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里,陆羡正在盯着桌上的纸发呆,纸上躺着很多词汇,被纷杂的线条连在了一起。

    这是他惯有的思考方式,每当信息量太多的时候,他都会这样理清思绪。

    可以确定,陈欣悦患有一定程度的心理疾病,可能是妄想症,也可能是精神分裂症。

    那位虚空男友,说不定是她分化出来的另外一个人格,如果真是这样,那坑害侯宇的,会不会就是这个男友人格呢?

    但想想也不对,跟侯宇奔现的那个,看起来温柔娴雅,难不成她幻想出了一个娘炮男友?

    陆羡甩了甩脑袋,停止了这种无端猜测,一切还是等到有有证据支撑再说。

    现在的中心问题一直是,侯宇记忆中出现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

    这一点,治安局完全可以通过查监控确定,两个朋友圈里,陈欣悦发了两个地点的定位,如果某个时间,两个地方同时出现了陈欣悦,那么现在在学校的这个就能洗脱不少嫌疑。

    但陆羡不能联系治安局,因为明面上,他只在被袭击的那天晚上跟侯宇打了一个照面,贸然去要监控,根本解释不通。

    更何况,侯宇恢复清醒才是最大的bug,他不可能为此就把自己暴露在治安局面前。

    当然,他很相信国家,也很相信治安局。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要把篡改器上交给国家。

    所以,他只能通过其他事情旁敲侧击。

    秦瑜虽然告知了他不少信息,但字里行间的美化痕迹太过严重,从她嘴里得出的故事必然会失真。

    所以,从心理医生那里,反而能得出更真实的答案。

    “可这玩意,也忒特么瘆人了吧!”

    陆羡看着名片上的地址,烟城东郊湖心小筑177号。

    湖心小筑是东郊的别墅群,周围是烟城官方斥巨资打造的人工湖,为的就是打出城市铭牌。所以,能在湖心小筑入住的非富即贵,可……

    可湖心小筑总共就176号啊!

    “这是阴猫的味道。”

    陆羡有些胃疼,感觉自己都要得被迫害妄想症了,但这世界就这样,宁愿神经质一点,也不能掉以轻心。

    现在只能寄希望侯宇争气些,争取周一前能凑够一百篡改值,如果能解锁自己的面板,镶嵌上愿力水晶,自己可能心里还有点底。

    但是……

    就凭一颗愿力水晶就能安枕无忧了么?

    记得余歆说过,如果因为试探陈欣悦而出校门的时候,一定要联系她。

    仔细想了想,自己认识的这些人,也就余歆看起来最可靠了。

    打定主意后,陆羡直接出了门,朝余歆的奶茶店溜达过去。

    就是不知道这个点余歆醒了没,她工作时间是晚十点到早十点,现在不过下午五点左右,不过来都来了,还是先看看再说,顺便买杯奶茶,算是照顾她生意了。

    进了店,余歆果然不在,换上了另外两个年轻的女孩子,白天的生意多一些,才安排两个,现在还好,等到高峰期还不得累死?

    真是个黑老板!

    陆羡默默吐槽了一下,但很快被其中一个女孩子的脸吸引到了。

    倒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

    吴菲?

    不会这么巧吧?

    “呵呵,世界真小……”

    事情就发生在今天早上,陆羡虽然一直离得很远,但他视力很好,基本确定这女生就是吴菲。

    他对这个女生有些忌惮,虽然那种情况反杀合情合理,不能拿着所谓的“父女之情”来批判。

    自己面对侯宇的时候,也是一板砖拍死的,行为看似相差不大。

    但事情不能这么算,按照自己的力道,如果篡改器只是普通的打了铁底座的键盘,侯宇最多被拍成脑震荡。

    可问题是自己不知道啊!

    而吴菲,即使知道吴忠生可能对她不利,防狼喷雾和电棍之类的,会不会更好点?

    况且,她出刀的动作……貌似事先训练过。

    根据吴忠生的记忆,吴菲的家庭条件并不是很好,今年读大四空余时间比较多,来奶茶店兼职合情合理。

    不过,这究竟是巧合,还是余歆发现她也有觉醒潜质,那就不得而知了。

    “陆同学,你也在啊。”

    身后响起一个柔柔的声音,陆羡转身一看,发现竟然是陈欣悦,只见她左手抓着衣角,显得有些紧张的样子。

    “陈同学,你好!”

    陆羡笑着打招呼,脑海里却想了很多,陈欣悦以前见自己就跟见了鬼一样,今天却主动打招呼,应该存在两种解释。

    要么,是确定自己不继续“追”她了,所以这个恐男症少女才能拿着平常心对待。

    要么,就是下午给她看了侯宇的照片,让这位幕后黑手认定了侯宇的消失跟自己有关,然后彻底把自己锁定为新目标。

    不过看她这副模样,后者的概率可能要小很多,这紧张的神态要是演的,那这个人可以去竞选影后了。

    而且侯宇当时处于黑化的关键时期,如果她真是幕后黑手,理应密切关注才是,怎么会现在才锁定自己?

    “之前给你带来不少困扰,今天的奶茶我请吧!”

    “啊……好吧,谢谢!”

    虽然有些慌乱,但陈欣悦并没有拒绝,感激地看了陆羡一眼。

    两人刚好排到队伍前面,陆羡就点了一杯咖啡,然后转头望向陈欣悦。

    “你呢?”

    “我……我常温柠檬水就好。”

    “好的!稍等!”

    吴菲点点头,就去准备饮品了,不过陆羡注意到,吴菲的目光好像在陈欣悦脸上停留了一秒。

    不一会儿,两个人的饮品就都到了,便并肩出了奶茶店。

    闲聊间,陆羡才知道,她这是赶稿子赶太累了才出来透透气,秦瑜虽然是她二姨,但是工作上对她很严格,下午到会议记录,今天晚上就得交上去。

    又聊了几句,陈欣悦就回宿舍赶稿子了,陆羡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她的背影,随后又回到了奶茶店。

    下午的课还有十分钟才结束,所以店里的人并不多,陆羡轻轻扣了扣桌面,笑着问道:

    “小姐姐,刚才那个女生,你认识么?”

章节目录

我篡改了全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杀鱼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鱼酱并收藏我篡改了全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