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兰成和李滨二人在白手的陪同下,参观了腾飞大厦,以及腾飞集团公司的各个部门。

    在十七楼董事长办公室,白手亲手为二人泡茶。

    李滨很是好奇,“小白,你这么大的公司,为什么不给自己安排一个秘书?”

    白手坏坏的一笑,“我很纠结。安排男秘书吧,我心里别扭。安排女秘书吧,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一个中意的。”

    高兰成问,“你中意的女秘书应该是什么样的?”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当得了秘书,干得了那个。”

    高兰成和李滨都笑,“那个”是个梗,只有他俩与白手懂。

    “我说,你俩从哪边来?北边的总公司,还是南边的海南岛?”

    李滨说,“我们从海南岛来,是专门来找你的。”

    白手笑了笑,“找我?是惦记我那些土地吧。”

    高兰成点了点头,“明人不说暗话,小白,我们想买你的地。”

    日盼夜盼,该来的终于来了,白手心道。

    但白手不动声色。

    “老高,老李,海南的土地行情,到底疯狂到了什么程度,你俩能不能跟我说说。”

    李滨有些惊讶,“小白你不知道?”

    白手说,“偶尔有朋友告诉我,但都是零零碎碎,很不全面。你俩不一样,你俩在那里扎了根,你们的体会应该更符合实际。”

    的确,二人所在的中原地产开发公司海南分公司,已经完完全全的本地化了。

    分公司已经倾其所有,在海南的投资超过了五个亿。

    楼、馆、堂、所,分公司全面开花。

    高兰成说,“小白,从你那时炒地到现在,地价已涨了八到十倍。比如你在海口买的土地,就是与我们那块相连的土地,你买时才每亩一千八百块,现在已疯涨到每亩一万九千两百多块。”

    白手问,“为什么涨得这么疯?”

    李滨说,“主要是港澳台进来的资金,才把海南的地价炒上去的。据有关部门提供的数据,这几年累计有两百亿以上的外资涌进海南岛。仅仅今年这几个月,就有五十几亿资金进来,又把地价炒高了百分之二十几。”

    白手问,“到目前为止,估计有总共多少资金进入土地市场?总共有多少土地进入市场?其中又有多少土地完成开发?有多少土地正在开发?”

    李滨拿出一个本子,翻开看了看,“外资两百二十多亿,国内约一百七十亿,总共三百九十亿多。而进入土地市场的土地,累计约有两百三十万亩。”

    高兰成补充说,“在这其中,已开发完成的不到十万亩,正在开发的约十五万亩。也就是说,至少有两百万亩土地,仍然被广大炒地客们捏在手里。”

    白手哦了一声,皱着眉头思忖起来。

    过了一会,白手舒了口气。

    “小白,你在想什么?”高兰成问。

    “没什么,没什么。”白手笑了笑。

    李滨微笑说,“小白,我们可是什么都跟你说了,你可不能隐瞒哦。”

    白手说,“老高,老李,你们还有事没说。”

    “什么没说?”李滨怔了怔。

    “你俩这次来找我,不是自己要买我的地,是别人要买我的地,你俩是来当中介的。不是中介,胜似中价”

    高兰成和李滨面面相觑,吃惊异常。

    高兰成咦了一声,“小白,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手急忙解释,“哎,别往歪处想,你们是我朋友,我可没在你们身边安插卧底。”

    这一点,高兰成和李滨都信。

    李滨说,“可是。小白,你快告诉我们吧。”

    白手走到大板台边,打开抽屉,找了找,拿出一份报纸。

    “两位,这是上个月的海南报纸,上面有一篇对你俩的采访,以及对你们公司的宣传。”

    高兰成接过报纸看了看,点头说,“不错,是我们吹牛的文章,我们花了点钱。”

    白手微微一笑,“你们自己看看,我刚刚说的,是不是你们自己在报上吹的。”

    高兰成和李滨一起看报。

    报纸上,二人都说,将与香港某大公司合作,成立一家大型的合资公司,加大力度开发房地产。

    白手得意的问,“是不是?是不是?”

    高兰成无奈的点了点头,“小白,你太厉害了。”

    李滨也点着头说,“实话实说,我们成立了合资公司,手头有两亿资金,现在急需土地。”

    “买不到土地了?”白手追问。

    二人告诉白手,土地跟股票一个德行,价格上涨的时候,谁也不会把土地卖掉。

    这是经济规律,买涨不买跌,卖跌不卖涨。

    “老高,老李,你们除了找我,还准备找谁?”

    高兰成和李滨又都笑了。

    李滨说,“来上海,我们必须找你,也只有找你。”

    上海这帮在海南炒地的人,唯白手马首是瞻。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人在海南炒地,目前拥有约二十万亩土地,白手就占七千多亩。

    而白手的好朋友们加起来,也有两万多亩。

    白手是大户,这帮人都关注他,跟着他的节奏。

    一番谈话,白手心里更加有数。

    但不可能轻易答应二人。

    晚上,白手请二人吃饭。

    第二天,二人北上,去总公司汇报工作。

    白手开车送二人上火车。

    回到公司,白手召来老李和老顾,商量海南那边的事情。

    白手做了详细的介绍。

    老李和老顾认真聆听,因为白手在海南炒地,与公司没有直接关联,他俩平时没有关注,也不了解海南的土地行情。

    “……情况就是这样。你俩帮我分析分析,我该不该出手,把海南的土地抛掉?”

    老李和老顾都不轻易开口。

    这几乎是白手的私事,与公司无关,二人不好说话。

    “哎,我就想听听你俩的看法,也好启发启发我。”

    老顾问,“小白,你有没有在海南长期发展的计划?”

    白手摇了摇头,“根本没有。海南那边,就是炒地,就是想赚点快钱。总之,我不会在海南搞开发。”

    老顾说,“那我建议,找个合适的时机,把海南那边的土地抛掉。”

    “老顾,你除了说出你的建议,你还得解释解释为什么。”

章节目录

白手当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温岭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岭人并收藏白手当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