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州使用了所有的天书神通,将海螺的奇经八脉保了下来。

    但也只能保下来而已,并不能帮她进行淬体,也不能帮她修行。

    多次使用神通的陆州,很明确这一点。

    如今海螺却是天然通玄境,这让人如何理解?

    陆州一边抚须一边思考……

    哪里出了问题?

    明世因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小鸢儿哭一下就看一下床上的海螺,没有哭声。

    沉思片刻,陆州也没能想明白。

    纵然他有千年的阅历和经验,也无法理解。

    他站了起来,喃喃道:“不可思议。”

    明世因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师父,开口道:“师父,她怎么了?”

    余光瞥向床上的海螺。

    稍稍感知,便感知到海螺尚有呼吸,而且呼吸很平顺,并无生命危险。

    明世因见师父皱着眉头,陷入思考,便主动爬起来,来到床边,二指切脉。

    眼睛猛然一睁!

    “活见鬼了!”明世因也不相信,重新切脉检测。

    结果一样。

    “通玄————??”

    玄字拉了很长的音儿。

    他向后一跳,非常警惕地道:“师父,莫非她是其他宗门派来的间谍?故意隐藏了修为和实力?”

    没等陆州看他,明世因先行摇头否定。

    “也对,通玄境没道理。”

    小鸢儿又惊又疑,说道:“四师兄,海螺死了?”

    “她没死,好着呢……直接跨入通玄了。”明世因说道。

    “通玄?”

    “没有淬体,直接通玄……”

    “……”

    一番确定下来。

    陆州依旧没能搞明白,为何她会直接跨入通玄。

    真是天下奇闻。

    这丫头若是放到现代,比跳级生还要可怕。

    跳级生也只是比别人学得速度快而已,有基础,有积累地跳级。

    她这倒好,直接跨过淬体,进入通玄。

    就算是天赋最好的小鸢儿,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就在陆州思索着的时候——

    四大长老,出现在院落中。

    “拜见阁主。”

    陆州停止思考,淡然道:“都进来吧。”

    四大长老,依次进入房间。

    他们看了一眼屋内的情况,便知道了大概。

    同时看向了床上的海螺。

    “发生了什么事?”左玉书疑惑地道。

    “我来,我来,我来……”明世因举起手,一副八卦我最在行的表情。

    他来到四大长老面前,清了清嗓子,说道:“天才……超级天才!超级大天才……天然通玄……别用这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说实话,你觉得我神经病,我也觉得你们神经病……”

    “……”

    这都什么跟什么。

    乱七八糟的。

    接下来,明世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四人听得啧啧称奇。

    天底下哪有不淬体便入通玄的先例?

    四大长老依次来到床边,先后为海螺检验奇经八脉。

    检查完毕。

    饶是四大长老见多识广,也被这“天下奇闻”弄得一头雾水,想不明白。

    四人皱着眉头,各自思索。

    陆州抚须回头,目光掠过四人:“潘长老,可有眉目?”

    “这……”潘离天老脸抽搐了下,笑道,“冷长老一定知道,老朽就不献丑了。”

    冷罗声音一压,说道:“花长老……你来回答。“

    “我?还是左前辈说吧……”花无道连忙让出一个身位。

    左玉书眉头一皱。

    三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流之辈,也好意思。

    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不过,左玉书还真就知道那么点,于是说道:“老身不认为她没有进行过淬体。”

    众人闻言,看向左玉书。

    陆州抚须道:“何以见得?”

    左玉书左右看了看,颇有女先生的风范,说道:“阁主以非常手段,保住了她的经脉。加上你我四人力量增持,在如此的环境和条件下,极短的时间内跨过淬体,不是没有可能。”

    “但她的身体机能并不强,和普通人没区别。”明世因疑惑道。

    “阁主的力量,与我们四人的力量,相辅相成,开辟丹田气海之时,相互抵消,造成了这个结果。”左玉书朝着陆州拱手道,“当然,这只是老身的猜测。”

    “能够在这般力量下,跨入通玄,属实不简单。”

    潘离天说道:

    “如此说来,这丫头,可能是千年以来,难得一见的修行天才。”

    左玉书说道:“的确如此……”

    明世因无语地白了他们一眼,逼逼了半天,还不是自己最初的那个结论?

