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十万点的功德,再攒一攒,就可以购买两份“金莲开叶”,当前的修为也只是元神二叶,十万点的功德,若是没有丝毫想法,那是假的,可陆州知道,必须得忍住。留着它们,待进入大修行者的阶段,用以使用,价值也能发挥到最大。

    不过,先花一点功德,抽点奖,应该没问题吧?

    “抽奖。”陆州默念一声。

    【叮,本次抽奖消耗50点功德,获得逆转卡*1】

    运气还是可以的。

    再来一次。

    “抽奖。”

    【叮,本次消耗50点功德,获得坐骑吉量。】

    【注:鉴于系统已消耗巨大能量为宿主获取传说坐骑白泽、狴犴,本次奖励坐骑将自行前往魔天阁。】

    【吉量:源自极北无妄之地的良马。】

    看到这个奖励,陆州的一双老眼,登时睁大了不少。

    好久了……

    好久没有这么好的奖励了。

    终于欧皇了一次!

    自从得了白泽和狴犴以后,陆州已经见识到了传说级异兽坐骑的厉害之处。

    就算是姬天道时期,也没能获得一样像样的坐骑,反倒是大徒弟于正海,不知花了多大的功夫,获得了坐骑。

    至少少数的大的宗门,所拥有的坐骑,也不过是一些次等的凶兽。

    这些坐骑,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宝贝。

    不错,不错。

    见好就收,老夫不抽了!

    你奈老夫何?

    按照系统的一贯尿性,剩下的抽奖,绝壁是一堆谢谢惠顾。

    陆州感到极其满意。

    ……

    与此同时,遥远的极北无妄之地。

    寸草不生的荒野上,一群脚下生辉的野马,狂奔着。

    马群的后方,一匹毛色雪白,长鬣火红,头到尾共长一丈,蹄到背高八尺,明显区别其他的马匹,停了下来。

    它仿佛听到了某种召唤。

    吁——————

    一声呐喊。

    它忽然脱离了队伍,踏空朝着南方飞去。

    ……

    抽完奖的陆州,不再碰抽奖系统,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天书三卷上。

    人字卷的参悟,陆州已经基本弄清楚了四种神通的使用方式和效果……那么地书又会是什么呢?

    他的目光向下移动。

    一串又一串神秘的字符出现在眼前。

    歪歪扭扭,符号诡异。

    如果书人字卷的符号,更像是人类以前的一种象形文字,那么地字卷的符号,就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乱七八糟。

    人字卷的文字尚且能找到一些规律可言。

    参悟之后,还能逐渐浮现天书神通的口诀。这地书……是真的让人一脸懵逼。

    陆州眉头微皱。

    不慌。

    先看看道具卡价格稳定一下心境。

    没变化。

    “参悟方式,和人字卷一样?”陆州寻思着。

    人字卷和地字卷已经分割开来。

    思索片刻,陆州没有着急参悟地卷,而是先进行人字卷的天书参悟。

    先将非凡之力存满,保险一点。

    一念至此,陆州盘腿端坐,双掌立于丹田之前。

    同时进行呼吸吐纳。

    这等同于双重修炼。

    ……

    太虚学宫,议事厅中。

    “祖师爷……咱们太虚学宫,要怎么跟对抗九叶,时间所剩不多。再过几日,九叶驾临,谁人能挡?”一名长老急得面红耳赤。

    “除非神都愿意帮我门!”

    “现在神都跟幽冥教打得不可开交……哪有功夫照顾到我们?”

    在场之人无不嘘唏。

    纷纷看向眉头拧在一起的蔺信。

    蔺信的心情也很糟糕。

    莫说是他太虚学宫,如今修行界之中,任何宗门,见到九叶,无不退避三舍。

    多数高手,宁可躲在宗门屏障中,暗自修行,提高修为。

    可惜的是,要在短时间内晋升九叶,谈何容易?

