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时节继续道:“在这之前,我便去过魔天阁,见过那小丫头……小丫头六年时间,已经是元神五叶。”

    周有才双目一抬,五指出现了明显的颤动。

    “六年元神……五叶?”

    这个速度,在当今修行者,可谓是前无古人。

    单淬体这一样,就需要数年的磨炼和捶打,更何况还有诸多其他境界?

    六年入元神……这几乎不敢想象。

    周有才感觉到喉咙发干……一遍遍地刷新着自己对魔天阁的认知。

    明世因白了他一眼,心想,要是把小海螺的天赋说出来,你岂不是吓死?

    ……

    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州,却抚须批评道:

    “孽徒。”

    先骂一句再说。

    骂得黄时节和周有才一愣。

    “明明可以很早解决麻路平,却在那浪费时间。”

    陆州继续批评,“于正海的君临天下,乃是大范围进攻,施展时会形成海浪般的刀罡……用来对付麻路平一人,浪费。

    “虞上戎的万物归元,需要时间调动元气,凝成剑罡,威力有了,却不够干净利索,关键时刻,还想着隐藏实力……

    “二人合力,却没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将麻路平击杀,手段冗杂,出手不够果断。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一连串的批评,令黄时节和周有才说不出话来。

    他们能说什么呢?

    我特么能有这样的徒弟,睡觉都能笑醒好不好!他居然还嫌弃?

    黄时节咳嗽了两声,打破了这种尴尬。

    这时,明世因指了指兖州城,说道:“师父,有援军。”

    周有才看了一眼,眉头一皱:“不是天行书院的弟子,魏卓言这会应该去了梁州才对啊!”

    明世因疑惑道:“梁州?”

    周有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了嘴。

    明世因说道:“魏卓言从戍边,反攻梁州,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想要拿下梁州,恐怕有些难……幽冥教四大护法有三人镇守梁州。除非,魏卓言勾结异族。”

    周有才:“……”

    黄时节:“……”

    自古以来,勾结异族,一向是不可饶恕的罪责。

    这顶帽子一旦坐实,必将是遗臭万年,千古骂名。

    ……

    兖州城中。

    出现的大量盔甲军,还有骑兵,朝着东城墙而去。

    一座飞辇,出现在低空中,那飞辇不大,但可以看出,飞辇的主人,来头不小。

    飞辇的后方,有三个方阵,清一色着黑色盔甲和面具。

    “黑骑?”

    “师父,是神都的黑骑。”

    黄时节说道:“黑骑的首领冷罗离开以后,黑骑早已不如以前。只不过……这领头之人,会是谁?黑骑的新首领吗?”

    周有才摇头道:

    “实不相瞒,我们的情报中,没有此人。”

    陆州看了过去。

    兖州城中。

    虞上戎和于正海,遥遥相对。

    麻路平落地之后,心惊胆战地看着二人。

    于正海说道:“二师弟,援军来了,麻路平还是由我带走,战局紧迫,拖不得。这次,先不比了如何?。”

    虞上戎反握长生剑,微笑道:

    “大师兄既然开口,我岂能不知好歹,战局紧迫,那这次就先这样!”

    “好!”

    “好!”

    二人一路上斗嘴,争人头。

    这会居然相互谦让了?

    麻路平暗叫一声不妙。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双脚猛踏!

    身上爆发出金光,浑身爆发罡体。

    朝着附近的一面墙撞击而去。

    砰!

    虞上戎看都没看,长生剑突然飞了出去。

    碧玉刀也在这时,飞了出去。

    这一次,刀和剑没有发生碰撞,而是相互平行飞行。飞行的过程中,刀与剑之间,出现了数不清的刀罡与剑罡。

    神奇的是,刀罡呈海浪之势,颇有毁天灭地之势,剑罡呈流星之状,更有开天辟地之能。

    刀剑齐开!

    砰!

    砰!

    刀罡与剑罡相互影响,共同穿过了麻路平的后背。

    虞上戎单掌一收,长生剑回鞘。

    碧玉刀飞旋而起,掉头划过了麻路平的脖子。

    一颗血淋淋,瞪着眼睛的人头,被碧玉刀带走。

    于正海踏空而起,对着虞上戎说道:“二师弟,你终究只是六叶,何时重回八叶,你我再行切磋,如何?”