    就在这时,花无道来到跟前,躬身道:“阁主……我愿意收她为徒,尽心尽力,必将一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她!请阁主成全!”

    冷罗说道:

    “一个姑娘家跟你学缩头乌龟的打法?冷某倒是觉得,这姑娘很适合学习道隐之术,冷某承诺,她一定会是下一个八叶道隐高手。”

    潘离天不以为然:

    “老朽不觉得道隐之术和龟缩打法有什么区别……她这样的天赋,应该跟老朽学习罡印,八叶算什么,老朽希望她成为九叶!”

    左玉书入魔天阁较晚。

    但见如此人才,也不禁起了爱才之心。

    她本就是女儿家,儒门传男不传女,让她痛恨在心,可她一身所学,就这样带进棺材,实在可惜。

    “老身……老身……”

    还未开口。

    陆州便抬起手,淡然道:“行了。”

    房间内一片安静。

    这才在哪,就开始争着要收弟子了。

    他目光一扫,四位长老不敢再发表意见。

    “她的事,本座自有安排……都散了吧。”

    四人躬身,离开了南阁。

    一到南阁外。

    四人彼此叹息摇头。

    “如此天才,不能成为我的弟子,可惜啊可惜……”潘离天叹息。

    “还是别想了,有阁主在,哪能轮得到我们……”

    其他三人一怔。

    这话说的有道理。

    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

    ……

    房间中。

    陆州看了一眼安然无恙的海螺。

    也的确有收她为徒的想法,奈何……收徒并不能带来收益,还会分散注意力。

    按照姬天道的收徒顺序,九大弟子都跟那句诗有关。那么……第十个弟子名叫海螺,是不是意味着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原本的轨迹?

    “好好照顾她。”陆州下令。

    “徒儿遵命。”

    还是先搞清楚她身上的秘密再说。

    为什么真实之眼看不到,为什么她是天然通玄,她来自何处,去往何方……

    ……

    两日后。

    荆州之战爆发了。

    在蓬莱门的支持下,幽冥教在于正海的率领下,全力攻城。

    黄时节和于正海两大八叶高手,外加华重阳,幽冥教众多高手,攻入荆州城。

    荆州大乱。

    不到三日,荆州守城军节节败退。

    幽冥教顺势拿下荆州将军府。

    将军府中,于正海的心情也比以前好很多。

    “这次能大败闻书,多亏时节兄帮忙。”于正海朝着旁边的黄时节道。

    黄时节摆手道:“沾光而已,于教主大玄天章,一刀震山河,真是令我大开眼界。”

    世人都说于正海修为极高。

    却很少有人见他出手。

    荆州一战,黄时节不得不承认,哪怕他也是八叶,也很难战胜于正海。

    “时节兄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本教主,定会尽力满足。”于正海说道。

    黄时节原本是有很多要求,但一想到姬天道的九叶金莲,便道:“朋友间互帮互助,何须见外……咳咳……咳咳……”

    刚说完,便吐出了血丝。

    “时节兄!”

    “我没事……闻书那老贼正面不敌,便偷袭……简直可恨!”

    就在这时,华重阳从外面疾步走了进来。

    朝着二人拱手道:“启禀教主,已经搜遍阵法区域每个角落,闻书老贼,跑了!”

    闻言,于正海沉声道:“掘地三尺,也要给本教主找到他!”

    “谨遵教主谕令!”华重阳躬身。

    ……

    与此同时,荆州以北,一条沟渠之中,四五名身着盔甲之人,狼狈奔跑。

    “闻将军,这边走……顺着两排参天树木间的沟渠,往前行五十里便是度天河,属下在河边留了船。”

    中间簇拥着的老者,盔甲已经破损,脸上伤痕累累。

    此人便是镇守荆州的八大统帅之一,儒门高手,闻书将军。

    闻书看了一眼,荆州城,摇头道:“此仇不报,老夫,誓不为人。”

    话音刚落。

    前方一颗巨树上方,传来淡然而温和的声音:“抱歉。”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