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皇城,长青宫,书房内。

    当今皇帝刘焸,一笔一划,不断挥墨。

    内常侍的脚步声,显得很急躁,传了过来。

    刘焸本能停下,放下毛笔,看向书房门口。

    内常侍还没进书房,便跪下道:“陛下,探子回报,七大派,尽数被魔天阁横扫,毫无抵抗之力。”

    刘焸本以为是两败俱伤的局,姬老魔实力再强,也很难扛得住这么多高手,有端林学派老祖常衍出手,以命相搏,重伤他不是问题。

    剩下的魔天阁弟子,不足为惧。

    这么一来,皇室的最大威胁,也就消失了。

    可是,这毫无抵抗之力是什么意思?

    刘焸眉头紧皱,沉声道:“再说一遍。”

    内常侍声音颤抖:“探子回报,七大派,哦不,包括云宗在内八大派,尽数被魔天阁横扫,毫无抵抗之力。”

    说完,他几乎要哭了,生怕刘焸拍出一道掌印,让他脑袋开花,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上一任的内常侍似乎就是这么死的。

    伴君如伴虎,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刘焸表面上沉稳如常,一旦爆发起来,不可想象。

    “为何如此?司无涯和于正海回去了?”刘焸推测,只有这种可能了。

    内常侍咽了咽口水,酝酿了很久的一句话,也在来之前便重复过上百次的话,说了出来:“姬老魔,已晋升九叶!”

    这一次,刘焸没有让他重复。

    刘焸整个人陷入呆滞的状态,像是魂儿都被抽走了似的。

    书房内显得无比安静。

    压抑得连空气都变得沉重。

    呼吸亦是困难难受。

    内常侍不敢说话,身子止不住地颤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焸才开口道:“斩金莲现况如何?”

    “回陛,陛下……已,已有十人存活。其中一人,一人,开始尝试重新开叶。”

    “好。”刘焸返回书房,极其克制自己的情绪,平静道,“梁州战况如何?”

    “柔利人和幽冥教打得不可开交,于正海早已前往梁州,短时间内,怕是没机会兴风作浪了。”内常侍这些话说得很顺。

    语落之时。

    刘焸提笔,蘸墨,在宣纸上书写:壹统……“统”字最后一笔弯钩向上重重一提——

    咻!

    “统”字像是活了似的,金光包裹墨汁,以篆书的字印,朝着门口的内常侍飞了过去。

    眨眼间穿过了他的脑袋。

    刘焸没有看内常侍,耳边只听到了击碎水果似的声音,继续补剩下的两个字“万族”。

    一统万族四字书写完毕,他才放下笔。

    毫无感情地道:“抬下去。”

    “喏。”

    内常侍的脑袋被开花了,双眼瞪得很大。

    他至死也不明白,刘焸为什么会突然出手杀自己。

    于正海的幽冥教搅得九州大乱,什么叫短时间内没机会兴风作浪?这种事,不应该是他刘焸的耻辱吗?

    ……

    神都作为大炎最繁华的城市。

    亦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刘焸第一个知道,不奇怪。

    但是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此大战,更不可能掩盖得住。

    很快,魔天阁阁主晋升九叶的消息,传遍神都,然后以神都为中心,向九州辐射。

    一时间,魔天阁一鸣惊天下!

    神都,某驿站中。

    数名修行者一边喝着酒水,一边高谈阔论。

    “从今往后魔天阁成为天下第一大势力,谁还敢不服?”

    “不愧是我崇拜的地方,若是有朝一日,我能拜入魔天阁,就算是少活十年也乐意。”

    “拉倒吧……你这天赋,去端茶扫地都未必要。”

    众人哈哈大笑。

    修行者的口风变得很快,原本支持魔天阁的人,自然是变得更加支持和狂热,原本反对魔道的那些人,一夜之间,全部沉默。

    这时,一名风度翩翩的男子,问道:

    “敢问阁下,真有九叶?”

    “兄弟,一看你就是外地人,魔天阁的祖师爷,九叶无疑!”

    “斩了金莲?”

    “估计没有……斩金莲修行之法刚出来没多久,能活下来的寥寥可数。还要重新开叶凝莲。所以……我怀疑他老人家一定有别的法子。”

    有人附和点头道:“说得对,斩金莲只不过是其中一种方法。我听人说,有的大宗门都在研究踏入元神从一开始就不开金莲,直接开叶……还有人用药束缚金莲,方法越来越多了。”

    众修行者点点头。

    那风度翩翩的男子微笑点头:“多谢。”

    他站了起来,正要走。

    驿站的小二上前拦住说道:“你好,茶水共两文钱。”

    男子一愣,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无奈道:“很抱歉,今日不便,改日必还。”

    “啊?客官,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们也是小本生意……”小二为难地道。

    男子再次摸了摸身上,依旧是空无一物……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如今看来还真是这样。

    那小二看到他身上的佩剑,说道:“要不您把这把剑抵在这?”

    提到那把剑,周围的修行者看了过去。

    但凡有点眼力劲的,都知道,这是一把好剑。

    他们也知道,一把剑对于一名剑客的含义。

    剑客又怎么可能让剑离开身边呢?

    “他的钱,我来付。”一名优雅的女子出现在驿站旁,丢出两文钱。

    男子看了她一眼,说道:“多谢。”

    堂堂一名修行者沦落到被女人救济,也是够寒酸的,就在众人为他感到害臊的时候。

    那女子突然欠身,虔诚地道:“请二先生收我为徒。”

    “……”众人一愣。

    男子面色温和,说道:“抱歉,我不收徒。”

    女子连忙来到跟前,双臂展开,有些激动地道:“小女子秦若冰,自小便向往魔天阁,恳请二先生收我为徒!”

    说着,她便当众跪了下去。

    众人吃了一惊。

    “我想起来了,她是祁王秦均的女儿!”

    “是她?那这位……”

    是了,他便是从巫咸山不断飞回而来的魔天阁二弟子,虞上戎。

    适逢路过神都,停留歇息。

    哗啦!

    所有修行者立马趴到在地,瑟瑟发抖。

    那小二更是吓傻了。

    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拿出刚才收的两文钱,激动又害怕地来到男子面前,语无伦次地道:

    “小的……有,有眼不识泰山!求……求……求……”

    “这是你应得的。”虞上戎淡然一笑。

    “应……应……应得。”小二大为惊讶,没想到和魔天阁二先生,竟如此平易近人。

    其他修行者更是不敢相信。

    虞上戎保持着微笑,拍了下小二的肩膀。

    然后看向秦若冰说道:“修行一途,艰难凶险,你生来优渥,不适合修行。”

    “二,二先生。”

    噌!

    长生剑出鞘。

    在阳光的照耀下,剑刃泛着淡红的光华,特征明显。

    驿站本就是消息灵通,见多识广之地,里面的修行者,面色惊骇地看着那把悬浮在面前的长生剑。

    “的确是他!剑魔虞上戎!”

    “他竟然没死?!”

    ps:求推荐票。

章节目录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谋生任转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谋生任转蓬并收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