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续一席话,令在场众人无言以对!

    众人均觉公孙续的性子改变了许多,虽然他的话里似有磊落之言,可却也不失深沉很毒之语。

    公孙续故意将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如此做更是为了扯下众人脸上的遮羞布。

    “别扯皮了,干吧!”公孙续如是想到。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密室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

    周姓家主再次打破沉默道:“公子,小老儿斗胆问一句,不知您有何高见?”

    公孙续微笑着点点头,道:“高见没有,拙见倒是有不少,就是不知诸位想不想听!”

    高焉沉声说道:“公子请说,我等皆愿以公子马首是瞻!”

    高焉带头表态之后,田畴等人也纷纷出言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们纷纷表示愿意听从公孙续的调遣,并且待事成之后愿意拥立公孙续与李氏分庭抗礼。

    公孙续一脸满意的点点头,道:“高府君、王府君、韩府君、田将军,尔等手中有多少人马?”

    “两千!”田楷、韩卓异口同声的说道!

    “三千!”高焉说道!

    “四千!”代郡比邻并州,王泽能够调动的兵马比之其他三人要多一些!

    公孙续微微一怔,回过神之后,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高焉、田楷与韩卓,问道:“尔等身居高位,手中竟只有两三千人马?”

    公孙续话音刚落,田畴便抢先接话道:“都这个时候了,就别藏私了,人命关天呐!”

    高焉被说的老脸一红,嗫嚅道:“非是我等藏私,实在是无兵可调啊,就这仅有的三千人里,还有一千是我向家族里借的佃户呢!否则怕是连两千人马都凑不齐喽!”

    高焉越说声越小,越说越郁闷,近几年来他的权利确是大了不少,可与所得之权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手中的兵权却也所剩无几了。

    高焉话音落后,田楷便接过了话头,他一反常态的满脸崇拜的说道:“主公圣明烛照,古今罕有,他只用了几年的时间,便将所有将领的兵权全部收归己有,我等早已无兵可调了!我与高府君一样,一千心腹,一千佃户,只有这些了!”

    虽然手中兵权尽数被李杨解了去,可这丝毫不影响田楷对李杨的钦佩之情。

    韩卓则是默默地点点头,并未开口!

    良久之后!

    田畴一脸无奈的叹息一声,缓缓开口,道:“大家伙都说说看自己手中能调集多少人马,咱们凑凑数!我先说,我手下有一千人马!”

    “一千五!”

    “一千二!”

    “一千!”

    “八百!”

    “五百!”

    “......”

    “二百五!”

    众人纷纷出言响应,最终以二百五收尾,一个十分有趣的数字。

    公孙续在心中大致估算了一下,襄平周边大约可以聚集两万人左右,若将各郡县人马全都算上的话,大约在六万人左右。

    “嗯!”

    公孙续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尔等手中所掌人马是兵丁还是佃户?”

    高焉笑了笑,道:“公子请放心,我等手中的佃户不比常人,他们均是我等豢养多年的私兵及门客,因鞍乡候不准我等蓄养私兵,所以我等只好为其换了一个身份,所以,佃户便是私兵,私兵也是佃户!”

    公孙续一脸惊讶的瞥了高焉一眼,缓缓点头道:“如此甚好!甚好!”

    田畴是个急性子,他摩拳擦掌的说道:“人马有了,接下来咱们便来议议如何起事吧!”

    田畴话音落后,所有人均将目光投向了公孙续,他才是整个事件里最为重要的一环。

    “明日我要前往州牧府面见李杨,诸位暂且在府中等消息!待时机成熟之时,我会命心腹向尔等传递消息!”公孙续说道。

    “诺!”众人纷纷拱手应诺!

    公孙续又勉励了众人几句,然后戴上斗笠遮住了面容,先行一步离开了。

    公孙续在离开田府之后,并未回客舍歇息,他命车夫驾着马车在襄平城里绕了一大圈,最后停在了州牧府一侧的过道里。

    公孙续命人递上拜帖,而后从角门入府,径直向书房走去!

    公孙续在书房见到了在此恭候多时的李杨,二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公孙续便将自己在田畴府上所目睹到的一切,一字不落的全都告与了李杨。

    李杨微微颔首,随手从几案上拿起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代郡太守王泽,涿郡太守韩卓,上谷郡太守高焉,讨虏将军田楷,及治下各级官员.........等等,于田府密室中集会,密谋造反,请主上早做打算!”

    “恩!与兄长所言并无二致!可是......我很好奇,兄长为何会选择帮我?我们之间可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呢!”李杨如是想到。

    见李杨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公孙续却是笑了,他的笑容里写满了坦然与磊落,随着年龄的增长,公孙续却也变得越发的成熟稳重了起来。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公孙续轻叹一声,旋即直视着李杨的双眼,道:“从前的仇怨早已一笔勾销,我这个做兄长的也要为阿瑶的幸福多多思虑一番!”

    李杨一脸郑重的向公孙续行了一礼,刚要说话,便听下人来报说:“上谷郡太守高焉,讨虏将军田楷,正向府中赶来!已不远了!”

    公孙续一脸疑惑的咦?了一声,与李杨对视一眼,继而相视抚掌大笑了起来。

    李杨嘴角微微勾起,冷声道:“还挺识时务!”

    两辆马车同时在州牧府的角门处缓缓停下!

    高焉见状咦?了一声,他并没有急于下车,他想看看来者究竟是何人!

    田楷与高焉抱着同样的心思,他也未从马车中走出。

    由于二人均经过了简单的乔装打扮,乘坐的马车并不显华贵,起码从马车的装饰上无法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

    典韦自角门而出,瞥了一眼面前停着的两辆马车,沉声道:“主公让我给二位大人带句话,主公说了,这天儿也不早了,若是二位大人有事儿呢,就赶忙入府奏事,若是二位大人无事可奏的话,就别跟这杵着了!”

    高焉与田楷闻言,连忙下了马车,二人刚好打了一个照面,当看清对方的面容后,二人均愣了一下,随后不约而同的摇头苦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汉末文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趣笔阁-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李奉先字孔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奉先字孔明并收藏汉末文枭最新章节