    虞上戎说道:“正合我意。”

    于正海没有在说话,而是带着人头朝着空中飞去。

    虞上戎往下落去,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闪电般行进。

    与此同时。

    守城军的援军,密密麻麻,朝着东城墙而去。

    黑骑和盔甲军,来到了东城墙附近。

    “麻路平何在?”飞辇中传出低沉的声音。

    就在这时……于正海的身影,低空掠来。

    众黑骑和盔甲纷纷抬头,面色凝重。

    于正海脚踩碧玉刀,身形一转,停滞半空之中。

    一颗人头往下飞了过去。

    砰!

    人头落地,滚到了那飞辇前方数米之处,滚出了一道血痕。

    众人惊呼出声。

    “将军!”

    “将军!”

    于正海负手在后,目光凛然地看着下方的飞辇,同时扫视附近的普通老百姓说道:“这便是胁迫老百姓的下场……本教主说过,幽冥教不会动老百姓一分一毫。今日之事,本教主一定亲自向皇帝讨回公道。”

    雄浑的声音,传了出去,震得老百姓心神大振。

    对于百姓而言,谁坐上去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让他们过得好。

    但见于正海这般姿态,谁人不动摇?

    老百姓们有了明显的骚动。

    纷纷议论,指责皇室,指责麻路平。

    小型飞辇上,响起低沉的声音:“麻路平裹挟老百姓,罪该万死,本太子必会治他九族之罪……一码归一码,本太子的岂能因此放过幽冥教?”

    是太子?

    来的人,竟然是太子殿下。

    百姓们也糊涂了起来。

    小型飞辇上,走出一人……

    身着锦衣华服,头戴锦帽。

    面色沉着,自信而从容。

    他悬空看向于正海,目光中,却蕴含着一股杀气。

    此人,便是大炎皇室太子,刘执。

    刘执的出现,顿时让守城军,军心振奋。

    “本太子奉命,讨伐叛军。”

    于正海没想到来的人居然是太子刘执。

    “就凭你?”

    太子刘执,就算他是修行天才,也不可能有八叶的修为,更何况,麻路平已死,魏卓言去了梁州,他有何底气应对幽冥教。

    刘执踏空向上,来到和于正海平齐的高度。

    同时飞上来的,还有四名黑骑,以及黑骑方阵。

    刘执看向于正海,说道:“当然不是……请看。”

    他右手一挥。

    在遥远的半空之中,密密麻麻的白衣长袍修行者飞了过来。

    那群白衣修行者从山峦迷雾中出现,又朝着……西侧飞去,显然,对方知道兖州城的现况。

    当那数千名白衣修行者出现在视野中的时候,守城军们,信心鼓舞。

    幽冥教巨辇上,司无涯也看到了这一幕,眉头微皱:“终究还是来了。”

    ……

    天行书院在院长孟南非的一路从南飞,调转方向朝东飞去。

    “院长,前方很快就要带兖州了!”

    “好,到了兖州城,所有人服从命令!”

    “弟子遵命!”

    就在数千名白衣修行者朝着东飞去,打算从兖州东门进入兖州区域的时候,一名弟子指了指前方峰顶。

    “院长,那是什么?”

    孟南非起初不在意,全力飞行,但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那双石峰顶上,徐徐而起一座巨大的法身。

    法身由一丈,迅速膨胀到十五丈。

    金莲九叶,腾空而起。

    万丈光芒,照耀东方!

    数千名弟子,顿觉浑身触电,汗毛树立。

    一股恐惧的气息,从前方迎面扑来!

    看到这一幕……孟南非瞪着眼,喊道:“停——”

    数千名弟子,说停就停。

    十秒时间,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度秒如年。

    天行书院,众弟子,没有一人敢动,没有一人敢继续前进,没有一人发出声音。

    紧接着,院长孟南非果断下令:“撤——”

    ps:近三千字一章了都,新的一周,求推荐票和月票,周一啊!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