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州抬手,落在了吉量的马背上,轻轻拍了一下。

    吁————

    吉量发出欢快的叫声。

    海螺捕捉到了它的意思,高兴道:“它在跟我们打招呼呢!”

    打招呼?

    花月行等人看得无法理解,那架势怎么都不像是在打招呼,反而更像是凶他们,吉量的牙齿都要露出来了。

    贼凶。

    众人后退了一步。

    还是谨慎一点的好,畜生终究是畜生,不可以轻易相信。

    陆州淡然道:“无需害怕。”

    他再次拍了下吉量。

    吉量站了起来,四蹄踏空,向下俯冲。

    众人惊呼一声,连连后退。

    吉量落在了人群的中间,高傲地看着前方。

    在座的各位,无不是魔天阁的精英,修行界之中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如今却在一匹马面前,表现得畏畏缩缩。

    见吉量马,没有攻击性。

    众人放下心来。

    围绕吉量,仔细打量。

    “还挺骄傲,瞧不起谁呢?”潘重站在吉量马前方,吉量的鼻孔对着他。

    吁吁。

    吉量回应了一声。

    潘重看得啧啧称奇,说道:“呦呵,挺识趣。”

    海螺捂嘴轻声笑道:“它说你好矮。”

    “……”

    众人哄堂大笑。

    笑归笑,却也不敢逾矩拿它出气。

    左玉书观赏了片刻,拱手道:“不知兄长,从何处得来这匹良马?”

    陆州御空落下,负手道:

    “老夫曾去过极北无妄之地,那里凶兽极多。老夫那时风头无两……这,不提也罢。这般凶兽,智慧极高,想必在那时便已臣服老夫。今日出现在魔天阁,也算是万里投靠吧。”

    爱信不信,老夫就这么瞎编了。

    怎么来的并不重要,吉量已经出现在眼前,这才是真的。

    吁吁——

    吉量抬头叫了两声。

    海螺指着吉量道:“它说是的呢。”

    “……”

    “阁主有如此手段,佩服,佩服。”花无道拱手。

    “能降服这样的神马,想来阁主在无妄之地,定有惊人之举。”

    ……

    听着众人的吹捧,陆州很是受用。

    见时间差不多了,陆州挥袖道:“吉量。”

    吉量马会意,转身踏云,奔向金庭山的丛林,消失不见。

    陆州看向海螺腰间的蓝天玉笛,说道:“海螺,把手伸出来。”

    “哦。”

    海螺似乎都习惯了,将手腕递出。

    陆州二指切脉……

    自蓬莱岛归来,陆州一直没有去关注她的修行状态。

    切脉之后,稍稍感知了下她的奇经八脉。

    果不其然,经过这一段时间蓝田玉的滋润,奇经八脉的确平顺巩固了很多。

    换言之,她现在就是正儿八经的通玄境修行者了。

    一个从未修行过的人,起手就是通玄境修行者……试问有谁能做到?

    “随老夫来。”陆州放下手。

    “嗯。”

    陆州没有跟其他人说话,转身去了东阁。

    海螺乖巧地跟了上去。

    四大长老看得摇头叹息。

    明世因说道:“四位长老为何叹息?”

    “老朽在感叹,要不了多久,魔天阁又该多出一位天才修行者了。”潘离天说道。

    左玉书何其天才,儒门至高,面对这天然通玄的小丫头,也只能甘拜下风。

    她看着渐行渐远的二人背影,说道:“若不是兄长在前,老身就是拼了命,也要将这小丫头收入门下。”

    “左长老,老朽还没同意呢。”潘离天说道,“老朽若能收到这般徒儿,老朽愿将葫芦赠予她。”

    潘重:“???”

    冷罗瞥了二人一眼,说道:“若放在以前,冷某得不到的,也要将其毁掉……但阁主愿收,冷某自当甘愿让贤。”

    花无道不说话。

    八叶的大佬吹牛,还是别插嘴了吧。

    “小丫头,你现在几叶了?”左玉书看向旁边的慈鸢儿。

    小鸢儿把玩着发丝,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才三叶。”

    才。

    这个“才”字用得潘重和周纪峰想要吐血。

    四大长老如今砍莲重修,最高的也不过重修后二叶,这么一算,还不如小鸢儿。

    明世因说道:“小师妹,要不要师兄帮你……”

    “不要!”

    小鸢儿果断拒绝,“谁敢打我金莲的主意,我就打烂他的头!哼!”

    说完,她冲着众人挥了挥小拳头。

    “……”

    众人往后一缩。

    丫头比以前礼貌了,但是比以前更凶了。

    还是别招惹得好。

    ……

    与此同时,东阁内。

    陆州带着海螺进入厅中。

    “你可知老夫为何叫你过来?”陆州问道。

    海螺摇摇头,表示不知。

    陆州缓缓坐下,说道:“老夫问你,你可愿意修行?”

    “修行?”

    “就像这样……”

    陆州抬起手,元气涌动,掌心之中出现了一道罡刃。

    罡刃变化,刀枪棍戟,来回轮换。

    海螺看得眼睛泛光,指了指那罡刃,鼓掌道:“好玩。我想学。”

    好玩?

    陆州颇有些无奈,不过话说回来,年少时,踏入修行的,无不是因为千奇百怪的理由。御空而行,御剑而飞,仗剑天涯,驾驭凶兽,不一而足。

    “老夫先试试你的悟性。”

    天赋根骨是一回事。

    这悟性也很重要。

    海螺点了点头,来到蒲团旁,像模像样坐了下去。

    “屏息凝神。”

    “意守丹田。”

    “有没有感觉丹田中的元气,像海水一样,尝试引导它们……”

    “将它们引导至经脉之中,逼出体外,便可成气……凝气成罡,便可成罡。”

    陆州从未像今天这般,耐心地引导他人。

    可能是觉得这丫头不同凡响,让他有了收徒的想法。

    “很好。”陆州看到她成功调动了元气。

    这部分元气,也是她天然通玄开五窍获得的元气。

    少得可怜。

    但,足够她用以打造基础。

    就在这时,海螺抬起头,看向陆州,有些不自信地道:“是这样吗?”

    海螺的右手掌心上,一道很轻的嗡鸣共振声响起……宛若一颗鸡蛋似的不规则罡气,悬浮掌心之上。

    陆州不由睁大浑浊的老眼:“这……”

    淬体是为了打造身体这座“容器”的韧性,尤其是丹田气海,从而实现承载元气和罡印。

    通玄能够极大提高五感的敏锐程度,能够更加从容地引导元气,感知元气。

    凝识则是将意志提高,意志强大到一定程度,便可将元气凝结成罡,修为越高,意识越坚定,随心所欲。

    可是……

    纵使这丫头天然通玄,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能做到“凝气成罡”。

    这让陆州如何不奇怪?

    海螺还以为自己做得不够好,低声道:“对不起,做不成剑的模样。”

    咳咳。

    这丫头竟然想要一步到位?

    能凝成不规则的鸡蛋罡印,已经很不错了,还想要成剑罡!

    稳住,要不以后还如何当她的师父。

    陆州目不转睛地看着海螺,说道:“老夫问你,你可愿随老夫修行?”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