    说实话,蔺信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这时……

    门外一名弟子走了进来拱手道:“祖师爷,太子殿下驾到。”

    众人闻言一惊。

    “快请。”

    不多时,一名弟子领着当今大炎太子刘执,来到了议事厅中。

    太虚学宫众长老纷纷起身。

    蔺信也走了下来。

    没等他们说话,刘执连忙挥挥手道:“免了。咱们开门见山吧。”

    他大步流星,走进议事厅,直接登上蔺信的宝座。

    蔺信只能走向左侧的座位。

    刘执一坐下来,便道:“本太子知道你们太虚学宫被魔天阁盯着了……本太子给你们指一条明路。”

    太虚学宫众人眼前一亮。

    蔺信拱手道:“请太子殿下明示。”

    这时,刘执朝着外面挥了挥手。

    有两名跟着他士兵,抬着箱子走了进来。

    往地面上一放,哐当!

    众人疑惑地看着箱子。

    刘执说道:“打开!”

    两名士兵将箱子打开。

    众人看了过去。

    在箱子里放着的,竟然是一幅看起来极其陈旧的盔甲。

    盔甲上还有一道道特殊材质的红线,编制而成的防御纹路,边边角角都有特殊的红色结。

    只不过在长久的日积月累之下,这幅盔甲变得色彩暗淡,红得有些发紫了。

    “这是……”蔺信看得更加疑惑了。

    刘执说道:“本太子懒得跟你们拐弯抹角。以你们太虚学宫的本事,想要应对九叶,不太可能。普天之下,只有皇室可以……本太子将这盔甲借给你。但……本太子有一个条件。”

    这话听得蔺信彻底糊涂了。

    盔甲?条件?

    蔺信问道:“请太子殿下进一步明示!”

    刘执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可知先皇为何能震烁九州,统御戎西戎北十二国?”

    “靠得自然是皇室绝无仅有的力量。”蔺信说道。

    太虚学宫与皇室走得很近,自然也知道皇室的强大。

    刘执笑道:“不瞒各位……这盔甲,源自一位高人……宫内密卷显示,这位高人从北疆乘棺而来,横跨异族十二国,落脚至大炎。他曾留下过一句话:任何人不得跨入九叶,也不能跨入九叶。此盔甲,遇九叶,便会激活特殊力量。”

    高人?

    众人闻言,面露惊骇之色。

    他们看向刘执,不像是在撒谎。

    这……便是大炎皇室的底牌之一吗?

    刘执突然又道:“哦对了,神都十绝阵,便是出自这位高人的手笔。”

    “……”

    十绝阵的厉害之处,早已名震天下。

    不管多少叶的高手,到了神都,势必低调行事。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认为,神都十绝阵源自儒门的集体智慧。

    而今看来,并非如此。

    皇室,到底隐藏多少秘密?

    沉默良久,蔺信才开口道:“太子殿下是想让老夫穿上这盔甲,与姬老魔一战?”

    “没错。”

    众人面面相觑。

    纵使蔺信活了一把年纪,面对这样的事情,依旧忐忑不安:“殿下如何证明此盔甲为真?”

    九叶本身就是梦幻一场。

    若非姬老魔向天下展现九叶的风采,只怕至今为止都不会有人相信九叶的存在。

    “你没得选!”刘执沉声道。

    “……“

    蔺信哑口无言。

    “你若还不信,拿起那盔甲,好好看看……当今天下,有谁能做得出来?”刘执一字一句道。

    蔺信的手指不由颤抖。

    他弯下腰,将那盔甲取了出来。

    很重,足有百斤之多。

    但对于他们这种修行者而言,不算太重。

    蔺信将盔甲托在手心里,仔仔细细打量。

    他本就是太虚学宫的祖师爷,八叶强者……看到上面留下精湛纹饰之时,内心之中嫌弃了惊涛骇浪。

    “前所未有……前所未有!”蔺信不由激动。

    其他修为低的长老,自然是看不懂,也无法了解这里面的深度。

    刘执似乎是吃准了蔺信看得懂。

    他露出得意的笑容:“……你真以为陛下会仅仅因为一些不存在的传说而大肆研究九叶吗?”

    怪不得……怪不得啊。

    “别看了,盔甲上的阵纹纹饰,独一无二,无法复刻。”刘执说道。

    蔺信抑制内心的激动,说道:“殿下的条件是?”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