朝着夕阳的方向走去。

    光线将他的身影拉得笔直。

    纪风行缓过神来,连忙追了上去,道:“喂喂喂……我都没准备好呢,你就出剑了。怎么能这样?”

    虞上戎不说话。

    纪风行继续道:“你虽然赢了,可是我不服……你听到了没?”

    巫巫也跟了上来,说道:“师兄,你又不服……”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什么叫又?”纪风行转过头,一边跟着虞上戎,一边说道,“跟你说话呢,好歹是同道中人!”

    咻!

    虞上戎再次拔剑。

    纪风行闪身后退,虞上戎逼近,剑影重叠,眼花缭乱。

    咻咻咻!

    纪风行被逼无奈,只得后退。

    虞上戎三道身影虚晃,顿生朦胧感。

    归去来兮入三魂。

    下一秒,长生剑,出现在纪风行的脖子附近,只要在前进一寸,便见红血。

    切磋结束。

    一切安静了下来。

    纪风行咽着口水,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之人。

    二人保持这个姿势,沉默了片刻。

    虞上戎才收回长生剑,淡淡道:“若是生死搏杀,你已经死了十次。”

    纪风行说不出话来。

    沉默片刻,纪风行说道:“这是什么剑术?”

    虞上戎抱起双臂,缓声说道:“剑分四等,一为庶人之剑;二为诸侯之剑;三为天子剑……最高等万物为剑,无剑胜有剑。”

    纪风行听得懵逼。

    虞上戎又道:“你的剑术很弱,建议你今后不要再用剑魔称号……若这些话伤了你的自尊,那便只能说声抱歉。告辞。”

    说完转身就走。

    “前辈!”纪风行的称呼立马变了。

    “还有何事?”

    “前辈既分四等剑,敢问前辈第几等?”纪风行说道。

    “我?”

    虞上戎摇摇头,颇为遗憾地道,“不过是二等罢了。”

    “……”

    纪风行露出不相信的神色,说道:“连你也只能算二等,谁是最高等?”

    “自然是家师。“虞上戎说道。

    “前辈的老师?”纪风行一惊,“那他老人家一定是世间最强大的剑客。”

    虞上戎却摇头道:“家师并不以剑道见长,而是擅长掌印。”

    “……”

    纪风行感叹道,“老先生擅长掌印……太好了,我对掌印颇为喜欢。”

    “……”

    虞上戎感觉这人就是属于那种,干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的人,顿时失去了交流剑道的心情。

    他也的确很难生出热情,这就好比造火箭的和造窜天猴的交流似的,不在一个频道。

    “你剑术尚未入门,何以自称剑魔?”

    巫巫这时候笑了起来说道:“大哥哥,这都是他拿来吓唬人的名号。他喜欢剑术,就是找不到老师……要是大哥哥肯教他,就好啦!”

    虞上戎听明白了,说道:

    “千柳观没有老师可以教你?”

    闻言,纪风行叹息道:“我天赋远不及巫巫,巫巫与我同村,故而想帮帮我。”

    “如此方式,有些冒险。”

    还以为他是个隐藏气息的高手,这么一看,虞上戎实在是太过于高看他了。

    说话间,夕阳西下。

    虞上戎灵光一闪,说道:“千柳观坐落何处?“

    “就在距离此地不远。”

    虞上戎微微一笑:“千柳观可否借宿?”

    纪风行闻言一怔,说道:“若是别人,那肯定不行。前辈自然可以。包我身上。”他听巫巫说过,这位剑道高手,是个无家可归的人。若能留在千柳观,今后请教剑法,岂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多谢。”

    ……

    两天后,大炎。

    梁州东城,幽冥教分舵府中。

    陆州看着界面上的系统点数,心中赞叹。

    是时候提升一下修为了。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